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炣.深陷兄坑恶狼游戏.
雷嘉帕佩白瑜佛系推.
穹胜光影过激推.
恶狼游戏伦太郎过激背德厨.
咸鱼写手.文笔要命.
绑定画手@空
穹胜坑搭档和挚友黎橼.
微博@不叫LIKE叫黎炣.车都在那边.请自由的.
雷嘉本预警.帕佩连载重启.

【米英】愿得永安(恶魔米x天使英)上

#点文第一篇,不同文风的挑战

#亚瑟后期堕天使设定

#ooc有,渣文笔辣眼睛,若能接受就走


亚瑟坐在神圣法庭的主位上,他心中焦躁到了极点,他几乎是满面肃容的等待着审判开场。

天堂的金色光芒在这上帝钟爱之所如同液体般黏稠的流动着,圣歌在耳中舒缓回响,唱着赞颂天父的词,给人心灵的宁静。

可亚瑟却觉得他感受不到平时的那份宁静了,纵使他竭尽全力逼迫自己低头看着圣经书页上神圣的词句,可他还是不可避免的看着他的男孩被押送着,狼狈的被绑在了庭下。

“开庭。”他敲下律音。


现在那男孩被拘束着跪在十字架下,头生尖角口含獠牙,身后蝠翼漆黑如夜狰狞地展开,与周围的一切格格不入。他那阳光般灿金的头发却在发尾染上了黑色,澄蓝的眼瞳化为猩红,恍惚间陌生到心悸。

这是他的男孩,这又不是他的男孩。

他的男孩是光,是天使一般,不,甚至胜过天使的人类男孩,并不是眼前这个恶魔才对。可他看见恶魔项链上的铁牌,他深知道那是什么。

那是他送给男孩的某个生日礼物,上面刻着男孩的名字。男孩从来都是不离身的带着,虽然长大点后有点傻,被朋友嘲笑是狗牌,但他总是一遍一遍不厌其烦的和别人解释它的重要性。

亚瑟无法欺骗自己,他看着那个身影,平静而混乱地思考着为什么他的男孩会变成恶魔。负责做记录的本田菊轻咳一声提醒他开始,他才如梦初醒。


“罪人阿尔弗雷德·F·琼斯,你的审判由我,炽天使长亚瑟·柯克兰全权执行!”


那恶魔听见他的声音才抬起头来,笑得没心没肺,就像是对自己的处境浑然不觉。

“亚瑟,终于见到你了。”



审判完全是一面倒的形式。

对恶魔深恶痛绝的天使们铁了心要把他送上消亡之路,所有的证据基本上都是对他不利的内容。连明显比较护着男孩的他仿佛辩护马修都耸了耸肩,实在是无可奈何。

每一锤敲下亚瑟的脸色都会难看几分,但他依旧是恪尽职守一次又一次询问,“你承认这是你的罪吗?”

“我承认。”

大男孩咧嘴笑着供认不韪,仿佛这一切都是无关紧要的事。他的笑亚瑟并不陌生,亚瑟最喜欢的就是看他笑,看他笑得露出一口雪白的牙,蓝色的眼睛眯成一条缝,足够干净无害,却又足够张扬。

可这种时候这样的笑却讽刺极了。

不,阿尔弗雷德,不该这样。亚瑟攥紧了拳头。破罐破摔是被逼得走投无路的可怜家伙才会做的,那不适合你。

证人道完了话语,坐下等待着天使长公平公正的裁决。

天使长总是公平公正的,尤其是冷冰冰的炽天使长,简直苛刻到了可怕的地步。但是,对于那个小混蛋——即使他是恶魔——很遗憾,炽天使长做不到公平公正。

亚瑟清了清嗓子,没有表情的侧脸冷厉得如同冰雪,“罪人,你还有什么要辩解的吗?”

“没有。”

亚瑟沉默了一下,片刻后勾起了嘴角,笑得温柔和蔼,差点没把在一旁列座的弗兰西斯吓得摔下椅子——虽说天使爱着世人,但并不是所有的天使都想画册里写的那样温柔慈爱,炽天使长就是个冷淡的异类,他一向都是吝啬于给别人板着脸之外的表情,突然这样子,既反常又诡异,有点让人毛骨悚然。

亚瑟凝视他的男孩,炽天使长凝视庭下的恶魔。

依旧祖母绿的眼眸找不到昔日的湛蓝,只看见了地狱的红色,但那红瞳依旧是温柔而深情的倒映着他的模样。

这是不对的,他知道,但是无法控制。

亚瑟终于还是心软了。


“在死刑之前,你有权利实现一个愿望。”


周围差异的眼神落在亚瑟身上,他却手肘撑在桌上,十指交叉在眼前,阻挡了一切。正如他一直做的那样,毫不关心周围的事物。

鬼知道他的内心丝毫没有什么该死的平静或者是大义凛然,他只想去拥抱这个大男孩,就像他曾经许许多多次哄男孩入睡一样。

可他妈的身为天堂最有权势的几个人之一却做不到!

这是他唯一能给这个男孩的了。

抿了抿唇,天使长看着有些错愕的男孩,不动声色的补充了自己的话,“当然,不能对任何事物或者物种有害,”

他看见大男孩终于收敛了笑容,帅气又狼狈的脸上露出一丝丝脆弱的沧桑。

“亚瑟,我能抱抱你吗?”


强撑的笑容在男孩的话中溃不成军,亚瑟感觉自己眼前的世界朦胧上了一层水汽,所有的事物都在远去,耳畔的议论声他一句都听不清。

本田菊伸手拍了拍亚瑟的肩膀。

亚瑟转头木然的看着他,看见那循规守矩并且固执得可怕的记录官阖眸带笑点了点头。

“亚瑟君,每个人心中的上帝都不同。做您想做的吧,主会保佑你的。”

这是离经叛道的话语,是智天使本田菊不该说的话。可他说话时天堂流光聚集在他身后,为他镀上一层金边,仿佛神在赞同他。

亚瑟轻轻念了一声阿门,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洁白的羽翼展开,亚瑟如同行走般自然地飞了起来,缓缓降向审判庭中央凹陷之地中束缚罪人的十字架。十字架反射着冷光,映入眼帘里,展现出的却是黄昏的原野,他与小小的人类少年不期而遇。

那男孩的金发比阳光还灿烂,他蓝色的眼瞳澄澈如同英吉利海峡的海水,他天真无邪的笑容仿佛上帝的恩赐···

多年前的原野上,他和他的男孩在夕阳的暖意中对视,男孩抬起手,踮着脚努力地把手上淡蓝紫色的花朵送到他面前。


亚瑟无声无息踏在了白色大理石的地板上,单膝半跪,温柔地为阿尔弗雷德理顺凌乱的头发,仿佛面前的是个易碎的梦。他的表情太过虔诚,如同施洗新生儿,画面神圣到没有人敢出声打破。

不知道过了多久,亚瑟身体前倾,拥住了他爱的少年。

然后,恶魔在他的耳边呢喃,吐露引人堕落的字句。

“亚瑟,我爱你。”



————————TBC

评论 ( 1 )
热度 ( 36 )

© 徵雨危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