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炣.雷嘉帕佩推.
绑定画手@空
微博@不叫LIKE叫黎炣
别问我啦..其实不太用

【双花/再百】言爱

点文,双花,再百,夏休期的第一次约会。恋爱ing的设定,内含kiss小彩蛋。我耻度比较小已经尽力了···土下座。

讲道理,我没约过会也没怎么看过约会,···各种意识流别打我。


赛季落下序幕,账号卡们身不由己跟着mas忙碌奔波在各个比赛地图,追寻至高无上荣耀的日子的日子暂时告一段落,夏休期说长也不长,不过用来休息是够了。

因为义斩早得多被淘汰,再睡一夏比百花缭乱先休息,闲久了也就自然先想着一定要找那家伙出去遛弯遛弯。这不,比赛终于结束了,百花缭乱也没办法靠比赛推掉,再睡一夏就点开了通讯窗口,然后,问题来了。

百花缭乱在之前的一次争吵里干脆利落把他从好友列表删掉了。

这他妈就很尴尬了。

不过没什么能难倒再睡一夏,他根本不带停顿的点开了世界频道——

【再睡一夏】:百花缭乱,今晚,落日瀑布。

世界安静了一瞬间。

然后炸了。

【夜雨声烦】:这种事私聊,谢谢。

【君莫笑】:啧啧啧···伤风败俗。

【迎风布阵】:啧啧啧现在的年轻人啊。野战都那么直白。

【一叶之秋】:哦?打架?要不你们和我打,2v1?

【一枪穿云】:一叶···别说话。

【秋木苏】:一叶大大你是不是傻。

【浅花迷人】:@百花缭乱

【唐三打】:世风日下道德沦丧。

【···】:···

【索克萨尔】:你们是不是想多了?

【百花缭乱】:再睡一夏,我可去你妈的吧。:)


——玩家【百花缭乱】请求添加您为好友还给了你一枪——


由于仅仅是刚刚结束比赛,霸气雄图的管理还是一如既往的严格,晚上出门这种事自然是被石不转拒绝了,不过,听说是约会也就答应了下午的假。百花在心里暗暗的吐槽以后石不转约会该怎么请假的时候突然顿悟石不转根本不用请假,他就是假期x

“花花,注意安全——”冷暗雷笑得喜闻乐见,用百花的视角形容就是猥琐。百花缭乱撇撇嘴对他回以满含队友爱的微笑,抬手就是一个按钮按下去。

然后冷暗雷的房间里boom的一声。

“···百花缭乱!”妈的你什么时候在老子房间安的手雷??

石不转表示他不打算管公会内的私事,准备回去检查一下大漠和长河的房间。



落日瀑布——

在来之前,千叶若离一脸暧昧的告诉过再睡一夏这里是情侣约会的圣地,再睡一夏耸耸肩也就过去了,他倒是没想那么多,只是觉得这破地方好看就是了。

此时,他和百花缭乱正在摧残这个美丽的地方。

“妈的智障我可去你们的吧!”

“偷窥?看花爷把你们眼睛挖出来!”

“照的开心是吧?那么开心也给我看看啊?!”

没错···因为他胆大妄为的约人,全联盟的八卦都汇集在落日瀑布,闪光灯闪得刷刷刷的像是害怕他们发现不了。

【再睡一夏上啊不要怂!】

【牵小手呢?为什么手都不牵?那么羞涩?】

【花花把头发散下来,散下来,色诱不怂!】

【啧啧啧百花没想到你好这口。】

【···】

刚开始其实两个人还没打算动手,勉强忍了忍转身就走想远离人群,然而他们低估了亲友团和八卦团的力量,走到哪里这群家伙都不依不挠跟着。

By the way,再睡一夏和百花缭乱都不是什么好脾气的家伙。

于是,交换眼神都从彼此眼睛里看到类似“揍他丫的”这之类的情绪,该拔剑的拔剑,该丢手雷的丢手雷,分工合作迷之默契。

然后,打出一条血路之后,就看见了最后的战队人员。

哟呵是你们这群傻逼教唆的看看爷爷我把你们揍得你们mas都不认识!

