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炣.深陷兄坑恶狼游戏.
雷嘉帕佩白瑜佛系推.
穹胜光影过激推.
恶狼游戏伦太郎过激背德厨.
咸鱼写手.文笔要命.
绑定画手@空
穹胜坑搭档和挚友黎橼.
微博@不叫LIKE叫黎炣.车都在那边.请自由的.
雷嘉本预警.帕佩连载重启.

【雷嘉】脱狱「3」
*越狱paro
*配图 @@空 .前文链接评论区.

等车开出加油站后,后备箱里已经有了足够的压缩饼干和水,还有占地方的啤酒。为了找这玩意儿好生耗了一把时间,我毫不怀疑那群阴魂不散的家伙已经发现了我们。
妈的,又麻烦起来了。
离开时工作人员小哥很殷勤的挥手道别,像是在感谢那笔小费。——无聊。真不明白这种人是怎么活到这么大的。
太阳渐渐出来后体温升高,相握的双手热得可怕,像是握着燃烧的太阳。我在松开方向盘扯下帽子后不久后,终于忍受不了甩开了他的手。
我听见他轻轻笑了笑,在后座拿起枪更换弹夹,但换完之后又故技重施纠缠住我。
动作重复上演了好几次后我几乎就要发火了,我想他也注意到了,所以马上找了点内容来说。
“有人跟着。”他说着废话,我可不需要提醒,这种情况一开始我就猜到了。
如今得以实现,托他非要什么酒浪费时间的福。我从后视镜里看见了好几辆黑色的车不远不近跟在后面,没有挂牌照,一看就知道不怀好意——哦好吧,转移话题这一点上我承认他做得不错,现在我可没心思和他计较这些小事了,活下去才是我优先考虑的问题。
我的身体还没恢复战斗状态,肌肉酸疼,正常动作得咬着牙,一不小心就可能失误;雷狮那家伙枪伤未愈,再不小心就交代了。想要再来一次之前那种正面拼杀明显不行。
“怎么办?”伤员这时候很有伤员的自觉,用着作壁上观似的的口吻询问我对策,我一瞬间有一种想把他踹下车的冲动。当然这是不行的,这该死的家伙还吊在我手腕上,我可没兴趣和他同归于尽。
还是那句话,一条绳上的蚂蚱,在绳子断掉之前还是共进退吧。这是最理智也最好的选择。不过我想如果雷狮敢再在我耳边念叨那些下流的东西,我就先废了他那玩意儿,去他妈的共进退。
“先搞掉几辆车,再打爆剩下的轮子。”在监狱里呆了那么久,就连我说话的风格也被带偏得彻底。粗鲁是掩饰自己真实一面的办法,在那里每个人都遵守这一点。身为犯人的雷狮也是...也不排除他本性就是个渣渣的可能性。
因为一只手被握住,我索性暂时松开方向盘,从工具箱里拿出一把枪丢向后座。标配的枪明显要轻一些,比不上我原来那把。成吧,从条子那儿抢来的东西要求不了太多。
“装填。”在我开口之前我的手被松开了,话音刚开始时金属铿锵声就响了起来。我当然不可能觉得这是默契,这种情况给他枪也就这个理由吧。
雷狮轻车熟路装好了子弹,贴上前来,就在我的座椅背后。隔着椅背探手松松环住我,极其自然地把戴着手铐那只手放进了我的衣领里,金属的寒意蹭得我一个激灵——不仅是手铐,他把枪直接塞在了我衣服里。
“收好了宝贝儿。”雷狮在我耳边吐气。他最近似乎喜欢上了这个对我的称呼,找到了时间就提一提...我才懒得理他。指掌稍微收回后不安分的勾勒着我的颈脖,又有往下走的趋势。
这段时间被他动手动脚多了去了,从一开始的羞愤到现在,早就习以为常了,说真的不习以为常才是奇怪。可是该死的,这家伙脑袋里一天到晚都是什么糟粕,都到了这种时候——
我平静地拿出枪丢到副驾驶座上,反手一肘撞在他侧腰,我可能下手太重了,听见他疼得倒吸一口凉气。但我没有丝毫愧疚感之类的无聊感情。后视镜里映出我的面无表情,我把藏在前臂绷带里的小刀砸到雷狮身上,保持着冷然神情开口。
“你想死这儿先拿刀把手剁了。”
雷狮耸了耸肩,总算停下了他不安分的举动。吊儿郎当的感觉收敛了,气质无端多出冷冽,我没忍住多看了两眼。他缩回后座拿开椅垫,正从后备箱里把啤酒箱拖了出来。
“看烟花吗?”他一边行动一边问我,抛起一罐啤酒。
我马上猜到了他想做什么,勾起嘴角不经意时漏出一声笑,少有的赞同他的提案。
“好啊,放个大点儿的。”
直接把后面那些家伙爆掉都无所谓,反正已经杀过人了,被抓回去的话无论杀了几个都是一视同仁的死刑。再加上...这种想要挡我路的渣渣,还真没理由放过,全碾了好了。
不知道是不是全部,但我知道雷狮和我有相同的想法。
果然只有疯子才能理解疯子,一瞬间觉得至少能开心一下也是太好了,至少比起在那鬼地方憋屈地当狱警好多了。
好吧,这个想法我不想深入思考,于是我必须转移开注意力。现在如果提速汽油会比计划里的消耗得快一点,一会儿计划还没完成就会被围住,到时候脱身的机会都没有了。何况如果要准备放烟花,怎么说也需要拖延时间。
——后备箱里还有一把狙击步枪。
“抄家伙了。”我提醒雷狮,他正忙着扯开易拉罐往车里倾倒酒水,不时还顺口喝点,看上去可真他妈惬意。听了我的话他马上领会到了意思,也省得我多费口舌。他从后备箱角落里扯出步枪,却没有给我,拿在手上对我笑。
“谁上去?”
这是个问题。从车窗伸出头去很容易被击中,也一直是被干扰,难以开枪。还不如去车顶。

A.罗斯去
B.雷哥去

————TBC.

评论 ( 22 )
热度 ( 200 )

© 徵雨危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