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炣.雷嘉帕佩推.
绑定画手@空

【凹凸世界】magi paro企划

凹凸世界magi paro企划正式开企.
关于魔笛magi的大概介绍在下面.以及世界观修改的magi paro.
前期画手企划.目标是弄好所有人的的人设图.
不多说.有兴趣就戳私聊唠嗑.画手带图来主页没图就走企鹅→468641407.
有不懂的地方或者想了解详细也可以咨询.详细人设可以提供一两份参考.以上.

*magi介绍
或是富丽堂皇,巍峨殿堂;或是千里烟波,世外桃源;或是暗藏杀机,峥嵘绝境;或是魑魅魍魉,怪诞之地。其名为——迷宫。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出现的神秘建筑屹立在大陆的四方。它们凭空出现,安静的伫在那里,对每一个到访者敞开门扉。门扉里面拥有着各种奇异的事物,拥有着遍地的金银财宝,也同时,拥有...

【雷嘉】脱狱「3」
*越狱paro
*配图 @@空 .前文链接评论区.

等车开出加油站后,后备箱里已经有了足够的压缩饼干和水,还有占地方的啤酒。为了找这玩意儿好生耗了一把时间,我毫不怀疑那群阴魂不散的家伙已经发现了我们。
妈的,又麻烦起来了。
离开时工作人员小哥很殷勤的挥手道别,像是在感谢那笔小费。——无聊。真不明白这种人是怎么活到这么大的。
太阳渐渐出来后体温升高,相握的双手热得可怕,像是握着燃烧的太阳。我在松开方向盘扯下帽子后不久后,终于忍受不了甩开了他的手。
我听见他轻轻笑了笑,在后座拿起枪更换弹夹,但换完之后又故技重施纠缠住我。
动作重复上演了好几次后我几乎就要发火了,我想他也注意到了,所以马上找...

【雷嘉】所以你和我

*欢脱搞笑原著向.前期cp feel不强.带全员玩.
*玩梗有.但都会适度.

1.
凹凸大赛开赛第一天公布积分榜时,大家都在讨论排名前几的是谁。
那时候人还很多,崭露头角也不充分,大家记不住啊。
尤其是那什么假的螺丝,也不知道当记不当记。
“是运气好吧。”有人一锤定音。
雷狮记得自己当初也是这么想的,然后他就看见了一个金发的小个子从自己身侧走过去,漂亮得可怕,他都想上去搭讪。
接着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刚刚说话的人死了。
说话的人少说也是两米多的肌肉男,来自哪个强势种族。小个子只有一米六左右,小小一只。
小个子收回手走他的,目不斜视。
“我当时极其震惊。”雷狮长吁短叹。
“你懂不懂看见公主一巴掌干翻恶龙时王子的感受?...

【雷嘉】爱不过三

*原著设.意识流随笔.

关于他们。
一开始的确是有过爱情的,哪怕是玩笑一般,不值一提的东西。带着些嘲弄讽刺,一点点一点点蔓延开来。
这是何等脆弱的感情啊,脆弱到稍微的冲击便支离破碎。根本无从修复,可它来得容易,便让人不在意这些。
嘉德罗斯和雷狮的恋爱是凶狠的,没有半点温存的,他们可以拳拳到肉的厮杀,也可以一时兴起扯掉衣服做爱。
所谓的爱局限于肉体交媾,两人共同到达高潮时那一瞬失神。从激烈性爱中清醒后,穿上衣服,明明坦诚相对感受彼此身体的人,灵魂又是陌路。
这样的恋爱也不错不是吗?就当成是这样好了。
但是不行啊,就算是虚假的恋爱,也需要一点东西维持。太多次被伤害,就无法把不喜欢当做喜欢,翻过面来的内心里...

【雷嘉】回头却不是从前
*梗自高考某省作文题目.满分点题作文x
*原著衍生.有私设世界观.配图 @@空

我们再也找不回记忆里蜜色的剪影,因为那不过是虚妄的曾经。

鎏金四壁,雍容长廊。空空落落的大厅里琉璃的灯静谧地亮着,花园中完美却无生机的人造花朵冰冷地盛开。这是一座绝美的城,却又是一座空城,处处透露一股压抑。
偌大宫室不过是奢华冰冷的游乐场,测试着圣空星最完美的作品。
作为雷王星的第三皇子,也是雷王星送往圣空星的“人质”,雷狮就是作为测试作品中的某一环而被送到这里来的,作为试验的一部分——作为嘉德罗斯的玩伴。
这真的是一个很奇怪的宫殿,来这里几天后雷狮这样觉得。
明明极度奢华,用的所有东西都是品质最...

