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炣.雷嘉帕佩推.
绑定画手@空
微博@不叫LIKE叫黎炣
别问我啦..其实不太用

【凹凸世界】Hide and seek.Act01.

*原著衍生.全员向大逃杀.

这个世界的法则在神明的恶趣味下摇摇欲坠。

肃杀的风走过荒野,卷起尘埃,挥开昏暗的笔调。枯黄的草顺从的跪伏着,脆弱的连结不时断裂,将干瘪丑陋的残躯丢弃在风中。
落足轻踏,窸窣之声如海潮般流转蔓延开来,洋洋洒洒淹没感官。
逆着空气的流动溯游而上,寂寥的地平线上突兀描出一抹暗色,然后、绵延到尽头的彼方。
那是一座阴暗的古堡,门扉洞开,深不见底的黑暗意要择人而噬。
古老的悲哀扑面而来,强烈的气氛致使通感,宏大而沧桑,像是谁的叹息。
——十三号狩猎区。

嘉德罗斯小队在离古堡有一段距离时便谨慎驻足,以免生变,未知的事物永远是最让人忌惮的。
大多参赛者反而是想离这些个小祖宗远点,有人不小心退得太近,几乎靠到古堡的墙上——就在这一刻,陡生变故。
破败的墙内极快的蹿出张牙舞爪的花藤,一瞬间淹没了他,将他拽进墙里。
惨叫传出很远,又在某一刻戛然而止。
那人从他的队伍列表中消失了,也从排行榜上消失了。没有人想知道发生了什么。靠近古堡的人都下意识的挪步子离这鬼地方远点,像是想离死亡远点。
然而,其实死亡一直绕着他们,从最初到最末,不曾远去。
比起那些家伙的张皇,“大人物们”都持默然态度,近乎残酷。在这样的大赛里,死亡是再频繁不过的东西了,哪里值得大惊小怪?不过有些人略有不耐——赛方让他们全部集结于此,就是为了让他们看这种滑稽的闹剧?
也就是在此刻,温和的男声响彻。
“日安,各位参赛者。”是天使长的声音,温润沉静,有诱惑人心的魔力。参赛者早已习惯他这种故弄玄虚的套路,平静等待下文。
淡然无波的嗓音响应着他们的“期待”,娓娓道来让人震惊的话语。
“想必大赛的快节奏让诸位感到疲惫,那么,我们决定安排中场休息的娱乐时间。”
“娱乐项目——”
稍做停顿,言带笑意。
“大逃杀。”
这算哪门子的中场休息?分明是把大赛的情况搞得更激烈了好不好!参赛者诽谤着,却又无计可施,凹凸大赛本来就不讲道理。
更要命的是这场大逃杀看上去是个无差别混战,和排名最前面的那几个怪物在一起...要命!
在场面濒临失控时,丹尼尔适时开口,算是回应参赛者们的心声:“下面宣布特殊规则。”
那些文字随着男人的低语写在每位参赛者的终端上,荧光冷然闪着,印在瞳孔里久久挥之不去。
“一、在大逃杀中的死亡不算做真正死亡,结束后所有人都会被‘复活’。”
“二、在游戏过程中,原力和原力技能将被取消。”
“三、游戏场地限制为十三号狩猎区,逃跑的人将受到即死惩罚,结束后真实死亡。”
“四、游戏开始必须选择打开一个房间,其中所获得的一切即是初设‘加成’。”
“五、最终获胜者只有一人,可获得一万积分的奖励。”
奖励的分数实在是鸡肋到不值一提,也就是游戏的娱乐程度。比起它来,某一条规则才是夺走了所有人的视线——“取消原力和原力技能。”
有人的呼吸沉重起来,有人的眼神晕开狂热,有人用余光看着排名靠前的人...不起眼的小人物们内心孕育生长着往常根本不敢想象的画面。
——如果没有原力和原力技能,是不是有可能赢那些怪物?
这类的想法在不少人心中传开,不断的回响扩散,渐入疯狂让人上瘾,进而,挥之不去。
狂想如同毒气般席卷了狭隘的大地,凶恶之徒跃跃欲试、一场混乱而狂热的杀戮游戏。
实际上,答案当然是否定的。排名靠前的人的确在原力和原力技能方面出彩,但是,试问最开始的他们实力不够,他们是怎么排名靠前,获得如此强大的原力加成的?本末倒置的偷换概念,不过是弱者的自欺欺人。
稍微有脑子的人在短暂的冷静之后都打消了不切实际的幻想,但自大狂妄的家伙从来不是少数。嘛,也无关紧要,那种程度的家伙也只够格做炮灰了。
值得一提的是,有一支小队是这规则最大的赢家,另一种意义上来说,这种规则下的他们会更可怕——嘉德罗斯小队。
首先,三人本身的实力便是一等一的强;其次,嘉德罗斯和雷德是人造人,在身体强度上有着天生的优势;再然后,雷德可是本着“最强杀戮机器”的理念被创造出来的...和他们交手的人,还是自认倒霉和祷告吧,说不定心态好能让你多活几秒呢?而他们的从容与上述优势都无关,仅仅因为他们是他们而已。
“走了。”嘉德罗斯是全场第一个动的,他面不改色,不置可否天使长所宣读的特殊规则——反正无论是什么规则,都会被他征服,他有这样的自信——极度强大与极高傲的狂妄,这就是嘉德罗斯的风格。
“呜哇..!!老大老大祖玛祖玛!只有一个胜利者啊,我可不想和你们交手!!”雷德颇有些激动的比划着,在嘉德罗斯和蒙特祖玛间兜转,那两人却是都不搭理他。
凝固的空气下,活跃气氛似的独角戏,反而加重了旁观者的不安。
黑色的阴影将他们拥抱,他们消失在了那片黑暗里。
“走。”格瑞打破了短暂的僵局,再然后,参赛者们开始近乎井然有序的鱼贯而入。
一场崩坏的游戏缓缓拉开了序幕。
主控室里的显示屏在最后一个参与者进入古堡时暗了下去,裁判球乱成一锅粥,好些吓得直接栽下椅子。剩下的拼命拍打键盘试图修复,眼看着圆滚滚的身体都快急方了。
无论进行什么操作,都只能得到“一起正常”的回应,可这哪里像一切正常?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电子音在大厅里回混响,更是有球在无数次重复操作后崩溃的蹦下椅子慌张地东蹿西蹿,牵出一地混乱的白线。
“稍安勿躁。”丹尼尔温声安抚这群小家伙。
裁判球们立马停止了无头苍蝇一样乱窜的行动,一窝蜂拥到天使长身边,仰着头要多委屈有多委屈。如果机器人脸上能有表情,大概是“QAQ”这种感觉吧。
“毕竟是参赛者的游戏,太干涉未免不妥。”丹尼尔循循善诱。
小家伙们忙不迭点头予以高度肯定,激动得快把自己点到地上。
“所以,从现在开始,暂且可以休息一阵子。”
一呼百应。

在金属音的欢天喜地里,纯白的天使抬眼瞥了瞥已然黑暗的屏幕,墨色落在他金色的瞳仁里,晕染开浑浊。
彼方,是仅有神明知晓的游戏。

————TBC.

评论 ( 1 )
热度 ( 47 )

© 我因为挖坑太多而被流放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