黎炣.深陷兄坑.
雷嘉帕佩白瑜佛系推.
穹胜光影过激推.
咸鱼写手.文笔要命.
绑定画手@空
穹胜坑搭档和挚友黎橼.
微博@不叫LIKE叫黎炣.车都在那边.请自由的.
雷嘉本预警.

【光影】生亦何欢

*原著衍生
*忍流光离开逍遥门之日

清晨的风走过润湿的空气,扯起风铃,摇晃出轻灵的音符。晨曦从地平线上爬了起来,这世间这才如梦初醒,朦胧了梦中清晰的轮廓。

夹道的竹林散发出幽幽清香,竹叶落下如同散漫的雨。长阶上还来不及点上笔墨,显得干干净净。唯有两个人影遥遥对峙,无言又寂寥。

逍遥渡影沉默地看着面前的人,看着忍流光笑得无所谓的模样,心里无名起了火。他几乎就要伸手按上剑柄,把这小子往死里暴揍再提回师父面前跪着。虽说他的实力做不到暴揍这个程度,但是每次切磋忍流光总是不还手,他有点想去相信这次对方也不会还手。

真好笑,还谈什么相信。这位三师弟可是退出了师门,另拜他人门下。...做出了这种事,还...

【穹胜】死亦何苦「貳」

*原著架空,壹见主页。

沸腾的热血被高空的冷空气稍微吹凉,恢复冷静。龚常胜十分清楚,自己不能保持这样进入魔修所在的领域。他势单力薄很容易被擒下,这样就正好遂了那魔修的意,当真是像回去送礼的。

心性是龚常胜最大的优势,正因为这样他才会被玄铭宗那群老家伙们看作是希望。现在纵使他心中火烧般焦急,他也勉强压下了那些不合时宜的冲动,逼迫自己冷静。

在境界的进步之后,稳定心境也变得容易。他稍微缓了缓,还是收了御剑的架势,在离玄铭宗有不小距离的地方落下去,买了件斗篷遮住自己的模样。

越靠近玄铭宗的范围,认识他的人越多。人心难测,局势不清,有魔修混杂在人群里还好说,但是否有正道修士堕落与魔修为伍,就说...

【穹胜】死亦何苦「壹」

*原著架空

“——能被他放在心尖上的,只有一人。”

在所有故事的开始都会有这样的遣词造句,就好像非要什么郑重其事的话语作为铺垫,才足够荡气回肠,刻骨铭心。

实际上,言语只会被时间磨损,碎成世界的洪流里最轻描淡写的一笔。最不靠谱的东西就是人心,保质期最短的东西就是随口便提起的誓言和承诺。

太过轻佻,太过让人默然,又太过儿戏。

所以,对于东方芜穹所说的喜欢和爱,龚常胜从来不信。

呜咽的风冲上台阶,仿佛在仓皇躲避着什么。深色的林木翻涌出一阵阵浪潮,厮磨着声声絮语。鸟儿被几乎冻结的空气扼住柔软咽喉,沉默在这片陷入梦魇的土地上。路边的花不堪重负伏跪下去,落下淡紫色的眼泪。

本该被极度炽烈的...

【白瑜】缘

*狐白设定
*私设如山

一、

李白最近稍微变得有点不一样了,头发变了颜色,生了对耳朵,身后有了尾巴,那飘飘乎乎的衣服变得毛茸茸。唯二没变的就是佩剑和酒葫芦。

周瑜并不讨厌这样的变化,只是一开始看着难免有些不习惯。要说的话,他意外的觉得还不错。这狐狸的特征很好表现了这家伙的本质。

...李白就觉得这孩子很迟钝了。虽说他把这孩子带大,这孩子给予信任这一点让他很感动,但是他应该也没让他世界观太扭曲啊,从小到大这是第一次在周瑜面前露出妖怪的特征

...这人到底行不行啊为什么面对一个妖怪会这么淡定!?

