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炣.雷嘉帕佩推.
绑定画手@空
微博@不叫LIKE叫黎炣
别问我啦..其实不太用

【双花】不曾空白(一)

文案:

张佳乐以为,他的生命从来未曾空白,因为无论过去还是现在,始终有个人陪着他经历一切,包容他的任性,引导他的自暴自弃,无论发生什么,他们始终背靠背前进着,一路高歌,冒着枪林弹雨。

那个人是他最好的兄弟,虽说遇见的有点晚,刚开始莫名其妙让他不顺眼,日常互损时常争吵···最后却一起走过一生春夏秋冬的,这样的好兄弟。

可是,张佳乐不知道,他的青春里空白了一片最美的时光,比如双花,比如和孙哲平在更早的时候就并肩作战的时候,比如那些原本该是他生命中最宝贵的岁月···也比如,一段到最后都未曾想起的爱恋。

但孙哲平不说,也从未提起,更没有试图留下什么刻骨铭心的伤口。

有些感情比轰轰烈烈的爱更加绵长隽永,比如,我愿用我一生陪你安乐无忧,即使你不知道,我一直是是那样的爱着你。

有这么个人在身边,就算记忆丢失,人生也始终未曾空白。


注意事项:

1.ooc有,会尽量减少,希望大家可以对人物塑造提建议,这一份发现了问题会随时修改,谢谢谢谢!

2.长篇,长度暂时还没有决定,比较慢热,高中住校更新比较慢,希望看的人能坚持住。总之我是有原则的人绝对不会弃坑烂尾什么的!

3.中间会出现【A.B】这种不同的选项分支,根据留言写出选择分支的小END和继续的剧情(每个分支之后都有内容不过是靠选项来决定先码哪个···),关于中间分支的不同END接受建议脑洞什么的——

当然为了避免尴尬我先说如果没人评论我就自己默认从A开始写。

4.小学生文笔,希望前辈们可以给我指指不足,谢谢。

5.umm我打治愈向最后你们会不会打我(。


最后感谢每一个看我文的看官,谢谢!

准备好了吗?那么走吧————



正文:


有哪个该死的哲人说过,“世事总是变化无常的”。孙哲平现在想把那个傻逼从坑里挖出来往死里···哦已经死了,总之就是揍一顿,因为他说的太他妈对了,比如···国家队回国,他想了想最终还是去机场接了机。

机场大厅,国家队秘密回国错开了疯狂的粉丝。他倚在vip通道的尽头,看见一行红色队服的人走出来后眼神动了动,站直身子等着他们靠近。张佳乐和黄少天打打闹闹走在最前面,虽然看上去有些累却神采飞扬的,也难怪,这家伙可是终于取得了冠军嘛。

那天看比赛直播的时候,国家队特意把上台领奖的任务交给了张佳乐,他看着张佳乐颤抖着走上台去,接过奖杯后仰起头疯狂而欣喜的仰头亲吻奖杯落下泪水,看着他脸上闪耀的水痕,孙哲平那时是有些心疼的,不过更多的是祝贺。

也正是为了祝贺凯旋的,曾经的搭档,他今天才会到这儿来。

祝贺他的从未放弃,祝贺他的如愿以偿,祝贺他的坚强,还有什么呢···?

但是孙哲平不说出来,因为他们彼此足够了解,不需要太多的言语,就已经够了。

所以一他只是微微颔首,也丝毫不掩饰赞扬之意的对着张佳乐开口。

“干得不错。”

然而,张佳乐停下脚步明显的保持距离,连带着他身旁的国家队也一起停下。

黄少天似乎在极力的忍着不说什么,国家队其他人的神情也有点微妙,孙哲平还没来得及细想,就对上张佳乐的眼神。

那是一种疏离而冷漠的眼神,就像是···在看陌生人。

怎么回事?故意开玩笑还是?

他内心的疑问张佳乐是听不到,长发束在身后的男子环臂胸前,狭长眼角上挑,在身后通道里的光散出营造出的不真实下,张合唇齿。

“你谁?”

一瞬间孙哲平还以为自己是在做梦。

他皱眉,“去了趟苏黎世玩儿长了是吧?”

他还以为下一刻张佳乐就会绷不住笑出来,嘲笑他还被耍了,可是——

“你的管得着吗?”

好久没有听见张佳乐这样的语气了,还是对自己,孙哲平一个不爽下意识提大了音量,“张佳乐——”在就要吵起来之前,孙哲平的话音被打断,不爽的视线却看见是因为张新杰的上前而略微缓了点儿。既然是张新杰,那么所做的一切都有道理。

霸图副队长看着孙哲平,因长时间旅途而有些疲惫的脸上是一如既往的平静,看不出半点情绪外露。

“孙哲平前辈,可以借用您一点时间先谈谈吗?”

“妈的智障···那家伙以为自己是谁啊,老子刚刚下飞机脚都没歇个就上来找麻烦!”

“哈哈哈哈哈哈张佳乐不说这个我们回国了去吃啥啊我都要饿死了说起来你们霸图这么有钱就你请客吧!”

