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炣.深陷兄坑恶狼游戏.
雷嘉帕佩白瑜佛系推.
穹胜光影过激推.
恶狼游戏伦太郎过激背德厨.
咸鱼写手.文笔要命.
绑定画手@空
穹胜坑搭档和挚友黎橼.
微博@不叫LIKE叫黎炣.车都在那边.请自由的.
雷嘉本我能不能就这样窗了

【帕佩】亡命之徒「2」
*科幻paro
*发现被删了来补档.tag是帕佩亡命之徒,配图by空太太

即使不清楚佩利的身份,帕洛斯也猜得出他不是什么好人——至少从立场上来说是这样,哪个所谓的好人会来炸聚集着社会上层人士的飞船,大概是什么反对派的家伙。真是奇了怪了,这种看上去傻到政治立场都不会有的家伙都是反对派。
他完全没有料到的是佩利是个恐怖组织的成员,更准确的说还是个他曾经调查过的恐怖组织,之后他知道的时候可是有稍许讶异。至于为什么调查...秘密呀。
被佩利一路不停歇以那种速度拖着跑,帕洛斯专门有注意过训练而得到的体力居然也吃不消,虽然不是很理解为什么要一路跑着,但就此看来这家伙的确是个大脑里面都长着肌肉的笨蛋吧。
当然,一会儿帕洛斯就知道了原因。那是在他们穿过曲曲折折寂静的长廊,听着呼吸声和脚步声向前之后。佩利终于在甲板上停下,扬着头喊着老大。
瑰丽的宇宙万千星辰闪烁,落在头顶的玻璃舷窗上碎成点点色彩斑斓的光,静谧的黑暗里静静躺着一艘姿态极其张扬的飞船,挂着狰狞的骷髅旗。但是第一眼让帕洛斯注意到的是踩在舷窗上拿着重锤的男人,他脚踩的地方有一块儿裂口,一看就知道是被粗鲁砸开的。
看见帕洛斯时男人愣了一下,但好像情况很紧急似的,他什么也没有说,只是简单挥了挥手示意佩利上去。帕洛斯领会到了那个简单手势的意思,也愣了一下。
虽然从舢板到舷窗理论上不是很高,但毕竟是大型的飞船,七八米的距离还是有的,就这样上去?
帕洛斯用眼角余光打量佩利,这家伙壮得可以,然而并没有进行身体改造的迹象,也没有注射药物的体征,普通人怎么可能轻松跨越这么远?出入口开在舷窗上可以说是迫不得已——周围全是特殊金属的墙壁,就算是恐怖组织也没法短时间弄开。
佩利没给帕洛斯太多思考的时间,看了看自家老大又看了看帕洛斯,挠头很苦恼地咬着牙,一副做着激烈斗争的模样——片刻后他一个转身,在帕洛斯猝不及防时以手臂环过帕洛斯的腰,干脆利落把他扛在了肩上。帕洛斯还没有反应过来佩利就继续了行动,身体微微下沉后猛地暴起,跃向穹顶。
厉啸的风在耳边划过,失重感转瞬即逝,片刻后帕洛斯就感觉佩利踏上了实处。被人扛着这种事不爽是当然的,帕洛斯更在意的却是佩利这一跃七八米的可怕身体素质。利用这种家伙感觉上不亏吧。
忍着把这个傻大个拔秃的冲动,帕洛斯拍了拍佩利的肩膀示意放他下去,但是佩利明显没有感觉到。帕洛斯尝试了一下发现自己的力量掰不开佩利的手,也就作罢。而叫佩利放手也不行,佩利正忙着和自家老大说话,这个情况真是太尴尬了。
“老大,任务完成了,名单上的没活的!”佩利乐呵着和老大交任务,完全没想起来帕洛斯的处境。
男人早就知道结果,他可不是那种派下属完成能力外事情的首领,于是他的重点自然也就不在上面。比起任务情况,他更在意这个去杀人的家伙怎么顺手就带了一个回来。
“这人怎么回事?”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帕洛斯看见了佩利的老大。那是个很好看的男人,英气的面庞带着些邪气,玩世不恭和狂放不羁完美交融,整个人透露着一股超脱规则和法律之外的自由。他戴着头巾,扛着银白的重锤,所有的线索都对上了帕洛斯脑海里的资料。
恐怖组织“边界线”的首领,自称是海盗的大龄中二病晚期——雷狮。
这可是个莫测的狂徒啊,真没想到会有佩利这种笨蛋下属。帕洛斯越来越觉得自己做出了正确的选择,就是不知道自己做过的那些事有没有被这位大佬调查过。虽说就算被调查他们也查不出什么,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自己是要放长线钓大鱼,可不能有任何的疏漏。先赌一把吧。
佩利这才注意到被自己像扛大米一样扛在肩上,但他也完全没有放下来的意思,就这样继续和雷狮说话,帕洛斯能看见的侧脸上收敛了之前傻逼兮兮的笑容,神情是少有的认真,“我觉得他是个好家伙。”
