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炣.深陷兄坑恶狼游戏.
雷嘉帕佩白瑜佛系推.
穹胜光影过激推.
恶狼游戏伦太郎过激背德厨.
咸鱼写手.文笔要命.
绑定画手@空
穹胜坑搭档和挚友黎橼.
微博@不叫LIKE叫黎炣.车都在那边.请自由的.
雷嘉本我能不能就这样窗了

【雷嘉】Start『上』

*未来都市异能paro。兽人雷x新人类嘉
*是存稿,本来打算做本稿。但是打算重写那个本子里的稿子了。

黄沙卷着阴霾走过大地,席卷一切生机。浑浊的苍穹下渺无人烟,唯余森然白骨,被埋藏、被风化。极目而望,这世界只剩下荒芜,除了风声和砂石摩擦的声音,连哀鸣都没有。
就像是静谧的死。
沙海的中央是人类最后的净土,集合所有的科技力量修筑的末世之都,“伊甸”。那里有着可以阻挡沙海的防护罩,新鲜的人造空气,新鲜的人造绿草,新鲜的人造天空——总而言之,就是害怕末日的胆小鬼们寄居的龟壳。
至少住在外面的那群家伙是这样想的。
雷狮就是外面的家伙中的一员,更准确的来说,他是个兽人。他是之前人类生物改造计划的受害者,算是成功品的受害者。混合远古原生动物基因的人类的确获得了更强健的体魄,更优秀的能力,能徒手和变异生物战斗,甚至能够适应在外面的沙海里生活——但是也因此获得动物特征,最后不被社会所接受,被放逐。
人类们千篇一律认为其余动物比人类低等,所以被低等的存在侵蚀的人类与现在的新人类比起来,真的是彻头彻尾的失败品呢。
然而所谓的高等生物也不过如此。混过检查点的时候,雷狮在心里啐了一口。身后负责检查的人员还在打着哈欠唠嗑,完全没注意到有个A级危险的兽人混进城市。
长时间的和平生活麻痹了人类,他们太久没有见过鲜血,没有和变异的怪物搏斗过,战斗的能力和机能已然退化。新生代的人类甚至没有出过这个龟壳,一辈子都只看着虚假的蓝天白云,做着虚无缥缈的幻梦。枪支在他们手上如同玩具,武器从来都只挥向自己的同伴——偷盗抢劫强奸谋杀——人类真是有意思的”高等动物“呢。
这算什么啊?太无趣了吧。
雷狮毫无怨言这种生活差异,他可不想和这群气味恶心的人类住在一起,对自欺欺人的人生没有任何兴趣,自然也再谈不上无趣。真正让他感到无趣的是人类这个存在本身。
——当初明明用那样的杀戮干脆利落逼走了兽人,现在却胆小如鼠,苟且偷生地度日。
——就算是要复仇,杀这种垃圾也没意思啊?
耳朵被塞在帽子下面真的很不舒服,但是没办法,在这里暴露引来新人类治安官就麻烦了。拉了拉帽檐,兽族小伙子继续向城市内部走去。
别的不说,人类的娱乐设施倒是实打实的不错。因此经常有兽人溜进来玩。至于钱嘛...从这群胆小鬼手里抢就是了。

新人类是人类最新也是最强大的科技产品,拥有兽人身上那些异于常人的所有天赋,还拥有被植入的,类似异能的强大能力。作为尖兵战力,他们是未来”伊甸“扩建计划的主力。不过目前远远不行,新人类数量太少了,暂时还只是作为治安官,稍微维护着人类都市的秩序。
今天,治安官雷德和蒙特祖玛被传呼到了研究所外等待新的同伴。
这位新的同伴是最初的新人类,也是无法超越的杰作。他的力量超乎想像的强大,因此在研究所里做了更久的调整。两位新人类在这里等待的,也是他们的队长。
一切的好奇和疑惑都消失在少年走入阳光的一瞬间,用金色的盛典来形容不足为过,太过耀眼而使得世界都黯然失色。他目光冷然步伐从容,气场引人窒息。连空气也屏住了呼吸,跪在地上迎接他的到来。
“编号S0001,代号嘉德罗斯,今天加入执勤。”
“编号A0003,代号蒙特祖玛,欢迎您归队。”少女率先反应过来,低下高傲的头颅,服从于新来的这位队长。心高气傲是所有新人类的本能,但是那少年的气场就足够折服她。
“编号A0002,代号雷德,那么你就是我老大了——”少年像是怕被落下一样跟在后面。
都说弱者群聚,强者孤独,其实不然。孤独的强者只是没有找到认可的同伴。
仿佛是定理,强者啊,总是没由来的相互吸引。
“老大老大,这是你的佩枪——”雷德比比划划绕到嘉德罗斯身后,帮他把皮带以及配套的枪袋枪支佩戴好。新人类研究所里不允许拥有武器,因此他们只能把属于嘉德罗斯的那份护送着带过来。
金色的枪支名为“美德”,黑色的枪支名为“原罪”。是人类最高科技的产物,也是科学与超自然力量接轨的证明。它们作为载体和媒介存在,像是钥匙一样,连接嘉德罗斯和他的异能。当两把枪在粒子能量中融合时,人类的美德和罪恶会揉合成虚拟的弓箭,搭着虚假才真实的箭矢。
因为有黑暗同行,才足够指引光明定罪异端。
弓箭无名,也不需要名字,实际上它不足挂齿,甚至算是一个很鸡肋的特殊形式。它被研发出来的目的,就是让嘉德罗斯的异能搭载在上面。
说到这里就不得不说说嘉德罗斯的异能。人类强行创造的异能是按着他们的喜好来的,无论是什么地位,什么身份的人,都喜欢权力,支配他人的权力,支配事物的权力,支配任何东西的权力。这份狂热直接孕育了“戒律”的存在——被箭矢击中者将被强制执行一个能力者的命令——这就是嘉德罗斯的异能。
强大而美好,又罪恶而黑暗。
嘉德罗斯敛眸看了一眼佩枪,片刻间他的眼底有一丝厌恶闪过——他自己都没有注意到的厌恶,轻得如同错觉。那大概是本能的举动,厌恶人类所束缚的能力。
不过仅是一闪而逝。
“这是您的机车。”蒙特祖玛给自家大人指了指倚在一旁的三辆军用机车,标准的配置,清一色是极黑。嘉德罗斯稍许颔首便朝着那方向踏去,俨然立刻就要上任的模样。
怎么说呢,对于治安官这种事,嘉德罗斯也好,蒙特祖玛和雷德也好,都完全不感兴趣。支撑他们行动的是责任心...虽然雷德的责任心怎么样无从考证,不过嘉德罗斯的责任心远远强过一般人。因此他会恪尽职守,做完自己该做的,并且力求完美。
扶住手柄借此支撑点发力翻上机车,明明是从来没有过的举动嘉德罗斯却做得行云流水。被灌输进大脑的知识成为习惯一样自然的存在,世界所有的可知面皆在他脑海里。
不过也有没有写进资料里的,所不了解的事。
“嘉德罗斯大人,请戴上这个。”

评论 ( 8 )
热度 ( 78 )

© 徵雨危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