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炣.雷嘉帕佩推.
绑定画手@空
微博@不叫LIKE叫黎炣
别问我啦..其实不太用

【雷嘉】黑暗面(喰种paro)

*半喰种搜查官雷x喰种嘉
*自己立的flag跪着也要写完

弱肉强食,适者生存,是这个世界的法则。

极度绝望的尖叫渺茫的撕裂天空,卑微弱小的生命被践踏着,碎成残渣。
破碎血肉肆意铺张,渲染整个街道狞恶可怖;血腥气息太过浓郁,和着肃杀的风吞噬而上,淹没感官。
触目惊心的红是世界的主调,灼痛眼睑,直接把世界扭曲。
没有人会想来到这里,因为这里是地狱,但是又偏偏有人得来这里——走在这片仿佛被众生遗弃,被神诅咒的土地上的,是一支特殊的小队。
他们踏着一地的红与黑,视若无睹平静向前。
那黑是污秽肮脏,红是高贵雍容。

——这个街道是战场,喰种和搜查官的战场。

从有记载以来,喰种和搜查官就是不共戴天的存在。
他们的故事似乎除了博弈厮杀别无他物,记载历史的书页浸透着鲜血,一路走来脚下尽是骸骨。
搜查官在逝去者的墓碑下放上一束鲜花,喰种吞噬同伴的尸骸继续踏上征程。
他们生来便是这样走向既定的宿命,生来为战。
“任务目标就在附近,保持警惕。”已经深入了这片死地,扛着银色重锤的人才意思意思的出声提醒,形式上尽到队长的义务。
可能是在这里的喰种的资料,他们来之前不知道看了多少遍,卡米尔甚至都能背,此时自是没有再提的必要。更何况和喰种的战斗靠那些资料没用,需要的是实力,随机应变,和一点运气。
虽然总部的那群怪物没明说,但是雷狮知道,这次面对的家伙不是平常那种挂个几S级就完了的存在,任务档案上没有写明级别,也是因为没有可知的级别能形容存在了。
仅仅三个喰种就敢打破千百年来两阵营心照不宣的掩饰身份混入人群,这是什么概念?大概是这三人就有自信对抗整个搜查官机构。
一向有人不待见自己这件事雷狮也知道,虽然不明白缘由,但是单独派遣自己的小队先导——哪怕他们是公认最强的搜查官小队,也无法和多个喰种相抗衡——多半是看他不顺眼,想让那几个喰种顺手把他们干掉。
嗤。成不了事的弱鸡。
心知肚明也好,雷狮可没有任何要拒绝的意思。这不是正好吗,和强大的生物交手,反正现在已有的家伙也太无聊了。而那个喰种大概也只认可强者,之前和总部专员的接触都只针对排名第一的格瑞,能和他交手也是,对实力的证明吧?
那个喰种为人也就是非常的傲气,追求者博弈,打起来都是堂堂正正绝不弄些阴谋诡计,倒是不像那种阴险丑恶的种族了。
雷狮可不是格瑞那种正人君子——说到底,搜查官也没几个像正人君子——除了实力,他还有诡计。
他有一定的信心在必死的道路里找到生机。

街区错落高低的屋顶是最好的隐蔽物,雷狮小队太过注意隐蔽的地方,物极必反,反倒是忽视了不远处毫不遮掩立着的一众。
比起勾心斗角的人类,拥有强大实力的喰种当真是简单粗暴,大部分都懒得和他们比斗心计。
少年少女恭敬分立左右,簇拥着男孩,仅这一幕,他们的身份实力高低立刻显现。
那个金发的男孩的脸庞是有稚气未脱,像是被温柔养大又迷失了的孩子。他的模样看上去无害,可他的眉目充斥戾气,该是眼白的地方抹上血红的底色,昭示喰种的身份。
这代表,无论他什么样貌,也逃不过人类公敌的宿命。
此时,男孩像是注视着那四人小队,又不像是。因为他的目光是那样的不屑一顾,如同瞥见蝼蚁般不可置否,连踩都懒于。
——哪怕是搜查官最强的小队,也依旧弱得可笑,入不了他的眼。
不过有一点当真很有意思,四人小队踏入这片领域这么久,男孩和他的属下却都只感受到了三个人类的气味。还有一个——?
人肉的香气每个喰种都难以抵抗,对他们来讲那就是罂粟,散发着致命的诱惑。再强的喰种也无法抗拒本能升起的渴望,只不过是控制力的不同罢了。
闻了那么久就算是他们也有些烦躁,见自家老大不动手,立于他身侧的少女赶在另一个少年前主动开口打破沉默,她不太想听那人嘟嘟囔囔大半天。
“大人?”
男孩当然理解她的意思,漫不经心一掠而过思绪。他们从来都不缺食物,哪怕这些人类闻上去味道不错,但此刻还没有加餐的兴致。
索然无味下,男孩颔首敛眸任由围巾遮住一半脸颊,鸦睫投下阴影,错落在精致的脸上,光影浓淡交错如同幻梦。
虎齿咬合舌尖一抵,低低厮磨话语,磨牙吮血又莫名自然。
“杀了。”
须臾间狂风大作,狂乱撕扯少年的围巾。他在风的尽头,瞳孔中闪烁逼人的光,妖冶美丽到极致。