再睡一夏气炸了状态不管不顾上去就要开揍,百花缭乱倒是冷静一点了,翻了个白眼表示不屑就一把拖住了狂剑士。

狂剑士的力气很大,弹药专家按理说怎么都没办法拉住他的,但是百花无比深情又无比凶狠的喊了喊他的名字,狂剑士还是犹豫了。

毕竟他有一种敢继续下一刻百花缭乱就会先把他做了的感觉。

这就是···前辈的气场?

这一下弹药专家就抓到了机会,一把扯住他的手拉着他转身就跑。

那一刻,再睡一夏,实力懵逼。

讲道理百花缭乱其实是个很含蓄的人,这是第一次主动伸手牵他,之前只要有人在他连小手都摸不到,霸王硬上弓的后果轻则吃个枪子重则直接被碾压回复活点。

一瞬间再睡一夏觉得这值得纪念,连远处那群智障都顺眼多了。

心思不在他们身上自然就没有啥怒气了,他转身随着百花缭乱迈开了脚步,眼角余光看见浅花迷人笑得得意洋洋给比了个V。

哦,哦。

敢情你们是来助攻的啊。

···多管闲事。


黄昏中温暖的夕色上升,笼罩了两个人的身影,落日瀑布的边缘人迹罕至,百花缭乱终于停下了脚步。

他没有松开手也不急着转回去,沉默的站着喘气平复呼吸,肉体力量可不是他的强项,跑了那么久也累了。

再睡一夏看着他的背影出神,手里还握着他的手。那只手着实没有看上去的那么白皙细腻,指尖反倒是正常的布满了战斗者通有的老茧,捏着挂得掌心皮肉有点痒,却意外的舒服。百花缭乱的背影模糊在光里,张扬的红发镀上了一层金光,美如画卷。···还有,泛红的耳根。

“百花缭乱。”

“···嗯?”百花缭乱的声音有点沙哑,低低回回,却意外好听,像是带着点期待。

“我想摸你头。”

“······”百花沉默了一瞬间像是无语,气息上却像是有点儿生气,他猛地抽手肌肉绷紧拧身回转,踏地重心转移,随即,一个格外漂亮的高踢腿,直接扫向再睡一夏的,脸。

一看就是练过的。

话是这么说,再睡一夏可不是任人宰割的性儿,何况百花缭乱这动作在他眼里着实是慢了些,于是他轻轻松松抬手从容抓住了对方的脚腕。

还好百花缭乱的平衡力和柔韧度都不错才没有因为这一下摔倒,他皱着眉眉瞪着再睡一夏,大有一种想用眼神杀人的意思。再睡一夏倒是习惯了这个暴力的恋人,耸耸肩微微发力,轻而易举把百花缭乱放倒。

被粗暴的撂在地上百花缭乱疼的闷哼出声,讲真他现在有点透支,稍稍疼痛便让他脸色苍白。

“再睡一夏你他妈是不是疯——”

剩下的话语无法出口,百花缭乱诧异的睁大眼睛瞳孔收缩,他看着突然在眼前放大的面孔,脸突然就红起来。

被自己的恋人,粗暴的夺走了嘴唇什么的,当然会惊讶的。

夕阳的光细细勾画嘴唇重叠的弧度,再睡一夏趁百花缭乱还在愣神,干脆利落撬开了他微合的唇齿,登堂入室。

舌尖的纠缠互触,水声浸渍在耳中无限放大,百花缭乱看着再睡一夏闭着眼认真的神情,想要推开的手在犹豫中被吻得失了力气,最后他还是放弃了。

选择接受后的第一弹药大大显得坦坦荡荡,费力的抬起手臂环过再睡一夏的脖子,搭在他颈脖和脊骨的交界处,将他的身体向下带,进一步加深这个吻。

再睡一夏用力的搂着百花,像是要把他揉进身体里。

他知道,他的怀里就是他的世界。

“百花缭乱。”/“再睡一夏。”

“你先说。”/“你先说。”

“······”/“······”

“我爱你!”/“···我喜欢你。”

简短字词的差距,再睡一夏看着羞得别开头的百花缭乱哈哈大笑出声,再度吻了下去。

他听见爱情在他们心里疯狂生长的声音。


——END


妈的,妈的,好渣···这段时间比较忙没时间改了,抱歉,细节和衔接都不够美味剧情还有点扑朔迷离,以后写多了放成短篇合集的时候再修改。

评论 ( 5 )
热度 ( 15 )

© 徵雨危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