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炣.雷嘉帕佩推.
绑定画手@空
微博@不叫LIKE叫黎炣
别问我啦..其实不太用

【凹凸世界】尘埃落定(原著衍生)

*意识流,一堆bug脑洞,慎。部分脑洞来自名朋剧组群。死亡表现,不喜勿入。


笼罩在天空的不知道是阴霾还是血污,低低压下来的凝重气氛几乎让人窒息。平原一片狼藉像是被神的手拂过,裂纹遍布,尽是伤痛的痕迹;森林早已变成焦炭,狰狞丑陋的张牙舞爪,招摇着狰狞模样···就连刚开始井井有条的会场也支离破碎,杂乱散落碎片,像是支离破碎的躯体。

凹凸大赛接近尾声,存活的人也就那几个了。

大家都猜到了前几里面第一个死掉的是安迷修。

他坚持自己的骑士道,坚信不移世界上仅有黑白两色,殊不知这场大逃杀哦般荒谬的游戏,从始至终都是阴暗的灰色。最后他一直以来的对头、雷狮对他举起了重锤,亲手将他碾得粉碎,烧为飞灰。

而恶战后力量近乎枯竭的雷狮,被帕洛斯突然袭击砍下了头。卡米尔瞳孔收缩默然看着雷狮的头颅滚落在地上,然后拉下帽檐,遮住表情流下了泪水。

最后卡米尔和佩利一起杀掉了帕罗斯,佩利受了重伤,笑得没心没肺让卡米尔给他一个痛快。卡米尔捏断了他的脖子,然后,扼上了自己的颈脖。

雷狮海盗团就此结束。

银爵的死却是出人意料的,他在和嘉德罗斯交手后重伤的状态被人联合暗算,悄无声息而迅速的丢了性命,死的干净利落,连痕迹都没有留下。

金那一方只剩下了他和格瑞。

在之前的厮杀里,紫堂幻死掉了,这些日子里他拥有了很多的召唤兽,又失去了很多,最后只有最开始的家伙还在他身边,大斯巴达碎裂成最初的小斯巴达和他一起安眠;凯莉也死掉了,星月魔女笑着阖上眼睛,笑容遗憾却平淡,仅仅像是输了一场游戏,虽说这游戏,不能try again。

不远处就是可以存活的未来,可是活下来的人微乎其微。

剩下的日子必定更加凶险,然而现在仍然是NO.1的嘉德罗斯却还是毫无危机感,每天嚷嚷着,满世界找格瑞打架,只是他现在再也找不到几个人问路,偶尔也会看着身后空出的一个位置发呆。

那个高挑的姑娘蒙特祖玛已经不在了,雷德在那之后的一段时间里变得沉默寡言起来,也不再开玩笑了。被嘉德罗斯揍了一顿之后才变回原来的模样,只是谁也不知道他眼里是否藏着悲伤。

白色的天使长露出笑容,依旧是和蔼可亲,仿佛时间不曾变迭。

他说,过去的已经过去,逝者安息,你们只能前进,为了梦想···为了生存。


格瑞再遇见嘉德罗斯时,那家伙正阖眸坐在巨石边缘,他的身后,大罗神通棍穿过了雷德的腹部,把红发的少年挂在了石壁上,像是罪恶的吸血鬼被钉死在十字架上。他的嘴角还带着笑,仿佛看见那个少女在面前,面无表情持着巨大的刀刃。

金色的帝王安静的睥睨着芸芸众生,他身周的气息冷到冻结,空气仿佛都停止了流动,和时光一起定格在那里。他的脸上沾着已然干涸的血迹,换做以往,他绝对会厌恶别人的血沾上身体,可此刻他什么也没有做,甚至没有要擦掉的意思,就那样静静的咧嘴笑了,稚气的脸显得有些恐怖。

嘉德罗斯并没有像以前一样一跃而下,他缓缓睁开眼睛,看着格瑞和金,启唇声线嘶哑得如同地狱恶魔,气息凌厉刀锋般划落,压迫得人毛骨悚然。

“你来了。”

格瑞扬起手臂一挡金,上前一步,示意这是自己一个人的战斗。他也没有再拒战,抬手碧绿原力毒药般流下手臂,环绕着,凝成烈斩。

——因为这是,必须的一战。

“我来了。”他这样回答。

“你杀了雷德?”金在他身后开口。

嘉德罗斯冷哼一声,倨傲一如既往,“和你无关。”

“不是你。”格瑞阖眸冷然,他早就看出来了,从上一次见面开始,看出了雷德求死的意思。他最了解嘉德罗斯这个宿敌,自然明白嘉德罗斯是成全,不是杀戮。

“闭嘴打架吧。”嘉德罗斯缓缓站起身来,反手握住大罗神通棍,干脆利落从雷德身体里抽了出来。雷德的尸体向下坠落,重重砸在地上,像失去灵魂的木偶。

次神的存在在此时展露了全部的气场,几乎不屈腿,轻巧纵身一跃,脚下大石整块崩溃,碎成齑粉——雷德的身体也是,从此再也找不到痕迹。

蒙特祖玛墓上那朵残喘苟延的脆弱小花终于支撑不住,撞在地上碎了成灰暗的淡紫色,像是谁落下的眼泪。


原力武装在格瑞的眼前碎裂,脱力的虚弱占据了一切,金色光芒爆闪占据视野,下一瞬间大力袭来,他如炮弹般撞入地面,砸出人形深坑。嘉德罗斯肆意狂笑着,笑声震彻穹苍,笑得傲气十足,藐视一切,他的神情带着摇摇欲坠的疯狂。

“格瑞,这次是你输了!”

“嗯。”格瑞阖上眼,金色的光芒却穿透了眼帘,似乎指引天堂的去路。


尘埃落定。

嘉德罗斯听见金的哭喊,他冷冷一撇嘴,从深坑里跳了出去,大罗神通棍被鲜血污染。

已经记不清究竟沾了多少人的血。

格瑞的血还未干涸,他被碾碎在了那里面,然后蒸发殆尽。

嘉德罗斯也有些气喘,身体里的力量波动不定,战斗间受的伤,让他比起挂掉的家伙不好受到哪儿去了。

然后,一股足以让他心悸的力量他升腾起来,回过头,他看见暗色的金,嘴角崩坏的笑容。

啊,有意思。他这样想着。一押原力武装,准备迎接最后的战役。

是生是死,不在乎。


——————————FIN


一个脑洞,然后不知不觉就这么多了····啊心好痛,一口血。

我为什么要写这个啊说起来···自己也好痛。

嗯···不能我一个人被虐。

所以,祝你们,呃···愉快。

也感谢你能看到这里。

评论 ( 13 )
热度 ( 62 )

© 我因为挖坑太多而被流放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