稍微顿了顿,佩利又笑了起来,先前一瞬间的凝重像是镜花水月,这一刻他是阳光落在黑暗里,“何况我救了他一次,让他死太浪费了。”
好家伙?帕洛斯内心抽搐了一下。什么好家伙啊,自话自说的家伙。他可是就算被救了也一点都不会感激的人——有那种无聊感情发酵的时间还不如想想怎么获得更大的利益——是要利用这个救他的家伙啊。
可为什么这个人能那么笃定,像傻子一样相信别人。
就算不是他,也可能遇见别的不怀好意的人,不害怕被骗吗?就像是犬类一样倔强着认死理,天真得的家伙究竟是怎么活下来的?
帕洛斯并不了解佩利,只是从目前看见的去判断,素材极度匮乏因而很多事都不太清楚。佩利可不是什么会轻信别人的主儿,他是靠本能和直觉行动的。这次他的本能和直觉鬼使神差让他相信了帕洛斯,也不知道该说是幸还是不幸。
“算了,先不管这事儿。”任务还在进行中,这是个时间卡很紧的任务。雷狮也懒得再管帕洛斯,看了看虚拟光屏又挥手遣散,随口吩咐佩利行程,“我去接罗斯,你回船上和卡米尔汇合。”
大概别人会觉得在雷狮眼里,哪怕是陌生人这种不确定因素是“多大点事儿啊”,掀不起风浪不足挂齿。
还真是极度狂妄的自信啊。
“好的老大!”佩利和雷狮按照计划里面的步骤跃起,踏上悬浮车向不同的方向去。下一刻他们刚刚还立足的飞船轰然炸裂,像是一朵转瞬即逝的花朵,绚丽的同时便是宏大而无声无息的死亡。
寂静的宇宙里亮起一丝光芒,随机消失,再无痕迹。接二连三亮起的光点微弱得比不过一次小行星雨。它是那么微不足道,以至于没人注意到。直到一周后名流们的飞船没有按时到达星港,派出舰船出去搜查后在轨迹上发现废墟时才引起了震惊。宇宙联盟很大一部分高层人物和他们的子女全数死亡,就像是上层的一个洗牌。不过这些都是后话了。
上了悬浮车帕洛斯就笑着扯住佩利的头发逼他放自己下去了。之前耽搁太久,导致保持这个状态半天真是太气了,说到底被扛着这种事真的让人很不爽啊,当然帕洛斯不会明显表现出来...呃,不过扯头发大概也是算表现了。
“我靠!你他妈干什么?!”这一扯可以说是毫不留情了,带着点报复的意味。佩利疼得把帕洛斯直接甩下去,帕洛斯在空中一个翻身稳稳落地,顺手扯下了麻烦的西服外套丢在一边。说真的他可讨厌这玩意儿了,不过他之前是借着一个贵族小少爷的名字混上的飞船,所以必须穿这个。顺带一提那个贵族小少爷现在可能还在星港垃圾场睡着呢。
人靠衣装,骗子先生在穿着定制的高级衬衫时也更如同是个彻头彻尾的贵族,气场逼人。
他解开领口的扣子故意笑得温和,像是个不谙世事的少年。他的眼底恰到好处略过一丝不安,在和佩利视线接触的一瞬间,然后他挪开目光微微低头,鸦睫抖落阴影在眼底。
“能不能给我解释一下...”像是故作镇定的声音,微不可闻地颤抖着,帕洛斯的内心却在窃笑,因为他看见佩利有些措手不及的样子。
话还没有说完。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又是什么人?”
“我凭什么给你解释啊!”佩利现在有点没好气,龇牙咧嘴回答着,像是炸了毛要咬人的狗。真他妈好心没好报,他救了两次的家伙上来就扯他头发,下手还那么狠,谁要和他说话啊!按照他脾气没把人直接踢下去都算好了!
想到这里佩利又补了两句,单纯为了发泄一下,“闭上你的嘴,否则大爷我把你踢下去!”
啧,真凶。帕洛斯一点都不害怕这种威胁,既然救都救了,还说什么踢下去。有前提的情况下威胁是那么苍白。不知道为什么,这家伙始终没有对他动杀心,帕洛斯赌自己不会有事——他一向是个运气很好的赌徒。
“那...你打算怎么处置我?”
头也不回的佩利干脆开口了,字里行间透着一股匪气:“都说了很浪费,所以不会弄死你。先去飞船上老老实实呆好了,找个时间把你丢港口就是了。”
丢港口?这可不行啊。帕洛斯皱了皱眉,内心打好了腹稿。
悬浮车透明的车顶里峥嵘黑暗压了下来,无端增添些沉重。黑暗隔开了佩利和帕洛斯,又把他们连在一起。
这一刻他们站在命运的手心里,相交而错的轨迹被扭在一起,混乱一片,无法分离。
这是他们都没有意识到的,彼此的转折点。

————TBC.

评论 ( 3 )
热度 ( 250 )

© 徵雨危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