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炣.深陷兄坑恶狼游戏.
雷嘉帕佩白瑜佛系推.
穹胜光影过激推.
恶狼游戏伦太郎过激背德厨.
咸鱼写手.文笔要命.
绑定画手@空
穹胜坑搭档和挚友黎橼.
微博@不叫LIKE叫黎炣.车都在那边.请自由的.
雷嘉本我能不能就这样窗了

【双花/再百】空景(上)

过去时落百——正在进行时再百——将来时落繁。

umm一如既往意识流的东西,私设如山,时间线的开始在落花狼藉醒来之前,落花狼藉还魂【喂】预警,总体来说算是甜的?

悄悄打一句,这篇终于像是不虐的东西给专夏!


————

尘埃落定,战役休止。西部荒野宏大的光影之争,终究是硝烟散尽。

倒下的身影,狼狈中带着不甘的画面。

逆光处,有谁倚仗重剑,伸出的手模糊在岁月里。

——你看上去很不错,要不要一起组个组合?

——哦?和你吗?

相握的命运,疼意在指掌间化作荆棘,刺破肌肤可闻的光阴,将未来连接在一起。

————

停下。

再睡一夏对着脑袋里的“它”下命令。

那团黑影总是在他意识里播放些诧异莫名的东西,比如刚才那段类似回忆的东西。

——那不是他的记忆,他可以这样断言。

虽然他不知道这些乱七八糟的记忆里为什么经常会出现自己的恋人,百花缭乱。但他知道,在这记忆里看着百花百花缭乱的人,不是他。

该死的。怎么回事?!

他看见的当然不只是这些日常的对话,还有一些亲密的动作,但是是以他的视角出发的,就像他附在了对方身体里。

过度的焦虑有点头疼,如果不是面前的人回头扯了他一把,他都没发现自己要撞上东西。

“你最近脸色很差,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吗?”百花缭乱看着他,整个人被阳光镀上了一层金色。不,不如说,他就是阳光。

“没什么,”再睡一夏摇头,“谢了。”

“谢你个鬼啊!”百花转回去看了看路,“差不多要到了,可以告诉我去那里干什么了吧?”

“干你。”再睡一夏从不放弃调戏百花缭乱的机会。

百花缭乱反手就是一枪。

“我可去你的吧!好好说话!”

踢了踢轻松闪过子弹的狂剑士的小腿,弹药专家转身望着远方。微风拂过,吹起他张扬的暗红色发丝,也吹起狡辩落叶,洋洋洒洒向那一片原野。

“得,找我来这儿干啥?”

这儿?找你来?

再睡一夏看了看这片旷野。完全陌生的景色,他可没来过这地方。


不,来过。

谁轻轻说着。


该死,给我停下!

“所以,这是哪儿?”犹豫了一下,再睡一夏还是问了。

百花缭乱诧异的看着再睡一夏,沉默的几秒后摊手耸肩,“西部荒野咯。”片刻后他翻了个白眼,“拜托,不是你约我来的吗?这样有意思吗?”

不,我没找你。开口的却是另外的话语。

“是啊,自初次见面后,都没一起来过这儿了。”

百花缭乱身体一震,后退了一步。

“你是谁?”


——我是···——


“我是你男朋友啊,你傻了吧?”

怎么回事?刚刚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他是这个反应?

百花缭乱歪头看了再睡一夏一会儿,突然一个手刀对着他过去。再睡一夏面不改色抓住他手腕,顺势拦过他的腰,将他拉进了怀里。百花缭乱被拉得猝不及防,还是反应过来抬手撑在了再睡一夏胸前,拉开一定距离的同时避免狼狈跌进去。

“玩长了是吧?”

百花一拳敲在他胸膛上,眼里带着戏谑的笑意,“是又怎么样?”

然后被狂剑士夺去了嘴唇。



你是谁?


突兀的疑问将再睡一夏的意识从黑暗中唤醒,他用手趁着床板坐了起来。

我是谁?这种问题还需要问吗?我是···谁来着?

“怎么了,一夏?”被他起身的动作弄醒的百花缭乱半睁眼有点迷糊的看着他。

昨晚的性爱太过激烈,让他的声音到现在都有点诱人的沙哑。【如果写完了正片有空···我会写出来的。可能。】

再睡一夏看了半晌身边人,突然伸手抓住了他的肩膀。

“我是谁?”

