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炣.深陷兄坑恶狼游戏.
雷嘉帕佩白瑜佛系推.
穹胜光影过激推.
恶狼游戏伦太郎过激背德厨.
咸鱼写手.文笔要命.
绑定画手@空
穹胜坑搭档和挚友黎橼.
微博@不叫LIKE叫黎炣.车都在那边.请自由的.
雷嘉本我能不能就这样窗了

【雷嘉】全世界独一无二的你

*电箱雷x防护栏嘉
*lo主有病系列。图源空间,有授权。

00.
“你乱放电干嘛?”
“他靠你太近。”

01.
雷狮是个电箱,一个有点漏电的电箱。
他成天噼噼啪啪乱放高压电流,弄得路过他周围的人都心惊胆战。虽然没真的出什么事故,但广大市民还是经常吓得缩起脖子。
本着防患于未然的精神,有一天有人在他面前不远处穿着防护服顶着噼噼啪啪打理了一阵,留下黑黄相间的防护栏。上面还挂着个很没有美感的牌,“止步  高压危险”。
之后好一段时间雷狮才知道防护栏的名字是嘉德罗斯。

02.
最开始雷狮还以为嘉德罗斯不会说话,以为来了好几天那家伙都一言不发。
眼前突然多了挡视线的东西谁都不习惯,雷狮也是。无奈他不能动,那新来的又绝缘,电也没用。
得,就这样吧。
差不多是一星期后,某天雷狮无聊自顾自噼里啪啦把电流往上面凑,他知道没用,可这玩意儿给他挡了不少乐子,逗路人的把戏他都不能使了。他也只有这个消遣了。
然后突然有人说话了。
“那你那乱七八糟的玩意儿拿开,渣渣。”

03.
谁在说话?雷狮左顾右盼连路人都没看见,接下来那个冷冷的还有点欠扁的声音又响起来了。
“这种程度还要犯傻...渣渣就是渣渣。”
...这梁子结下了。
不过这样一来雷狮也确定了说话的家伙就是那个长得有点丑的防护栏。

04.
“你长得真丑。”雷狮本来就不是什么嘴善的人,忍不住极其讽刺的感叹,反正那个防护栏也不能过去打他是吧?
然后他看见一个半透明的人影浮现在防护栏旁,伸手轻而易举扯...更准确的说是拿了根防护栏,狠狠地向他砸下去。
卧槽。雷狮想。还真打了。
金发的少年面无表情,眼角的黑色星星本该是显得可爱,却衬得他的神情更加淡漠。
“赴死吧.”

05.
雷狮第一次尝到了损坏的感觉,等那些工人纳闷儿着把他乒乒乓乓修好之后,他立马就看向了那个防护栏。
既然暴露了状况防护栏也不掖着藏着了,半透明的人影再一次浮现,坐在最顶端居高临下看着那电箱。用人类的标准判断,他的面孔带着一点点婴儿肥,显得稚气未脱。
“你是谁?”雷狮在茫然之余饶有兴致。
“弱者不配知道我的名字。”
一来二去雷狮也猜到了这家伙的性子,心下不可置否轻轻来了句挑衅。
“怎么,怕我报复不敢了?”
男孩冷哼。
“嘉德罗斯。”

06.
嘉德罗斯的确是那防护栏,而不是别的什么依附在上面的神神鬼鬼,说的好理解一点,就是成了精的防护栏。
雷狮好奇过嘉德罗斯为什么能有人形还能用本体打人,嘉德罗斯冷冷一句话给噎了回去。
“你太弱。”
好的吧。雷狮不得不忍气吞声,因为这时候嘉德罗斯手里就拿着一部分本体危险的在他面前。

07.
既然弱那就变强。雷狮在忍气吞声的日常里经历了很多次修整,能够容纳的最高电压与最高电流越来越大,甚至可以透过嘉德罗斯的本体将电流送到外面。
虽然嘉德罗斯因为这个事又把他打坏了一次,不过那不重要。
这天傍晚雷狮继续着他的噼噼啪啪,然后一棍子就杵他面前了。
“吵死了,闭嘴。”
...连变强都不让了是吧???
雷狮怒极反笑,“我又没说话。”
嘉德罗斯沉默了一下,抬起了手。
“...我闭嘴。”

08.
雷狮变成人形那天是个夏日,嘉德罗斯那时候已经有了更强的...修为之类的东西,能够脱离本体去到处晃晃。
聊天内容里可以知道,防护栏小朋友天天去找两条街之外的有个叫格瑞的不知道啥打架,回来的时候还会有一点轻微损坏。
之前雷狮一直取笑说嘉德罗斯可能会因为损坏被拆掉,但他没想到,就是今天。
嘉德罗斯还没回来,拆迁的工人就来了。
“哎呀这地方老瘆人了,电箱老是坏,现在防护栏也开始了。”
“说啥呢叽叽歪歪的,赶紧搞完走吧,阴森森的!”
雷狮觉得糟糕了,他心说不太在意嘉德罗斯那小屁孩怎么样,但是他还没变成人形去欺负回去。
半透明的胸腔里,电流噼噼啪啪空洞的响着。
雷狮突然有点莫名的烦躁。

09.
“你在消失。”那个很麻烦的石像格瑞停下了动作。
嘉德罗斯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已经融化在空气里,却是笑得无所谓的模样。他知道这是自己的本体损坏,但那又如何。
渐渐磨损然后被销毁,这本来就是既定的宿命。
他抬手压棍,扬起下巴一如既往凶狠。
“那么,就来最后一战吧,格瑞!”
“不可理喻。”格瑞皱眉,却第一次接受了战斗。
“——嘉德罗斯!”
有人在呼唤。
嘉德罗斯一愣,难以置信似的回头了。咬牙切齿声是作怒。
“谁让你来的?”

10.
比嘉德罗斯消失得更快的是雷狮。
他几乎有半个身子都融化掉,还在继续湮灭。然而他笑得张扬肆意,也是一样的悍然不惧。
这是完全不一样的消失,嘉德罗斯是因为本体毁灭,而雷狮是强行脱离本体,走向覆灭。
“凭什么你不让我就不来?”他嘲弄着,周身的电光在微弱下去。
雷狮在心里暗骂自己傻逼,一时冲动造成无法挽回的后果,可他不后悔。他也足够强了,那么久以来,只是想证明这点而已。好像不到面前来当面让人确定,就出不了被压迫的恶气。
然后还有,看着和自己朝夕相处的家伙走向覆灭,他竟然莫名其妙有点不舍。
疯了吧,竟然不舍这种任性的家伙,真不像自己。

over.
高压电箱老旧的核心突然崩溃掉了。它换了新的核心,面前修了新的防护栏。
看上去一切都和以前一模一样,就连那丑的要死的牌子也一样。
但是只有目睹了两人同时消散的格瑞知道,从此世上再无雷狮和嘉德罗斯。

那天的最后,雷狮用着还没消失的手臂抱住了嘉德罗斯,洋洋自得的仗着高度揉嘉德罗斯的头。嘉德罗斯来不及动手,雷狮的手臂也消失了。
“长不高的小矮子。”
嘉德罗斯对着已经不见的胸膛挥出一拳。
“滚!”
然后他也消失了,防护栏的一节落在地上,砸出空空落落的响。

评论 ( 20 )
热度 ( 216 )
  1. 薛洋徵雨危眠 转载了此图片

© 徵雨危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