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炣.深陷兄坑恶狼游戏.
雷嘉帕佩白瑜佛系推.
穹胜光影过激推.
恶狼游戏伦太郎过激背德厨.
咸鱼写手.文笔要命.
绑定画手@空
穹胜坑搭档和挚友黎橼.
微博@不叫LIKE叫黎炣.车都在那边.请自由的.
雷嘉本预警.帕佩连载重启.

【穹胜】同归

*内含武侠paro,1w4预警。
*是死亦何苦的后续故事!

酒香甘冽入喉,江湖事入耳中。要说情报的收集,没有比在酒馆更合适的了。来这儿的每一个人都带着或多或少的故事,也许只是一杯盏的工夫,就能得个心满意足。

东方芜穹蛮喜欢上酒馆坐着,包个房间偷得浮生半日闲,或是一个人前往,或者带上个小美人,推杯换盏间听些江湖闲趣,何乐而不为。

这几日到处都在传一个有趣的消息,说是武林新秀会上出了个惊才绝艳的年轻人,黑马般斩落头筹,一剑横扫诸多有名气的大家族子弟。最令人赞叹的是,此人眼盲,当真是震惊现下武林。

难得有消息能让东方芜穹敲敲桌子差小二去打探仔细,今儿个带来的漂亮姑娘靠在他怀里给他再斟上一杯,笑...

【雷嘉】乱斗中
*原著架空,配图by我滴空空 @@空
*雷嘉恋爱设定

强大的风压走过原野,将草木按得低下了头,路边的花被折断了腰,又被路过的人踩进泥巴里,看上去像是破碎的眼泪。

方才晴好的天空如今一片阴霾,太过于突兀和迅速,就这样暗了下去,就好像上帝的手将太阳熄灭,于是世界归于混沌。

只是始作俑者并非上帝,随便拎一个从这个狩猎区出来的人,他都会告诉你,是那俩家伙又在打架。他们早就见怪不怪了,每次一出现这种情况马上转身就跑,免得被神仙打架误伤。毕竟人活着还是命重要,来到凹凸大赛的人大部分或多或少都有自己的野心和向往,还不想什么都没做到就把自己交代在这里。

不过跑了是一回事,跑不跑得掉就是另...

【穹胜】死亦何苦「伍」完结
*原著架空
*前文主页,配图 @罗兰不会画画而被关了起来

来不及去思考心里的复杂情感到底是什么,魔尊黑着脸发动了第二次攻击。他成名以来很少被无视过,这次那些正道修士理都没理他,包括被他当成目标的那个。这下大大跌了面子,让他恼怒极了。

脑袋还算是清醒的,还有不能杀了那个死小鬼的意识。他这一掌用了七成力,要给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崽子见识见识。总的来说他还是顾忌着留手了,想要给这家伙稍微留口气,好带走吸取修为。只要不死,他有千百种方法能把龚常胜的命吊回来。

然而,大乘期大圆满和中期,乃至初期的差距,乃是天壤之别。在修仙的后期,一点点境界差距就足够决定一切。先前接下五成力...

【雷嘉】拒绝驯服.续

*过了几百年了···来给雷嘉加砖添瓦.
*a雷狂躁o嘉.窒息情况下强行标记.雷狮单箭头.病态有.注意避雷.

——那么,你就来试试,我到底行不行。

链接这里这里
https://media.weibo.cn/article?id=2309404260161312143953

评论区也会留

帕佩亡命之徒和雷嘉脱狱的连载我打算重开。
随缘更新,也需要重写也许是接着继续写。
我还有什么没填的坑吗,提醒我一下...失忆。

【穹胜】死亦何苦「肆」

*原著架空,前文主页

魔修大军和正道修士撞在一起,互相撞得支离破碎,再无黑白分明的界线。再然后,血的红色成为了主色调。

太过浓郁的血腥味闭塞了龚常胜的感官,让他有点想要干呕的冲动。但他没有动,和几位长老一起守在东方芜穹附近,保持着一个随时可以支援的距离。他翻手便是璀璨雷光爆裂轰鸣,要东方芜穹说的话,这可比魔尊的雷好看得多,被这种好看的事物电他才乐意嘛。

丹修不擅长战斗是事实,在不得不厮杀的情况下,这个不擅长就当作没有吧。东方芜穹往周围洒落植物的种子,掌风一推便散出好远。它们掉在地上,碰在魔修身上,胡乱混进去。玄铭宗修士们知道大师兄的手段,视若无睹继续战斗,丝毫不受到影响。

佩剑很多年没...

【苍紫】要有光

*原著架空

神说要有光,于是便有了光。在那一天,那个人撑起了整个世界,从今往后的千年时光,以及千年以后的漫长岁月,那个人便成了他的世界,他的光,他的神明。

算起来的话,这是紫影消失的第一千年。苍离每天都数着时间,看着日复一日的生活有条不紊前行,看着这一切从原初走向终末。现在只剩下他一个人支撑的天行教依旧兴盛不衰,他曾经可没有想过,即使没有了大哥,自己也能做到这个地步。

对于天行教的教徒们来说,大祭司是个有点爱发呆的温柔的人,没什么表情,却又强大坚韧。他是最强的盾,亦是最强的矛,一直以来守护着整个天行教——已经很少有人记得那些过往,记得曾经的大祭司和另外两位祭司,记得神大人,记得几乎没有出...

【穹胜】死亦何苦「叁」

*原著架空,前文主页

【光影】生亦何欢

*原著衍生
*忍流光离开逍遥门之日

清晨的风走过润湿的空气,扯起风铃,摇晃出轻灵的音符。晨曦从地平线上爬了起来,这世间这才如梦初醒,朦胧了梦中清晰的轮廓。

夹道的竹林散发出幽幽清香,竹叶落下如同散漫的雨。长阶上还来不及点上笔墨,显得干干净净。唯有两个人影遥遥对峙,无言又寂寥。

逍遥渡影沉默地看着面前的人,看着忍流光笑得无所谓的模样,心里无名起了火。他几乎就要伸手按上剑柄,把这小子往死里暴揍再提回师父面前跪着。虽说他的实力做不到暴揍这个程度,但是每次切磋忍流光总是不还手,他有点想去相信这次对方也不会还手。

真好笑,还谈什么相信。这位三师弟可是退出了师门,另拜他人门下。...做出了这种事,还...

【穹胜】死亦何苦「貳」

*原著架空,壹见主页。

沸腾的热血被高空的冷空气稍微吹凉,恢复冷静。龚常胜十分清楚,自己不能保持这样进入魔修所在的领域。他势单力薄很容易被擒下,这样就正好遂了那魔修的意,当真是像回去送礼的。

心性是龚常胜最大的优势,正因为这样他才会被玄铭宗那群老家伙们看作是希望。现在纵使他心中火烧般焦急,他也勉强压下了那些不合时宜的冲动,逼迫自己冷静。

在境界的进步之后,稳定心境也变得容易。他稍微缓了缓,还是收了御剑的架势,在离玄铭宗有不小距离的地方落下去,买了件斗篷遮住自己的模样。

越靠近玄铭宗的范围,认识他的人越多。人心难测,局势不清,有魔修混杂在人群里还好说,但是否有正道修士堕落与魔修为伍,就说...

1 / 14

© 徵雨危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