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炣.深陷兄坑恶狼游戏.
雷嘉帕佩白瑜佛系推.
穹胜光影过激推.
恶狼游戏伦太郎过激背德厨.
咸鱼写手.文笔要命.
绑定画手@空
穹胜坑搭档和挚友黎橼.
微博@不叫LIKE叫黎炣.车都在那边.请自由的.
雷嘉本我能不能就这样窗了

【双花】言爱无爱

谨以此篇,献给我挚爱的双花。
晚上失眠写的低能产物,观看慎重。
谢谢和我同样喜欢双花的你们。
有私设剧情。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我爱你却不能告诉你,而是,我们深爱彼此却开不了口,最终把对方越推越远。

张佳乐和孙哲平是在第五个赛季分手的,他们联盟同期基本上都知道。
那天张佳乐站在台上挤出比哭还难过的笑,独自举起亚军的奖杯。孙哲平瞥着直播没说话,拳头攥紧直到指节发白。
第二天他就走了,利落得一如他的风格——
一纸解约书,拾掇完行李,拖着箱子毫不留恋的走了。
张佳乐就站在俱乐部二楼的窗口看着他,看着他在街边拦车。
孙哲平上车前回过头心有灵犀看了他一眼,也一样的面无表情。远远低下头摆弄了一下手机,坐上车绝尘而去。
指掌间的手机发出清晰提示音,张佳乐平静的点开信息。
【分手吧。】
由0和1组成的代码,汇聚成看似理所当然但让张佳乐无法理解的话。
沉默片刻,张佳乐同样沉默的回复。
“好。”
然后索性干脆的把孙哲平的手机号删了。
他的自尊不允许他狼狈的挽留这样决绝的家伙。
张佳乐的倔强在他心底低地回回唱起了歌,歌声悲哀而沉郁,却带着刻骨的傲气。
很多年以后他也想过,如果那时自己冲下去抓住孙哲平会怎么样。
大概还是会分手,不过至少不会,像现在这样,毫无联系。
但不行,他做不到。
人群里再也找不到被刻在心口上的人影,张佳乐茫然地搜寻了好一阵,突然笑出声,转身走了。
他带上了窗帘,就像在告别一段过去。

第七赛季,疯狂到像是被落花狼藉附体的百花缭乱,最终还是带着不甘到在了王不留行脚下,百花战队,再度亚军。
屏幕上灰白的荣耀几乎要刺出人的眼泪,张佳乐感觉自己到了临界点的神经摇摇欲坠。
复盘之后他独自坐在空空荡荡的会议室里抽着烟,出道时还带着的少年的稚嫩,不知何时被时间洗练出半分淡薄沧桑,凝在眉眼间沉重得化不开。
他吐出一口烟雾,任由它氤氲了视线,目光不知落向何处。
许久,带了些沙哑的男人声线寂寥的回响。
“有些事…该从长计议了。”

张佳乐退役。
路边的议论跃入耳畔,孙哲平愣了一下,又毫无反应的向前走。
这几年他算是把自己拉到职业圈子外了,有些以为放下的事情,却在这个时候卷土重来了。
孙哲平换了很多个手机,通讯录被备注成1的电话却始终都在。只要他想,联系张佳乐不过是一瞬间的事,虽然他不知道张佳乐有没有换电话号码。
但他根本没有这个打算,即使他知道,张佳乐现在的状况应该很糟糕,自己联系过去说不定会让他好点…嗯,更差也说不定。
但不行。
既然已经决定了要挥别过去,就别给任何一方留下一丝软弱。

如果时间倒流回那次网游的大乱斗,张佳乐简直想控制百花缭乱最后去撞点伤害,自我了断回复活点,这样他的人生就和名叫孙哲平的那条线毫无交集。
当然,张佳乐也不后悔遇见了孙哲平,至少,他们的繁花血景,是这圈子里不会被超越的奇迹。
但就是有那么一点不甘心。
不甘心自己的爱,就这样离自己越来越远。

时间的指针拨到第九赛季。
张佳乐复出,加冕霸图。
孙哲平复出,帮兴欣打挑战赛。
网游里浅花迷人和再睡一夏也见过了,该看的比赛也看过了。
嗯,回来了。
张佳乐按着训练的键,在霸图的训练室里少有的走了神。
孙哲平回来的声势浩大又悄无声息。现在他们明明还是一起在同一个圈子,就像最开始那样,可是他们却像陌生人,再也回不到最初的样子。

“把心里的杂念射杀干净吧。”
“现在该疯一把的,是你,不是我。”

