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炣.雷嘉帕佩推.
绑定画手@空
微博@不叫LIKE叫黎炣
别问我啦..其实不太用

【双花】人质(特警孙x罪犯乐)

双花。人质这首歌衍生的脑洞。

里面的双花有一部分性格私设,还有就是,渣慎。

欣喜课写的比较赶,回家修改。



【我和你啊存在一种危险关系】

推开门,孙哲平看到的是胡乱丢在门口的鞋,从前廊开始一件件丢下的衣服,一直到浴室的门口。

换做别人可能会因为这有些情色的场景脸红心跳,但孙哲平不一样。

讲真,如果是一年前他看这个就能看硬,不过和张佳乐这妖物同居了一年这点儿定力都没有还了得?

于是孙哲平大大基本上平静,反手带门目不斜视走了进去。

浴室里响着水声,经久不息,大概那人洗的时间不短了。

张佳乐这家伙是不是鱼变的啊,每一个和他在一起的记忆里都有洗澡这一幕。


【彼此挟持这另一部份的自己】

张佳乐看着身上的红色液体一点点顺着水声流进下水道叹了口气,他的眼神平静的可怕,哪怕是回想起今天一条条生命在自己手下消亡也没有过多的反应。

终于,他叹了口气,关掉花洒,随手掂了件衣物穿上出去。

————

孙哲平以警察的敏锐捕捉到了水滴坠地的声音。

他知道有人靠近,但是他毫无反应。

下一刻被人从身后勾住了脖子,他合上书,伸手一个拖拽,硬生生把对方从沙发后面拉了过来禁锢在怀里。

他低头看着怀中的人,幽深的眼瞳仿佛藏着一整个宇宙,一瞬间便是无数的崩毁重塑,如同宇宙的聚合分离。

“我说过多少次了,别玩火。”


【本以为这完整了爱的定义,那就乖乖的守护着你】

张佳乐挑眉,之前的疲惫在此刻都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是意外可爱的狡黠。他挑眉,精致的眉眼间带着一丝丝傲气十足的挑衅。

“怎么?你不敢?”

————

孙哲平愣了一下,猛地攥住张佳乐的下巴,毫无保留的挑衅了回去。

“希望一会儿把你弄哭之后,你还有力气说这句话。”

他看着男人阴柔却凌厉的面庞轻笑出声,然后,附身毫无保留的吻了下去。



【相爱变成猜忌怀疑的烂游戏】

“孙哲平前辈。”

“什么事?”

“您知道,这个人吗?”

看了看档案袋的内容男子动作一僵,下一刻又恢复正常。

“不知道,怎么?”

“哦,那我来给你讲讲吧,这是这段时间刑警组负责的军火走私的地下组织头目。”

“嗯。”

桌上摊着文件,和一些明显是偷拍抓拍的照片,模糊不清晰,却足够让孙哲平分辨清晰人影。

照片上,那个他不能再熟悉的,染了深酒红色头发,留长束在身后的大男孩的侧脸,陌生的冰冷残酷。


【规则是要憋着呼吸越靠越近】

“我回来了。”

“欢迎回来。”

欢迎累了一天的警官的是擦着头发从客厅走出来的人影。

今天孙哲平回家的时间要晚一些,所以日常的洗澡已经完成了。

孙哲平的脸色很糟糕,张佳乐注意到了。他上前去习惯性从身后搂住人,却被温柔坚定的拂开了手臂。

“抱歉,今天心情不好,让我一个人安静一下。”

说完这句话他便不再开口,回到房间,关上了门。


【但你的温柔是我唯一沉溺】

张佳乐不明白孙哲平是怎么了,他沉默的一个人在客厅站了一会儿。突然嘲讽的嗤笑出声,扯下头上的毛巾丢在了沙发上,轻轻的呢喃弥散在空气里。

“正好,今晚上就是最后一笔了。”

可以退出了。

这之后,去了解孙哲平的机会很多。

他看了看孙哲平的房间,眸光有很多捉摸不清的东西。

他轻声说了晚安,然后,推门离开。


【你是爱我的就不怕有缝隙】

关门声响起,孙哲平推开了房间门。

他一直站在门后没有挪动,自然听见了张佳乐的话。

他今天下午都潜在自家附近,虽然一开始觉得自己这样做很恶心,不过,他亲眼看着张佳乐从外面若无其事的走进公寓。

他跟着张佳乐一路上楼,闻到一路血的气息。

气息的尽头是他们一起住的公寓。

他听见水声后悄悄打开了门,潜进自己的家里,从浴室门前的换衣篓里找到了带着血迹的,陌生的衬衫。

那绝对不是他和张佳乐一起买过的衣物,也就是说,大概是,买来作为一次性消耗品的东西。

处理也很简单,搅碎用厕所冲走,最简单的办法。

调查的小组发来了关于下水道纤维物的调查,孙哲平听着电话,沉默了片刻。

然后开口吐出了话语。



【在我心上用力的开一枪】

张佳乐在突然亮起的灯光里看见了熟悉的身影。

那个人叫孙哲平,他的同居人,他的爱人,也是,光荣的人民刑警。

在军火的交易现场被捉住,还刚好是被最重要的人,这运气也够呛啊。

现在给孙哲平解释,他会信吗?那人的眼睛里已经没有半点温度了,解释了也没用吧?

习惯性的考虑最坏的结果,张佳乐笑着上前,靠近了孙哲平。

他不在意对方举起了枪。

他们的距离在拉近,孙哲平却始终没有开枪。

张佳乐在他面前一米的地方停下说了句话,满意的打量着孙哲平猛然变化的表情,接着抬手抓住了孙哲平的手。

——扣下扳机。


【让一切归零在这声巨响】

血光飞溅的一刻仿佛时间凝固,枪械天才精准的用着别人手中的枪击中自己的心脏。

孙哲平呆呆的看着张佳乐滑下去。

不,这不是他想要的。

他不过想要一个解释。

张佳乐接近他的解释,张佳乐瞒着他的解释。

怎么会这样?

他还记得张佳乐最后的声音。


【如果爱是说什么都不能放,我不挣扎反正我也没差】

“我爱你啊。”


【人质在这一刻得到释放,相爱的纯粹落得如此下场】

任务结束了,特警过了好久才放下手,看着面前收拾残局的下属,面无表情。


【你满意吗我们都别说谎】

“任务结束,目标张佳乐···完美击杀。”


评论 ( 3 )
热度 ( 62 )

© 徵雨危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