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炣.雷嘉帕佩推.
绑定画手@空
微博@不叫LIKE叫黎炣
别问我啦..其实不太用

【雷嘉】葬歌

*特别意识流.
*诗歌歌谣风.故事在歌谣后面.

-残鸦唤夜。
浑浊的空气里清晰可见漂浮的灰尘,风被埋葬在枯萎的蔷薇花丛下。古老钟塔咯吱咯吱晃动钟摆,扣合到某个角度,拖着摇摇欲坠的身体轰然奏鸣天国的乐章。
天使坐上唱诗班的椅子,于管弦乐交响曲中念着阿门。

-午夜十二点。
一切魔法失效在此刻,仙度瑞拉在厨房的灰尘里阖上眼眸,水晶鞋在台阶上粉碎;小人鱼看着鎏金的殿堂,唱着无言的歌等待变成泡沫;彼得潘厌倦了孩子的游戏,占领海盗船成为虎克船长——
所有的美好都不过一场幻影,破碎的那一瞬,沧海桑田。
远远的传来一声哀鸣,祭奠死去的过往。

-狼人啸月。
旅人到来,踩着散落的白骨走向深处,脚下的路是雍容的红,不知浸染多少鲜血。
梦魇从骷髅空洞的双眼里往外望,咯咯笑起来。光秃枝丫张牙舞爪落下鬼影,层叠叶间呜咽有声。
绿色的沼泽翻起让人作呕的气泡,剧毒的荆棘肆意横行,拥抱着枯木,像是亲密无间地将它勒死。

-永夜之城。
吟游诗人拨起班卓琴,唱了几座城邦。却无人知道这里,黑暗而恢弘的遗迹。
它是曾经的圣堂,过往的辉煌,却敌不过时光,湮灭消亡。
曾几何时大陆臣服于它,然而如今,连故事都早已被遗忘,只有残骸祭奠岁月悠长。
荒凉的街道,指向破败的殿堂。裂开的阶梯,通往正前方。

-御座之下。
旅人踏上阶梯,登临九重殿堂。残破斗篷下眸光粲然,灼灼其华,须臾之间点亮金碧辉煌。
城是死城,人是旧人,千百年后再重逢。
天堂地狱,咫尺之差,望穿岁月,谁笑得轻狂,突兀惊艳了四方。
一眼,繁华落尽,御座上枯骨成王。

-遗失之森。
记忆溯洄,埋藏的本愿发芽。冻土之疆,依稀飘零旧时的厮杀。
宣誓效忠,他却先一步去向主的身旁,被诅咒的亡魂,惦记着回家。
铭刻伤疤,铭刻盛大恢弘的死亡。
白色玫瑰,消糜在来时的路上。
白色誓言,遗忘在无尽的回廊。
无色之殇,冻结了骑士的心脏。
终于回到这里,然而你已经走了。

-永世尘往。
旅人笑了,笑得肆意猖狂,虚无的泪水砸在地上,半分痕迹也不曾留下。
骑士誓言还记着,恍惚那日御座下,剑刃架上肩膀,逆光处吾王模样。
该如何悲哀这诅咒,纵你我消亡,无法去你身旁。
天堂无路,地狱不留。唯他弥留,将葬歌唱响。

-以父之名。
他亲吻骸骨冰冷的指掌,不过亲吻也是虚妄。他单膝跪下,死去的城邦见证骑士离经叛道,抑或者,卸下沉重的枷。
丢弃佩剑,背弃你的愿望,送葬的歌曲已经唱完了,从此他将寻找死亡,去你身旁。
不再是守护的心脏,跳动着背德的愿望,金色的阳光,玷污的欲望。
那是比诅咒更深重的梦啊。
以父之名,宽恕他的罪吧。

——Fin.

这首歌谣记叙了骑士雷狮和帝王嘉德罗斯的故事。
骑士征战冻土,死在了遥远的战场上。当他被诅咒着醒来时,他只想着要回去见他的王。
但是路太远了,不如说时间太远了,他已经找不到来时的路,徘徊着,寻找着。
在无尽的寻找中他开始丢失记忆,直到有一天,来到那片残骸。
城邦已经不在了,那是一座死城。
他寻找到嘉德罗斯曾经的殿堂,一步步踏上破败的阶梯。在阶梯顶端他一瞬间看见了他的王站在那里,笑得如初见时那样耀目,但下一刻他就看见了事实,王座上唯有枯骨。
亡魂回到了死城,为他的王唱起葬歌。
他无法遵守守护的誓言,因为他成了不死的幽灵。
他回忆起了那份身为骑士时绝对不被允许的心情,想去见到他的王,但不想以骑士身份。于是他背弃了效忠的誓言,永生永世寻找死亡的方法,去嘉德罗斯身旁。
那时,不再是王和骑士,而是嘉德罗斯和雷狮。

他们可以相爱,他们可以亲吻,他们可以欢爱。一切的背德都会被允许,在天父的宽恕下。
至于后话?谁知道呢。
这只是流传的歌谣。

评论 ( 4 )
热度 ( 73 )

© 徵雨危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