百花缭乱的肩膀被他抓得生疼,疼痛刺激下清醒了过来。他抬手扯住再睡一夏的手臂,好看的眉愠怒的锁起。

“你他妈在发什么疯?!”

“回答我!”那人用更大的声音回敬了他,一掌拍在他头侧,身体阴影将他笼罩在身下。

他惊恐之余打量了一下狂剑士,发现那不安而焦躁的眉眼像极了另一个人,再联想起昨日的对话,到居然是有了不确定。

“你···是谁?”

弹药专家精致的脸上浮现出孩子般稚气的迷茫,他好看的眼睛里倒映着狂剑士的模样,像是在回忆片段里确切地找到了他。可狂剑士觉得又有影子重叠了上去,让他不知道身下人究竟看的是谁。

不,不如说···是在透过他,看着回忆深处的另一个人。

一个,应当是与他很相像的人。

再睡一夏突然有些不安,他很不喜欢被这样注视着却又没被注视着。

百花缭乱的嘴唇微动,在说着什么却没有声音。他的眼睛深处涣散而开,视线不知落向何处。

“···——”

最终,他阖眸。

“你是再睡一夏。”他拍在再睡一夏手上,示意他松手。他睁开眼,唇角的笑意别有深意,看得再睡一夏有些毛骨悚然。

“喂,一夏,起床咯,出去走走?”百花缭乱打断了他还没来得及发散的思绪。

“去哪儿?”“秘密。”

再睡一夏也不追问,只是忽的一愣,有些促狭的看着他。

“腰还好?”

百花缭乱缓缓回头,抓过掉在窗边的手雷就要拉开扣环。

···住手!




“是的,落花前辈闭关的山还封着。”小弹药恭敬的回答问题,眼里是毫不掩饰的崇敬。

百花缭乱点头,伸手揉了揉花繁似锦的头,“能不能带我们去看看?”

“不行,那里现在是百花谷的禁地,不能带外人进。”花繁似锦式认真。

“我也不行?”百花缭乱看着他。

花繁似锦一僵,“您当然可以,但是他不行。”

百花缭乱早有预料似的笑笑,上前附在小弹药耳畔说了几句什么,小弹药看这儿狂剑士的眼神马上就变了。

说了什么呢?再睡一夏皱眉。


“我就带到这里,在外面守着,保证前辈的安全。”花繁似锦停下脚步,“百花前辈自己能找到那地方的。”

“保证安全?百花谷最近这么不安定了?”百花缭乱微微眯着眼有些担忧。

“您忘了您和百花谷的‘友好关系’?”

“······”


——我归来之日,荣光加冕。


又有声音响起来了。

再睡一夏突然有些出冷汗。

该死该死该死!闭嘴啊!!!

再睡一夏烦躁的抓着头,他看见夕阳落在百花缭乱光洁的后颈上,他的恋人低着头,情绪低落,像是要哭出来似的。

他却没有丝毫迟疑,转身,离开。

不对,那不是他,那不是他。

虽然话语是“他”吐出的,但是他绝不会这样。

果然是···?


“到了。”

狂剑士又是没反应过来,撞到了弹药专家身上。

弹药专家一个踉跄,差点在沉重弹药带的拖拽下摔倒。再睡一夏伸了只手环过他的腰稳住他,换来一声低低的惊呼。

反应过来恋人腰疼的狂剑士大写的尴尬。

百花缭乱这时候倒是没像平时一样发飙,眯着眼看进眼前的山洞,犹豫了一下开口呼唤。

“喂,该醒醒了吧!”

···你在干什么?

再睡一夏一脸看智障的表情。正在这时,他的眼前突然一阵眩晕。


“我回来了。”

听见诧异莫名的话语,百花缭乱并没有惊讶,而是早有预料的笑了。他不回头,平静的感受着身后的人避开他身上疼痛的地方将他搂进怀里。他们的身体线条是那样的契合,仿佛天生就要融为一体。

这样的人有两个。

一个是再睡一夏。

但现在的人明显不是他。

那么这个人,只能是另一个了。

另一个,和再睡一夏像极了的家伙。

那人滚烫的鼻息喷在百花缭乱颈上,熟悉而陌生。耳廓被温柔的舔舐,带着燎人的痒。

百花缭乱轻笑出声,阖上眼帘。


“欢迎回来。”



————————

你们说我下是发刀子呢还是甜?

再百要be还是he?

小学生文笔,敢嫌弃我渣就杀了你们哦XDDDDDDDDDDDD

评论 ( 12 )
热度 ( 11 )

© 徵雨危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