800fo点文。超开心——☆
雷嘉一篇,帕佩两篇。占tag抱歉。
带设定或者梗来,比心♪

【帕佩】亡命之徒「1」
*科幻paro.中篇到长篇未决定.后面剧情会带雷嘉.不适误入.
*配图by阿空♪

既然选择了黑暗,就要有背弃一切的觉悟,这是帕洛斯很早以前就了然于胸的事情。
和很多人不同的是,他爱死了置身黑暗的感觉,堕落其中是自主的选择。既然是在这种世界了,所渴求的所有利益都是手到擒来的啊。
欺骗别人的能力大概是他的天赋,笑容、礼仪、习惯、性格...伪装成别的模样都是信手掂来。
他是最完美的骗子,也是最优秀的演员,嗤嘲着无趣生命,演绎着一场场只有自己理解的荒诞戏剧,欺骗一个又一个形形色色的家伙。
——就这样不着痕迹把更多或是道貌岸然或是懦弱自卑的人拉下深渊,观赏着滑稽的画面轻而易举掠夺所需,很有...

【雷嘉】目的性
*原著衍生.雷狮追嘉德罗斯中的设定.
*配图by負殃殃


当喧嚣狂乱的风扯起围巾稍微勒着脖子让人有点喘不过气,无端的肃杀席卷苍穹下偌大世界,枯萎的草在脚边伏跪而下时,那家伙就在那里了。
他扛着他那把滑稽的锤子,自觉帅气的站在那里,直直看着我的眼睛里尽是不自量力的挑衅...或许还有一点莫名其妙的别的东西,不过我不是很理解,也没打算要去理解。我只是略有些无奈和不耐,又来了啊,阴魂不散的家伙。
“来赴死吗,海盗小子。”该是疑问句的话从喉咙里出来却是陈述语气。我把握在身侧的大罗神通棍轻轻敲到肩上,微微倾斜身形看着他。既然有了挡路的行动,那么也有了被碾死的觉悟了吧?渣——渣。
雷狮笑了,笑得像个...

【雷嘉】织梦者-永恒

*嗜睡症雷x织梦者嘉
*六一快乐
*这是一个故事的结局,我会慢慢把故事讲回去

静谧的星光流淌成河,闪耀的奇迹四散在空气里,水晶和金粉的蝴蝶扑扇翅膀撞碎在夜空中,微热的风吹起一声叹息。
远古流至的歌谣柔和地融化,精灵在水边聚会,踏着夕色花的香气起舞。半透明的草叶上附着金色的萤火虫,明明灭灭应和星光。
当清脆悦耳的铃铛声响起时,那个男孩就在那里了。他穿着精灵般的衣服,暴露在空气里的皮肤白得刺眼。嫩绿藤蔓从他的颈脖蜿蜒到侧脸,托着眼角一颗星星。
“我是来回收这个梦的。”他淡淡开口,精致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灿金瞳仁波澜不惊,仿佛千年寒潭。
雷狮不回答他,不赞同也不反对,或者说他的注意力根本不在这个问题上。雷狮只...

【雷嘉】脱狱「2」
*越狱paro

雷狮看上去不打算和我探讨他脑袋的问题,大概因为那地方本来就有点毛病。在监狱时他被套着拘束衣关在单独的房间里,真不知道究竟是犯了什么事儿,更不知道这家伙怎么逃出来的——还在逃出来的基础上找来手铐,绑架了在职的狱警。
——上帝啊,真是荒谬得可笑。
更反常的是这种大规模的追杀,比对亡命之徒的通缉还可怕。我是那破监狱的狱警,也清楚一所监狱是拿不出那种武装力量的,当然,我是说常规的监狱。再加上这些人明显也不是军队或者警方的正规人员...黑幕不小嘛。
想到这里就又回忆起最开始被迫和雷狮出逃的事,我几乎快要抑制不住愤怒。
还清晰记得被挟持着躲在角落,同事交涉的话语和在我身后响起的...

1 / 10

© 徵雨危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