可以确定周瑜在此之前从来没有见过妖怪,但是他偏偏就是冷静从容地接受了。

李白很迷惑,这种情...

【穹胜】华灯不夜

壹.

龚常胜曾在儿时看见过那星河万里温柔得仿佛要倾泻,曾在上元节的街市上见过华灯不夜。

如今他眼中的世界只黯淡了,黯淡成单色的轮廓。也得亏是天眼心诀,让他不至于身陷黑暗,所以龚常胜知足。

东方芜穹却不知足。

东方芜穹想,这么好看的小孩,眼睛该亮得像星星。

貳.

龚常胜曾经细细描摹过东方芜穹的眉眼,指尖走过之处,在心里编制成画卷。从旁人口中听闻太多,他能想到东方芜穹生得多好看,却怎么也无法想象出完整的人。

他们遇见得很早,又偏偏晚了一段故事情节,变成未完待续的续篇,变成断章的弥全。

他来不及看东方芜穹一眼,东方芜穹也来不及成为他黑暗世界中的第一缕光。

还好不是所有的诗篇都时兴错...

【雷嘉】【Young and beautiful】「First」
*一家四口设定.孩子私设见tag“牧滦和塞缪尔”本篇雷嘉成分穿插.俩孩的主线.请避雷.图by空太太!
*死亡表现有.请避雷.
*婚礼的仪式借鉴拿破仑加冕的场景.

-I've seen the world ,Done it all, had my cake now
-目睹世界,尽失初样
-Diamonds, brilliant, and Bel-Air now
-金迷纸醉,靡靡奢华

祝福的钟声敲响圣空星帝王盛大的婚礼,金色和赤色的花朵铺满大地,像是一场恢宏的祭典。雍容优雅的乐曲响起,是古乐的一支,见证了无数次百年好合,千年无忧。只是这次有...

【雷嘉】不再见

*1500fo点文,过继兄弟的设定
*弟弟雷狮x兄长嘉德罗斯.年龄操作
*现代paro

盛大恢宏的乐章落下最后一个音符,白色的百合花阖眸流泪,滴落在青翠的草地上。红色的玫瑰点燃这片土地,依稀听见风中传来遥远的欢欣。
雷狮扯了扯丝绸的领花,那玩意儿勒得他有些喘不过来。不过这也无济于事,更让他喘不过气的是压在他面前的这件盛大喜事,全世界都在为此雀跃,祝福和献礼,只有他恨不得立马有一道雷劈下来阻止这该死的荒谬的一切。
——该死的。
这是他亲爱的傲慢的哥哥,亦或者说继兄的婚礼。
他亲爱的兄长嘉德罗斯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说都是青年才俊,是年轻有为的代表,圣空集团的年轻继承人,名流闺秀结婚的首选。
那个没脑子的新娘是因为...

【雷嘉】小幸运
*一家四口设定.雷请马上关闭页面.设定链接评论区
*因为敏[感内容被删了,补档给自家小姑娘和小伙子开了专门的tag“牧滦和塞缪尔”
*配图p1p2by阿空。p3by土拨鼠太太!

act.01

牧滦和塞缪尔刚离开营养液的时候都还是130+的小家伙,不过他们因为提前苏醒而比预期更早离开了培养皿,既定机能还未发育完毕。因此,这两人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疯长,九天后最终定型。
于是130+的小可爱一个长到172,一个长到163,完美碾压了身为父亲的嘉德罗斯的身高,并且让嘉德罗斯十分不爽。
怎么说···训孩子的时候还要抬起头来,是一件多么尴尬的事啊。还有雷狮...

点文。
我吃的都可以点。
...截止1500fo。
这段时间闲得无聊还没梗,请自己带梗。

亡命之徒和脱狱暑假会继续连载。目前稿子是存着的,因为没有修改所以没有发。
暑假还会有一部分本稿的连载。...一切都在高考后。

1 / 14

© 徵雨危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