狂风叫嚣着划过脸庞,沸腾的血液全部冲上头顶,在血管里冲撞叫嚣,仿佛有人用小刀切割,疼得钻心。
喰种的气息很近了,不过血的干扰让雷狮一行人无法判断准确位置。
看来敌人已经近在咫尺,不过雷狮他们在明,喰种在暗。
“哦?连脸都不敢露,也不过如此嘛。”这是由佩利挑起的,一次几乎无意义的出言挑衅,雷狮可不觉得喰种会上当。
结果计划赶不上变化,人家还真的就吃这一套。一声冷哼似在耳边,下一瞬间,见所未见的强大气场从某一处针对性的指向佩利,充其量只能算余波的附带影响,却也让另外三人分外难受。
极其可怕的威压压迫着傲骨,似要将其折断。
即使不是针对自己,雷狮还是几乎是本能的侧踏而出,挥动了武器想要护住佩利,毕竟是自己的队员,而且在这种时候减员就更糟糕了。
但他也就是到现在才发现,自己的手脚竟然因为这压迫感而略微僵硬,再看看身后的队友…连动弹都很困难。
…怎么可能,他们所预想过要对抗的敌手,可没到这种程度!
能做到这种程度的…只有那个存在吧!!??
“操!”佩利忍不住骂了出来,混含恼怒和恐惧的声音带着显而易见的颤抖。
他们的脸色都糟糕到了极限。
运气真背,遇见的大概是最可怕的存在。
——喰种中的凶神,嘉德罗斯。
“他什么时候…有伙伴的?”队友有些难以置信这种情报失误,他们看见的资料上一句都没有提。在印象里,那位肆意妄为的喰种之王从来都是独来独往,怎么可能有同伴?
而更让人毛骨悚然的是…既然是他,他的伙伴该有多强?
一瞬间蔓延开来的死寂压迫着他们。
身旁的墙上是红得刺眼的黏稠血迹,循着重力缓缓流淌而下。在那之下已经干涸成黑色的血迹是更加沉重的色彩。
这样的环境无端浓郁了绝望的气氛:四对三,听上去他们人数占优,可对于喰种人数不起作用。
如果只有嘉德罗斯一个,凭借小队的默契配合说不定有可能逃脱,然而现在又多出了两个实力一定很强的喰种。
——死局!
“啧,”雷狮啐了一口,心下已经知道了大致情况,“去他妈的,还是被算计了!”什么毫无消息没得到情报,不过是有人故意瞒着他们!
现在已经来不及变通什么的了,只有战斗,不是你死便是我活的战斗。

