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炣.深陷兄坑恶狼游戏.
雷嘉帕佩白瑜佛系推.
穹胜光影过激推.
恶狼游戏伦太郎过激背德厨.
咸鱼写手.文笔要命.
绑定画手@空
穹胜坑搭档和挚友黎橼.
微博@不叫LIKE叫黎炣.车都在那边.请自由的.
雷嘉本预警.帕佩连载重启.

【光影】生亦何欢

*原著衍生
*忍流光离开逍遥门之日

清晨的风走过润湿的空气,扯起风铃,摇晃出轻灵的音符。晨曦从地平线上爬了起来,这世间这才如梦初醒,朦胧了梦中清晰的轮廓。

夹道的竹林散发出幽幽清香,竹叶落下如同散漫的雨。长阶上还来不及点上笔墨,显得干干净净。唯有两个人影遥遥对峙,无言又寂寥。

逍遥渡影沉默地看着面前的人,看着忍流光笑得无所谓的模样,心里无名起了火。他几乎就要伸手按上剑柄,把这小子往死里暴揍再提回师父面前跪着。虽说他的实力做不到暴揍这个程度,但是每次切磋忍流光总是不还手,他有点想去相信这次对方也不会还手。

真好笑,还谈什么相信。这位三师弟可是退出了师门,另拜他人门下。...做出了这种事,还能被相信吗?

可是逍遥渡影知道自己可以原谅,只要现在忍流光跟着他回去,无论什么他都可以原谅。但他同时又悲哀的知道,这死小子有多犟。忍流光决定的东西从来都不会改变,整个逍遥门都知道。

只是,大概只有逍遥渡影不知道,忍流光到底在执着什么。

为什么要离开逍遥门这种话他知道问了也没用,索性不去废话。逍遥渡影狠狠握着拳头,手臂微微颤抖。要说的话,他真的没想到忍流光会这样离开,比起愤怒更多的是错愕,更多的是...一种微妙的感觉。他也说不上来那到底是什么,兴许是因为忍流光这家伙太吵闹太粘人,如果突然不见了,会让人无法习惯吧。

和逍遥渡影了解忍流光一样,忍流光更了解逍遥渡影。他知道自己的大师兄在想什么,他知道自己这个离开会对对方造成什么样的伤害。就算逍遥渡影一直嫌弃一般的暴揍他,但是那个人的心里还是温柔的记住了他的影子。

这样一走,一直以来维系的感情和关系,也许都要不复存在了吧。没了逍遥门三弟子这个身份,逍遥渡影可能就和他是陌路人了吧。但是他不得不走,偏偏又不能解释理由。逍遥渡影追上来的时候他真的很想就此留下来,理性却告诉他,绝对不行。

他只能笑着装傻装没看懂逍遥渡影的意思,装到他自己都觉得傻。可是笑容偏偏这么配合,这么自然地挂着,掩盖了所有晦暗不明的心思。

“就送到这里吧,大师兄。”

逍遥渡影愣愣听着他的话,好半天后才猛地一震反应过来这话的意思。这之间忍流光一直笑着看着他,如同再平常不过的对话,内容却如此大相径庭。同样不同的是逍遥渡影这次看上去很平静,缓缓上扬嘴角。

实际上一点都不平静,他是给气笑了。低气压一下子包围了他,他身体周围的空气都在颤抖,战栗着想要逃脱。不愧是逍遥门大师兄,有着一下子让人感到恐惧的气场呢。一般来说逍遥渡影生气的时候表情都凶得很直接,所以这种情况,即使是忍流光也毛骨悚然。

可是不能退,也不能躲。

“...好的,那我就送到这里。”逍遥渡影笑眯眯拔剑在手,动作行云流水起势标准,脸上阴煞的黑气着实吓人。被灵力影响的水元素在他身边凝成锋利的锥子...杀伤力一目了然。纵使忍流光和他切磋很多次,甚至屡占上风,也不由得一个哆嗦。

——老天,逍遥渡影是要在这里杀了他吗。

捏起剑诀,不止是锥。水元素从空气中剥离凝固成剑刃,水波反光隐蕴入东方日出之气,柔和的本质中是锋芒毕露的凌厉。水灵根修士一向样貌阴柔,男女皆是,逍遥渡影亦如是。他此刻眯眸,漂亮的眼睛里水波流转。

