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炣.雷嘉帕佩推.
绑定画手@空
微博@不叫LIKE叫黎炣
别问我啦..其实不太用

【双花】纵是青春不能留

#私设如山

#别打我


那已经是很久以后了,叶修和许博远跑到荷兰结了婚,苏沐橙和云秀开始做模特,当联盟黄金一代最后一个人喻文州都退役了,去网配圈和黄少天组队“说相声”时,一个时代结束了。

那些曾经创造了辉煌岁月的人已经退役,回归到平凡的世界里。


退役那年,有很多战队来聘请张佳乐去当领队,战术指导,教练之类的,开出的报酬并不低,霸图方面也有挽留的意思,只是张佳乐通通拒绝了。孙哲平倒是留在义斩做起教练。

接触荣耀是第二个赛季的事,十二赛季退役,也是一个完整的十年了。

张佳乐已经和现实脱节了整整一个十年,很多东西都不是能再逃避的时候了,家人,朋友,人际关系···他终于要开始好好的理清这些脉络。


自张佳乐的退役发布会,孙哲平再一次遇见他,已经是在这遥远的“很久以后”。张佳乐早就安静的退出了荣耀的圈子,奔波在生活的圈子里。

绘画。

曾经的大神拾起了自儿时起便有天赋的项目,像是找到了新的寄托点,全心全意开始挥动画笔。他的画依旧是生机勃勃和绚烂的,用色大胆张扬,像是繁花盛开,有几分当年百花式打法的感觉。

而他也有了新的计划,一个个的去拜访当年的对手们,想将他们的荣耀画成故事,记载下来。

即使不在那个圈子里,也还是,放不下。


孙哲平第一次见到退役后的张佳乐是在《叶落而知秋》的签售会上。

这是张佳乐零零散散的各种短篇各种连载后第一个专本,精致的画风和帅气飒爽的上色很受欢迎,打斗场景更是一等一的好坑。这是关于曾经荣耀斗神叶修的故事。不过人物名一律用了账号卡的名。

这大概是一个很尴尬的场景,任何一个知道黄金一代的荣耀粉知道之后都会觉得尴尬。

——张佳乐在卖叶修的本子的时候遇见了孙哲平。

尴尬癌都要出来了。

一开始张佳乐并没有看见某个姓孙的土豪,孙哲平也没有什么举动,他看了看张佳乐面前排的长队,沉默的排起队。

没错,他是特别正经的打算买个本子,还排队。

然后张佳乐和上一个粉丝握完手之后抬起头职业微笑面对下一个时,视线一下子撞上了孙哲平的脸,他差点从椅子上摔下去。

“孙哲平???!”

先来说个话外的事儿,场馆里准备买本子的有不少荣耀粉或者张佳乐以前打荣耀的粉丝,还有,张佳乐声音挺大的。

于是,整个场子沉默了一秒,然后炸了。

“卧槽孙哲平大神???”这是知道黄金一代传说的荣耀粉。

“那个豪门战队的教练兼战术指导???!”这是听说过现在的路人粉。

“来买叶修的本子?????”这是黄金一代的死忠粉。

“···张佳乐你是不是傻?”孙哲平反倒是最平静的一个,他冷静的接受着这些声音,或者说全部忽视了这些声音,十分平静的提醒张佳乐他现在的本职工作,拽得让人想揍他。

“本子还卖不卖?”

张佳乐一愣,反应过来。

“卖。”他扯起嘴唇笑了笑,“怎么,你要全部买完?”

“关于叶修的本子,没兴趣买完。”孙哲平淡淡的扯起张佳乐刚刚签完字的本子,随手拿着晃了晃拍下几张百元大钞就走,张佳乐却半站起来叫住了他。

“孙哲平。”

入耳男人的声音有一些微微的沙哑,像是有了岁月的痕迹,孙哲平回过头,在人声的海洋里回眸看着他。

两个人隔着那张桌子对视着,像是隔着他们中间错过的岁月。

张佳乐依旧是追逐着孙哲平的背影。

就像第五赛季孙哲平转身离开时一样。


张佳乐张开嘴想要说什么,可是到了最后却发不出声音,徒留喑哑的单音节尝试着组成话语。

“怎么?”孙哲平催促他,淡淡的笑,一如从前,没有什么不耐烦的静静等待着。

“···没什么。”

错过就是错过,回不去的就是回不去,无论过去多久都是一样的。

张佳乐苦笑,刚才自己想说什么呢?

早已不是当初那年少轻狂以为自己能征服整个世界,能违逆整个世界的少年了,早已没有了精神去相信那些挫折磨难终会被战胜,早已没了时间,去证明一段不会有结局的感情。

“在义斩好好过。”

“你也。”

孙哲平转身走了,从始至终没有再回过头。

他的身影消弭在出口的光里,像是融化进了另一个世界,从张佳乐的世界里永远失去了痕迹。


这个世界就是这么残忍。


几万公里外的荷兰国土上,叶修牵着许博远的手耀武扬威的走过街头,许博远虽然不愿还是低着头由了他,他们彼此相握的手像是手握着整个世界;光影交错的摄影棚里,苏沐橙仰着头让化妆师为她涂上蜜色的妆容,楚云秀倚在化妆间外抽着烟,她们精致的脸上早已不复曾经的素面朝天;黄少天打开了麦克风说了几句话试音,对着视屏中的直播间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回头对喻文州比了个ok,两个人清了清嗓子,准备下一轮的合唱······

而在一切落幕的夜晚。

孙哲平结束了一天的指导回到家,他感觉有些疲惫和脱力,推开门,等待他的是奢华屋子里空空荡荡的质感,一个人的家,如此冷清。他脱了鞋,对着这件空房说了句“我回来了”。

张佳乐伏在电脑前做着下一个专本的封面上色,华丽铺张的用色在屏幕上闪光,刺痛他的眼睛几乎要刺出眼泪,一天的签售消耗了大量的体力。终于,他趴在桌子上睡了过去。


这个世界上许许多多的故事无时无刻不再上演。

有的故事正在最美好的时刻,并且会一直美好下去;有的故事已经开始,渐入佳境;还有一些故事,不知道是没有开始,还是永远不会开始。

孙哲平和张佳乐的故事结束在一个充满悲伤的季节,他们的未来渐渐的分叉,失去重叠的结果。


纵使那份青春,是无论如何也留不住的。

至少他们的过去,是永不破灭的繁花血景。


然而,花期已过。


不是青春不能留吧,而是,留不住。

评论 ( 6 )
热度 ( 13 )

© 徵雨危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