这根本不能成为一场完整的战斗,从一开始就是单方面的屠杀。
面对那位,任何的行为都徒劳如以卵击石,纵是雷狮也没能完整的挡下第一击。护住队友这个想法显得可笑——
反正无论怎样都是一样的结局嘛。
喰种的手透着他防御的空当穿过了他的左肩,鲜血淋漓,神经末梢在太过刺骨的疼痛里几乎痉挛。
雷狮这时候还有心情自嘲勾唇,他咬牙忍住疼痛的声音,满口甜腥气息呼之欲出。姑且也算是达成了目的?虽然没有任何用处。
就像现在,周围也显得绝望到了极致,连红都看不见了,只有漫天的黑暗,漆黑如夜。
低低压下来的,大概便是死亡。
那不是自然到来的黑夜,不是雷狮因为疼痛的眼前发黑…是喰种的赫子,铺天盖地,几乎笼罩了这条街道。
黑暗中有什么微微一动,雷狮的身后就传来佩利的痛呼和沉闷倒地的声音。
随着声音弥漫而开的是更加沉重的血的气味。
佩利是被几条尾赫贯穿了四肢和身体,钉死在墙上,如同受难的耶稣,又像是中世纪的人们在十字架上钉死吸血鬼。墙身被过于强大的力量捅上,裂痕迅速覆盖了整面壁,坚持不过数息便轰然坍塌。
随着它灰飞烟灭的,是最后狂信的希望。
雷德和蒙特祖玛分别找上了卡米尔和帕洛斯,赫子和武器短促而激烈的碰撞数息,归于寂静。
没有任何悬念,喰种以绝对的力量获得了胜利。
又是倒地的声音,可以说是闷响,一点也不引人注意,却敲在雷狮的心上,敲出只剩下空洞和绝望的挽歌。
“祖玛祖玛,要不要还是带一点当晚饭?”少年声线明快,格格不入这黑暗压抑的气氛。
“我不喜欢搜查官的味道。”少女冷然回绝。
弱肉强食,适者生存,是雷狮一直坚定的理念,而喰种的对话对于此时的雷狮是最大的恶意嘲弄。看啊,就连他自己,也逃不过法则。
不如说没人能逃过。
…就这样结束了?
雷狮苦笑,没有后悔,却有不甘。早知道来之前彻底随心所欲,搞死那群险恶的小人。

嘉德罗斯面不改色从雷狮身体里抽回了手,动作干脆迅速,几乎要把他的手臂从肩膀那里直接扯下来。
左臂仅被一层皮肉挂在肩上,加以疼痛钻心,雷狮已经握不住锤,单手攥着锤柄在剧痛中跌下去,勉强支撑身体半跪,跪在嘉德罗斯面前。他俊郎的面容因为疼痛而扭曲。
哪怕是到了这种地步,雷狮的倔强也不允许他倒下。可这样的一幕更显得讽刺。
嘉德罗斯没有着急动手,而是抬起手来,看着纯白的衣袖上沾满的血迹。换做往常他根本不想碰到这些家伙,刚刚那种情况原本也打算,一如既往用赫子解决完。
不同的是这次他闻到了一种奇异的香气。
不由自主也好,鬼使神差也罢,他在看见雷狮挡上来的一瞬改变念头,以手贯穿。
现在,粘在他身上的血像是毒药一样,散发着比人血更诱惑而致命的味道。
这家伙是什么?
在雷德和蒙特祖玛诧异眼神的注视下,嘉德罗斯魔怔一般抬起手,舔舐指尖的鲜血。
甜美馥郁在刹那占据感官的全部,说是毒品也不过分,片刻便让人沉醉,继而上瘾。
“有趣。”喰种之王终于来了点兴趣,他当然知道这种味道意味着什么。这情况很稀有,难以置信会出现在一个搜查官身上。
饶有兴致的目光落在雷狮狼狈的脸上,金瞳灼灼其华,眸光流转打量他狼狈而难看的模样。
薄唇一吐,迸出雷狮丝毫不陌生的名词。
“居然是个半喰种。”
半喰种?雷狮的瞳孔猛然收缩成一个小点。他是在对自己说话吗?怎么可能?
肃杀的风嗤笑着他的逐渐崩坏,被鲜血和神经摇摇欲坠。几乎是本能的,他抬起头瞪住了嘉德罗斯,目光喋血凶狠,想要确定答案。目前已知制造半喰种的方法只有和喰种完全更换内脏,难道他的身体里运作的全是喰种的内脏吗?
突然有更大的不安攫住了心脏。近日食物无法下咽,沉溺咖啡的气息都历历在目…这是喰种的特征。
意识溯回,拼凑断层的记忆。前段时间有一次任务的确是内脏受损严重,接受了总部的手术。
…难道?
烟紫眼瞳透露着震惊和呆滞,在黑暗中聚焦,像是锁住喰种。实际上雷狮仅仅是太过震惊,他没想到那些勉强算是同伴的家伙竟然可以恶心到这种程度。
嘉德罗斯皱眉,蔑视地冷哼出声。这种程度的冒犯,高傲如他无法容忍,更别提那家伙还只是个食物。
杀掉不足以泄愤,那就…彻底的,一次次摧毁到崩溃吧。
沾满血污的手揪住雷狮的头发,粗暴地逼他抬头。他的头巾被这股力气一带,滑落到地上,由素白变成殷红。
视线交汇仿佛双狼对峙,深藏若虚的都是桀骜不驯。他么都是骄傲的人,哪怕一个站着,一个跪着,也分庭抗礼。
“养起来吧,半喰种的话。”嘴角微微上扬,嘉德罗斯平静的下了决定。半喰种倒是很有意思的存在,既然稀罕那就玩一阵子。
他移开视线,随手一扔,仿佛扔开没有生命的物体。
“动手。”
“好的老大——”
少年拉长了音调愉快的应答,信手抓住雷狮的衣服把他提起来,他的眼罩上带着血迹,和嘴角明朗的笑容形成鲜明对比。
自家老大要养的是半喰种,而不是人类。所以、是要唤醒喰种那一部分吧。
最好的方法就是给他吃点好吃的啦——真幸运,身旁刚好有合用的人肉♪
“啊…我想喂祖玛吃饭,才不想喂你这家伙。”小声嘟囔着,雷德随手捡起一块儿人肉,掂了掂大小。
蒙特祖玛已经回到了嘉德罗斯身后立侍,完全没答理他。
猜到这个喰种要干什么的雷狮突然挣扎起来。…开什么玩笑,吃人什么的可绝对不要。
他徒劳无用的坚守着最后的人性。
察觉到宠物先生的挣扎,雷德笑得更加愉快,唇角弧度浓郁,倾声开口,语气温和得像是溺爱孩子的家长。
“乖一点啦,不乖的孩子可没有糖吃啊。”
与此同时传来的是骨骼碎裂的声音,小腿完全失去了知觉,仿佛他的身体根本没有这部分。
雷狮再也忍不住疼痛。
偌大黑幕下再一次上演悲鸣,声嘶力竭,如垂死的兽。
喰种毫不动容,恪尽职守残酷的遵守老大的命令,继续行动。
“好、开饭了♪啊——”
面对狠狠咬住下唇不愿意接受的雷狮,雷德显得游刃有余。他狠狠一捏人的下巴,迅速而轻快的把整块儿肉塞进了雷狮嘴里。然后合上人的嘴,屈肘往腹上一击。
——正中靶心。

