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炣.深陷兄坑恶狼游戏.
雷嘉帕佩白瑜佛系推.
穹胜光影过激推.
恶狼游戏伦太郎过激背德厨.
咸鱼写手.文笔要命.
绑定画手@空
穹胜坑搭档和挚友黎橼.
微博@不叫LIKE叫黎炣.车都在那边.请自由的.
雷嘉本我能不能就这样窗了

绑文还在写作业,我一个人肝不动本子。...等着写完本子让空太太绝望

雷德给你发了二十几条语音,你打开发现全是他在傻笑不小心录进来了,还是全部都听完了回了个“滚”。蒙特祖玛天天偷拍你,你还是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当没看见。格瑞回答一个好你马上抡起大罗神通棍打到第二天晚上十二点。我雷狮不就说了句“喲小矮子”,被你从赤焰山打到寒冰湖再打到对战大厅最后摁进岩浆湖,还要说我不行,嘉德罗斯,你凭什么?

【穹胜】同归「3」结

*武侠pa

*是死亦何苦的后续


像是重锤狠狠敲下,龚常胜的内心开始崩溃坍塌。构建起他的一切开始分崩离析,他的的意识沉入最暗的深渊。


  再恢复神志的时候,手上握着的剑柄感觉是陌生的剑,身上接触的面料是陌生的衣服。风从面前拂过,他觉得自己应该是在高处。对面好像有人在说什么,但是他听力还未恢复听不清楚,天眼心诀不知道为什么用不出来,他也无法读唇语。


  在说什么呢?


  下一刻,身体感受到了森然杀机,恢复听力的耳中清晰捕捉到对方的行动。真是奇怪,好像能听出动作一般。


  长年养成的战斗习惯让龚常胜在思考之前身体先动了,他抬手挡下咄咄逼人的剑招,挥手把人荡回去。与此同时他...

啊,那个,我微博被删号了

魔教教主

*我对西湖醋鱼没有恶意

*随便写写狗屁不通 

  我是一个魔教人士,江湖认证,绝无半分虚言。我父亲是魔教,母亲是魔教,爷爷奶奶外公外婆祖父祖母也都是魔教,是三代人以上流传的正统魔教,而我出生在最恶名昭著的魔教里。

  我不太明白正邪,也不太想去分辨,我从小认真修行武功,是为了将来能够晚点被武林之人杀掉,好好过日子孝敬爹娘,现在我是武林之人闻风丧胆的大魔头,再也没有人敢欺负我们家了,我很高兴。

  爹爹和娘亲也很高兴,之前他们约个会都能从路边草丛蹦出武林人士要杀他们,现在我的名头把那些人都吓跑了。祖父祖母只想躺着看风景就不说了,外公外婆爷爷奶奶也很高兴,每天都去钓鱼,但是爷爷脾气暴没耐心...

【穹胜】同归「2」

*是武侠pa
*死亦何苦的后续故事,前文主页
*人物死亡有,不适致歉

东方芜穹呼吸一滞。

连年的奔波几乎要拖垮龚常胜,所幸这些年他修为突飞猛进已至大乘中期,就算不提这个,本来他的身体素质非常好,总归是没出什么问题。但是也就是身体没什么问题,精神上快要到极限了。

师兄那时候所说的话,像是枷锁一样扼住了龚常胜的脖子,让他每分每秒都喘不过气。他被推下悬崖后,靠着法器的保护没什么伤,他想要回去,想要和死在这里,可他知道不行,他不能死。

如果他死在这里,就没有人能够阻止魔尊了,就浪费了整个玄铭宗的牺牲,他不能死。同样,他也不能被魔尊抓到,不能成为那家伙化魔的垫脚石。

痛苦在凌迟着龚常胜的每一根神经...

【穹胜】同归「壹」

  *内含武侠paro

  *是死亦何苦的后续故事!

  酒香甘冽入喉,江湖事入耳中。要说情报的收集,没有比在酒馆更合适的了。来这儿的每一个人都带着或多或少的故事,也许只是一杯盏的工夫,就能得个心满意足。

  东方芜穹蛮喜欢上酒馆坐着,包个房间偷得浮生半日闲,或是一个人前往,或者带上个小美人,推杯换盏间听些江湖闲趣,何乐而不为。

  这几日到处都在传一个有趣的消息,说是武林新秀会上出了个惊才绝艳的年轻人,黑马般斩落头筹,一剑横扫诸多有名气的大家族子弟。最令人赞叹的是,此人眼盲,当真是震惊现下武林。

  难得有消息能让东方芜穹敲敲桌子差小二去打探仔细,今儿个带来的漂亮姑娘靠在他怀里给他...

【兄坑】我家训练师脑子有坑[act.1-5]

*兄坑神奇宝贝AU
*全员向

act.1

“飞星已经先出发了,你还不赶紧出发,小心落后太远。”逍遥渡影坐在主座上看着东方纤云,是对孩子不成器的痛心疾首。

逍遥道馆大徒弟东方纤云,出了名的迟到王和丢人训练家,日常神奇宝贝对战打不过师弟,去年因为迟到耽误了去历练。现在第二次领神奇宝贝出门进行训练师修行都睡到大中午,不止是他勤奋的二师弟,训练家基本上都领完神奇宝贝上路了,这才看见他睡眼惺忪的来,一副混吃等死的样子。

逍遥渡影本想着严厉鞭策他可能会有用,没想到东方纤云一听乐了,像是抓到了救命稻草,连忙给自己开脱责任,“既然八戒已经去了那就有人为道馆争光了,我就——”

“你给我去!”眼看着这家伙...

【雷嘉】乱斗中
*原著架空,配图by我滴空空 @@空
*雷嘉恋爱设定

强大的风压走过原野,将草木按得低下了头,路边的花被折断了腰,又被路过的人踩进泥巴里,看上去像是破碎的眼泪。

方才晴好的天空如今一片阴霾,太过于突兀和迅速,就这样暗了下去,就好像上帝的手将太阳熄灭,于是世界归于混沌。

只是始作俑者并非上帝,随便拎一个从这个狩猎区出来的人,他都会告诉你,是那俩家伙又在打架。他们早就见怪不怪了,每次一出现这种情况马上转身就跑,免得被神仙打架误伤。毕竟人活着还是命重要,来到凹凸大赛的人大部分或多或少都有自己的野心和向往,还不想什么都没做到就把自己交代在这里。

不过跑了是一回事,跑不跑得掉就是另...

【穹胜】死亦何苦「伍」完结
*原著架空
*前文主页,配图 @罗兰不会画画而被关了起来

来不及去思考心里的复杂情感到底是什么,魔尊黑着脸发动了第二次攻击。他成名以来很少被无视过,这次那些正道修士理都没理他,包括被他当成目标的那个。这下大大跌了面子,让他恼怒极了。

脑袋还算是清醒的,还有不能杀了那个死小鬼的意识。他这一掌用了七成力,要给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崽子见识见识。总的来说他还是顾忌着留手了,想要给这家伙稍微留口气,好带走吸取修为。只要不死,他有千百种方法能把龚常胜的命吊回来。

然而,大乘期大圆满和中期,乃至初期的差距,乃是天壤之别。在修仙的后期,一点点境界差距就足够决定一切。先前接下五成力...

1 / 15

© 徵雨危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