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炣.深陷兄坑恶狼游戏.
雷嘉帕佩白瑜佛系推.
穹胜光影过激推.
恶狼游戏伦太郎过激背德厨.
咸鱼写手.文笔要命.
绑定画手@空
穹胜坑搭档和挚友黎橼.
微博@不叫LIKE叫黎炣.车都在那边.请自由的.
雷嘉本预警.帕佩连载重启.

【南北组/龙摩组】忆红莲【壹】

*原曲的基础上衍生的文。

*慢热,cp如标题无误,请耐心看完。

*绝对是南北无误,就算之后出场的“不是”阿绫。

*反正看到最后就什么都知道咯23333渣慎勿喷。


【壹】

夜晚的风还有些凉。

恰逢乐正府家大少爷的生日,祝贺的人一波多过一波,愣生生把会客厅和宴会厅都堵了个水泄不通。

父亲官场的同僚,闲时的友人全部到场,祝贺明日的主人。

绫大小姐素来不喜欢这氛围,闲来无事索性溜出了宴会现场,躲在入夜就人迹罕至的后花园里,独自坐于亭中,看着月影映在荷池里。

独自喝点平时绝对沾不到的小酒,不多时,醉意涌了上来。眼前世界皆便模糊,不知不觉,少女倚着亭椅,悄然入梦去了。

被嘈杂声响惊醒已经是下半夜的事儿了。

绫睁开眼,看见的依旧是一轮亮亮的弦月,夜风拂乱的发丝在眼前晃了晃,又被她纤细指间拨散。

宿醉之后头有点疼,记忆有些模糊…这之前,自己是在干什么来着?

茫然展望,一切都和睡前别无二致,却又,有什么不一样了。

压抑的气息,堵在喉里差点让少女失礼的干呕起来。这是她不陌生的气味,府里厨子杀牲畜时也有这种血气,不过这般让人难受,委实是奇了怪了。

秀眉微颦,绫掩了口鼻,打算将这诧异莫名置之不理,先找到父兄再说罢。

然而,事态似乎并没有小女子思量的简单。愈近人声鼎沸之处,这血腥的味儿愈发浓了去。

宾客们没有觥筹交错也没有谈笑自若,本是训练有素的仆役们慌慌张张进进出出,宴会的主角和这府的东道主更是不知所踪。

…怎么了?

绫停下了脚步,扒着门怯怯往里望。大家都围着啥东西看,绫费了好大力气,才找到技巧穿着大人们厚重衣袍的缝儿瞥见点颜色。

绮丽的,红。

红得刺眼。

“是绫小姐!”

不知是那个多事儿的小厮发现了她,一时间宾客们全回过头看着她,各式各样的眼神落在身上板实不自在。

“那孩子来了!”

“好可怜啊,才那么小就要——”

“不知道姑娘家的以后咋办…”

“…”

什么?

悲伤的,同情的,幸灾乐祸的,看戏的…绫呆呆听着细细碎碎的话语,茫然无措间被人半扶半推当个人偶娃娃似的向前带去。

面前的人都让开路来,低着头的绫直愣愣走到鞋子踏在红色里才驻足。

她已经禁不住颤抖起来。

脚旁的血色里有一只手,一只毫无生气的手。

…那是兄长大人的手。

不对…不对、不是这样的吧?

“绫小姐…老爷夫人还有少爷…遇害了。”

…等等,这些是什么啊…?

住口,住口,别说了!

但她还是颤抖着抬起了头,哪怕几乎要站不住脚。

父亲带着威严的面庞,母亲慈爱而美丽的脸孔,还有哥哥…最宠爱她的哥哥…全部都染上了血色!

很好看的血色,却那么残忍。

她听见自己的尖叫声,可却离她那么遥远。

是的,一切都在远去。

直到她的世界归于黑暗。



————TBC


很早以前就构思了不少遍的文,更新速度大概比较慢,不过还是那句话不会弃。

···在这么多坑的情况下手贱真是作死!所以原谅我的更新速度吧!



评论
热度 ( 6 )

© 徵雨危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