从未尝过的人间美味。
这是肉类的气息顺着咽喉滑下,融化成暖流落入胃里的奇妙感受。
之前尝过的所有食物和这种味道比起来都是垃圾,雷狮竟然有点好奇自己为什么到现在才发现。
…不对!有个声音在抗拒。
可是这个声音被更大的渴望轻而易举碾碎。
那是属于喰种的,本能的渴求。
…想要更多!

“哇啊…——!”
强烈的气流毫无预兆平地而起,硬生生推开了雷德,蒙特祖玛屈膝前倾身体才稳住身形,只有嘉德罗斯没有受到任何影响,岿然不动。
狂风大作一如他们来时,不过这次的源头是那个前搜查官。
暴风雨的气息席卷了这片街道,带着硝烟气息怒吼,昭示有什么东西在醒来。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中央。
气流跌宕,骨骼噼啪脆响,宣告销毁和湮灭,再生和重组。
入目的不是失去手臂,小腿碎裂的扭曲人形。
他的身体恢复了完整,不同于先前的羸弱无力,脱胎换骨般气息咄咄逼人。
硝烟散尽时,见他一只眼眸烟紫,另一只,漆黑底色,鲜红瞳仁。
那是雷狮,又不是雷狮。
那是放弃了人类身份成为喰种的家伙。

喰种之王感受到了空气中的挑衅,但不过是这种程度,可还不足以和他抗衡。
“过来,”他伸手,像是召唤宠物般,还真的沿用了自己说的设定。
一瞬间强大的威压再次弥散,这次针对的是雷狮。同族压制更为明显,雷狮的膝盖骨咯吱一声,差点碎掉逼迫跪下。还好半喰种良好的自愈能力阻止了这个展开。
暴虐的命令已然下达,不容抗拒。
现在,他要活下去。
然后,一一奉还。

半喰种对着他的饲主走了过去。
他的身后是尸体盛宴,哪里睡着他再也不会醒来的曾经。

——Fin。
Thank you for wantching.

本篇流血表现比较多,不适也请保持镇定…考虑喰种paro。然后关于海盗团炮灰这个问题请不要打我。毕竟,海盗团四个人面对完全状态的信号灯三人都是完全没胜算的,更别提一方喰种。
我也很心疼,所以,不接受谈人生。
后面会有一点小甜饼,有时间就写。
…总之ooc在我,多包涵。

顺便我要声明这个顶两个星期常规更新,写完我都肾虚了…

评论 ( 14 )
热度 ( 122 )

© 黎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