还真是一如既往不负责任的样子。

如果,如果。
这世界,从未有过如果。
张佳乐知道回不到曾经,孙哲平也知道。
他们心照不宣,谁都没有试着尝试从头再来。
年少轻狂是消耗品,最经不起岁月的考验。

“你太远了,够不到啊。”
苦恋是场消耗战,就算挺到最后,也谁都没有力气再去追逐谁了。

第十赛季,再睡一夏倒在了百花缭乱枪下。
孙哲平和张佳乐握手,交谈是熟练的口吻,很多东西却早就变了质。
外人看来他们还是亲密的挚友,只有他们自己才知道,早就做不到这种事了。
终究是,回不去了。

众所周知,时间拥有能够抹去一切的力量。
心里的伤再鲜血淋漓,也会被抚平,结疤,最后深深藏起。
张佳乐不是个放不开的人,他喜欢和队友闲聊以前百花的日子,哪怕百花早已不欢迎他。
但是谁都知道,张佳乐放不开的,只有孙哲平。
仅此一人。

两个人的最后是个晴好的日子。
那天孙哲平鬼使神差拨出了那个快要落灰的电话,张佳乐接电话喂了一声,他不搭话,也就这样僵住了。
他知道张佳乐知道他是谁,他曾经教那个人背过自己的电话号码,用嘴唇,用心。
但张佳乐就这样,装作忘记。
假装自己忘记了自己最在意的东西。

“你好,请问哪位?”

最后孙哲平主动挂了电话。
张佳乐看着通话结束的提示页笑出声。
几年的时光,他等来的就是一个电话,一个没头没尾的断开的杂音。
刚开始他很紧张,也很期待。
他以为他能等到那句话。
只要孙哲平开口,一切都还有转机。
就算回不到过去,也会有,新的开始。
可那人,什么都没有说。
这就是答案吗?
可以了,别再继续了,他死心了。

目光恍惚,时光倒流,仿佛回到西部荒野。
开了狂暴的少年一往无前冲过来对他伸手。
“嘿,你这个人看上去很不错,要不要一起组个组合?”
是啊,都过去了。
早就回不去了。
回不去了。

那个张扬的狂剑士和同样张扬的弹药专家,被岁月打磨了锋芒。
早就不敢不顾后果的疯狂了。

张佳乐拆开手机掰了卡,随手把它丢进垃圾桶。

孙哲平,你知道吗。
“我爱你啊。”
和最开始一样,我一直都——

对不起,你真的太远了。
我够不到。
我累了,没力气追你了。
这次真的结束了。

孙哲平挂了电话后又盯着手机看了很久。
第五赛季的分手,兴许只是故作奉献要不拖对方后腿的举动。
这么多年,却成了对方的负担。
再度相逢,他不是不心疼张佳乐,也和张佳乐一样,想和对方说说话。
说什么?聊聊这几年的生活,聊聊没有对方的日子里…不经意的怅然若失。
但那样不是孙哲平,所以他没有。
他的自尊让他不会去改变他决定的事。
现在,也许他还有最后的机会。
要抓住吗?

再度拨出电话的前一刻,孙哲平还在哄骗自己,这只是对许久未见的朋友的问候。
他突然有点紧张,不知道张佳乐会什么反应。
冷淡,愤怒,还是…?
电流响了一下。

在甜美的女声提示音里,孙哲平意识到什么,沉着脸摔了电话。

世界就是这样奇妙。
张佳乐等不到想要的话,掰掉了这么多年都舍不得换的手机卡。
孙哲平犹豫了那么多年拨出了电话,最终答案却再也到不了对方耳里。

错过的不是双花,是命运。

那个盛夏已经死去了。
百花不再张扬过这片荒野。
约定了一起的少年长大了,各奔东西。

这是一切的终焉,也是新的开始。

少年从自己那里毕业,选择了于曾经的挚爱背道而驰的方向。

一切都,结束了。

“你爱他吗?”
“爱。”
“现在还是?”
“嗯。”
“为什么不在一起呢?”
“那是我的爱情,和他无关。”

倔强是毒药,送葬了多少爱情。
还是有人前赴后继。
还是有人放不下骄傲,失去最珍贵的此彼。

——谁在哀叹我们太过无奈的命运

——谁的盛夏骤雨  那些年的记忆和繁花似锦

——谁身影消失在梦里  串一曲岁月独角戏

——谁错过谁的爱情  又把永恒爱恋葬在心里

————FIN

评论 ( 6 )
热度 ( 25 )

© 徵雨危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