他的眼睛当真是好看,忍流光有点晃神儿,想起当初这人满眼桃花对自己轻启唇齿仿佛索吻,一瞬间恍惚岁月静好。只是现在那双眼睛里只有杀气,把他硬生生拉回现实。

和往日切磋不同,这次的动手毫无保留...根本不是要送忍流光离开吧,看这个架势,逍遥渡影是要送他归西。

忍流光因为片刻呆愣失去先机,在他反应过来时,逍遥渡影足身形一拧,低喝一声剑尖指向他的方向,杀机四溢的水光从四面八方来袭,直指要害。忍流光不敢懈怠,护体金光直接打开,戒备水平一下子提到最高。虽说物理上的伤害算是挡住了,但是力量的震荡冲入能力层,直刺入脉络,内力运转间感受到破碎的疼痛。

剑修可以算是综合能力最均衡的修士,远近皆可一战。目前执行的是合理的应对体修方式,水剑先行牵制。逍遥渡影足尖一点小腿发力轻巧前跃,纵身袭上。灵器注入上品法器,气势逼人。

可是他的内心并没有他的动作这般简单狠辣,甚至可以说是动摇。护短是逍遥门的特质,换个方式来说,就是他们面对外部打击抗压能力max,对内部打击就...十分脆弱了。身为逍遥门大弟子,逍遥渡影当然也是这般。他之前完全没想到,自己的师弟会做出这种事。

所以,忍流光能看出来,哪怕气势凶狠远远超过往日,逍遥渡影的心也已经乱了。攻击更加强劲,比起切磋的时候也更加破绽百出。

逍遥渡影杀不了他,忍流光这样笃定。所以他有恃无恐,稍稍合计甚至撤下了护体金光。

剑刃在面前毫厘处戛然而止,逍遥渡影的冲势也骤然静止。剑锋分开了落下的竹叶,被从中切断的叶片向两边飘落,仿佛是他们自此背道相驰。

你走吧。逍遥渡影想说。他该说从此你我再不相逢,山高水远,后会无期,该说你我从此恩断义绝,该说很多身为逍遥门大师兄该说的话。可他一句都没有说,只是咬着牙一言不发。

忍流光看着逍遥渡影的表情,逍遥渡影的侧脸凌厉又含着悲伤,气息沉默,却让人感到疼痛。他有些困惑,有些近乎窒息,可是他绝对不能改变心意。为了自己也好,为了逍遥渡影也好。他静静等待着,等待着最后的审判的降临。

握着剑的手有些握不住,心中的思绪有些收不住。逍遥渡影闭眼再睁开,突然松开了剑,与此同时他狠狠抬起手臂,一拳打在了忍流光脸上。拳头击打肉体的声音和剑落在地上的声音同时响起,沉闷混合清脆,清亮搅着压抑。

剑修打体修,说起来能笑死人吧。但是逍遥渡影的拳头既重又狠,拳拳到肉,一点也不像之前体修里面开玩笑的那样无力。...撤掉护体金光真是不明智的决定,忍流光无奈反省自己。现在他已经没有机会开了,别提那每一拳上带着的灵力多么杀伤力巨大,连绵不断的拳头打断了他想出招的时机。

之前一直没有怎么被逍遥渡影揍到,这下子他是要一下子揍个痛快吗?也只有忍流光这种时候才能自嘲笑笑,不正经开始胡思乱想。疼痛席卷神经末梢,他抓住逍遥渡影的手腕,力道巨大稳如磐石,让那双手再不得动弹分毫。

“好了,大师兄,我还不想在这里被打死。”

忍流光看见逍遥渡影的指节都是鲜血,皱了皱眉。他也有受伤,但是体修练外功练得不少,逍遥渡影虽然凶没有下死手,他伤得比看上去轻得多。

逍遥渡影面无表情看着他,看着自己的三师弟,看着...从此刻开始的陌生人。他感觉自己心里有一块儿地方被撕碎了,再也修补不好。

逍遥渡影的心很小,小到只放得下几个人,逍遥渡影很坚强,只有几个人能够伤到他。他之前没想到忍流光也被他重视,更没想到忍流光会第一个在他心上捅上一刀。

很疼,真的很疼。

是逍遥门小门小户比不上天云流吗...就因为这样就因为这样...——?!他不懂忍流光在想什么,他从来都不懂忍流光。

逍遥渡影咬牙,阖眸声线冷然,“滚。”

直到最后他还是没能说出那句后会无期,他还是心软了,道不出最残忍的别离。

愿江湖浩大,你我再不相逢。

————Fin.

评论 ( 1 )
热度 ( 74 )

© 徵雨危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