“放屁!请客也不请你···”

身后的张佳乐在和黄少天进行没营养的交谈,黄少天干笑着回应有意无意带开话题,孙哲平听着那些话一阵火大,加快脚步把一切都甩在身后,拐过一个道口人迹稀少,这才回头看着张新杰。

“所以这什么情况?”

张新杰皱眉,一向笃定严整的他此时倒是少有的有了几分犹豫,“间歇性失忆症,算是冠军刺激出的后遗症。不用太担心,没有大问题。”

真是个完全没办法说谎的家伙,也不知道那拨子家伙怎么说服他糊弄自己的,看来张佳乐那家伙的情况还比较麻烦?孙哲平也多有耳闻这家伙性子,认真的他绝对不会不认真回答问题,索性压着性子和他唠嗑。

“间歇性失忆就忘我一个?”

张新杰明显迟疑了一下,最终还是无奈的轻叹一息,“了解了,一切都会对您如实相告。在那之前,有个问题需要确认一下。”

孙哲平不出声儿,挑眉示意他接着讲。张新杰看他简单粗暴行事风格也知道自己不必留给他啥不必要的准备时间,干脆也就一记直球把话挑明了来。

“虽然冒味,您喜欢张佳乐前辈吗?”



国家队夺冠自是件不可多得的美事,更是个值得纪念的重大事件。这不,在出征的老将们歇息几天疲倦消去时,冯主席一连串请帖连发,邀请了职业圈所有注册在案的职业选手出席联盟建成以来最盛大的酒会,为了容纳下这么多人,联盟财大气粗直接包了栋大楼。

对联盟老人来说,这是中国在荣耀圈踏出的重要一步,是中国的荣耀在世界舞台上闪光的第一步。他们有的人虽然经历坎坷跌落谷底看不到爬起的希望,有的人虽然早已退役回归到平凡的日常里,但他们心中对于荣耀的热爱在这件事的发生中被点燃了来,连血脉都要熊熊燃烧。是的,他们自豪,自豪自己的对手或曾经的对手,或者说,永远的袍泽将荣耀带上更高的峰巅!

自然是要出席的,为了曾经或现在的信仰,为“英雄”献上“鲜花”与“赞歌”。

对于联盟新人来说,这却更是照亮了他们视野,刷新他们目标的焰火。他们以能与这些开创史书攒写历史的前辈站在同一个圈子里而自豪,也有了更新更广阔的方向,就连动力也源源不断起来。有些家伙的心中甚至已经出现了——这种家伙比比皆是。

此次受邀能与自己憧憬向往的大神想见,大写的求之不得啊!

一切的一切都在愉快热烈的氛围里如期拉开序幕,所有的人都被这明丽的情绪感染,当然,也许有一个人除外。

——义斩战队,孙哲平。




孙哲平独自一人坐在远离人声中心的沙发上,一身的冷硬气息和轻松散漫的宴会格格不入,有人专门前来打招呼他只是象征性回应一两句,渐渐地,也没什么人来自找无趣了。

虽说比起其他联盟有名的老将来说他面前委实冷清的不成比例,但他倒是了的情形,斜眼看着台上的国家队。

“从心理医学的角度来说,张佳乐前辈的症状叫做恋爱候群症。症因,过大的刺激。症状是···忘记自己喜欢的人。”

扯淡吧?张佳乐喜欢他?孙哲平嘴角一抽,你唬我呢?

张新杰却没有丝毫开玩笑的意思,他本就不是爱开玩笑的人,此时愈加的认真起来,倒是异常的凝重了。

“并且,喜欢的人不死去的话,是无法想起来的。”

生活不是电影,即使出现电影的情节,信息量有点大,关于张佳乐,孙哲平最好的兄弟最好的战友喜欢他的事。那些话语始终在耳畔回响不息,烦得孙哲平恨不得两眼一翻把自己打晕。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清晰的酒气,高高低低伏伏起起,缭乱眼前灯光,染开半分醉意。男人少有的内心挣扎着,不时抬起手揉揉太阳穴。

张佳乐喜欢他?开什么玩笑?

他呢?他对张佳乐又是什么感情?

···最好的兄弟?

知道这件事后,他还能把张佳乐当最好的兄弟吗?

真是不负责任的病症,在他还弄不清心底悸动的时候,那个人就直接忘了他。

男子嘴角扯起一丝浅淡的嘲讽,棱角分明的侧脸绘出半面肃杀的飒爽,他从面前的方几上拿起被冷落许久的酒,端平至眼前看其中光影散乱浮动,沉默片刻,仰头,爽快的一饮而尽。

第一杯。

为了今晚始终是清新的,酒精摄入要严格的控制才行。

扣下酒杯在器物交击的清脆声响里起身穿越人流,孙哲平走向张佳乐的方向,他和张佳乐的世界失去了交集,这次的前进,就像是最初的相遇一样,穿越荆棘和弹雨,他才终于和那个弹药专家并肩前行。

如果会跑的话,就把你打倒,然后,以最强势的姿态,回到你的世界里。

一如初见。

有些事,也是时候确认一下了。


————TBC

评论 ( 9 )
热度 ( 32 )

© 徵雨危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