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炣.深陷兄坑恶狼游戏.
雷嘉帕佩白瑜佛系推.
穹胜光影过激推.
恶狼游戏伦太郎过激背德厨.
咸鱼写手.文笔要命.
绑定画手@空
穹胜坑搭档和挚友黎橼.
微博@不叫LIKE叫黎炣.车都在那边.请自由的.
雷嘉本预警.帕佩连载重启.

【雷嘉】葬
*完全神化的嘉德罗斯设定.唔.红玫瑰后续.前作链接评论区.
*图和灵感都来自土拨鼠太太!

恶意滋生出黑暗,肆意生长蔓延在广袤世界,仿佛雍容又肮脏的花朵开满整个宇宙,触目惊心纠缠到尽头,抑或彼方,无端让人窒息。
挽歌奏响,祭奠过去的传唱,无人知晓是非黑白,只是听着字句古老,盲从着去信仰。
某年某月那里多了一座新坟,也多了个未亡人。那里葬着空空的故事,也葬着一颗失去感觉的心脏。
吟游诗人在低唱,风中飘着破碎的旋律,缠缠绵绵,又如此轻易碎了一地。
喧嚣的风里,他笑了出来,回忆过去。——从那以后,再无嘉德罗斯。
这是多么污秽的扭曲,这是多么疯狂的肆意。

多少次午夜梦回,雷狮还是会想起那时候。那片天空熊熊燃烧的样子历历在目,夜色摇摇欲坠,炽烈色泽浓墨重彩铺张开来。而在这混乱一切的中央,是他的挚爱。
那时雷狮的心跳如鼓点、如雷霆,炽热而张扬,足以震慑整个宇宙。他一次次呼唤他的大男孩,一字一顿满是珍重,字字珠玑,字字铭刻。
嘉德罗斯。
嘉德罗斯。
嘉德罗斯!
根本不可能忘记那太过耀眼的光,不如说,忘记是种奢侈。名为嘉德罗斯的存在以极强势的模样闯入雷狮的记忆,哪怕他早已堕入无尽黑暗丢失了踪迹,也依旧清晰。
还记得他骄傲肆意扬起下巴,极度挑衅和蔑视至高无上的神明。
——你给不起。
一瞬间星河和齿轮扣合到完美的一点,雷狮被夺走所有的视线,尘封的过去攥住心脏,爱意疯狂发酵,麻痹神经末梢。
从此义无反顾向下坠落,哪怕前方是绝望,是虚妄,亦如此。如飞蛾扑火,不畏惧被燃成灰烬。

当灿烂的金色光明流淌在眼前,天国的号角轰鸣盛大的旋律,神响应召唤而来,他所走过的地方都被洗礼净化。
顷刻间震颤的钟声拉长了尾音,执拗走过尘世,逝去太久的心脏被惊醒,许久不见的疯狂跳动着。
一如惊鸿一瞥,背道而远。
——不会有错,绝不会有错。
哪怕雷狮怀疑所见一切都是骗局,哪怕雷狮第一次质疑自己的双眼,但不会有错。他愣在那里无法动弹,收缩的瞳孔里渲染开一抹粲然的金色。
...嘉德罗斯?
那位至高神明,凛然而悍然缓缓走来,气场逼人,压迫得人想要臣服,想要跪拜迎接降临。
清冷声线失去感情,平淡无波道出既定话语,那双眼眸冷的像是要冻结,藐视众生却不减当年。
“遵从尔等召唤...”
赤裸的足踏空而来,围巾在身后悠悠飘拂,神自圣殿而来,响应庞大的心愿。
神看着雷狮,就像嘉德罗斯看着他,隔着冗长时光,模糊了过往模样。
物是人非。
“说出你的愿望吧,虫子。”
雷狮突然失心疯的笑了起来,仿佛抽搐,视若癫痫般疯狂地笑了起来,笑到无力地跌在地上,几乎喘不过气。
这些年他走遍浩瀚星际寻找神的踪迹,为的就是见到嘉德罗斯。使用圣器召唤神明是他最后的孤注一掷,再昂贵也好,付出一切也想再见到那人。
可他没想到召唤来的是嘉德罗斯。
不,这不是嘉德罗斯,这已经不是他了。
这个躯壳里的灵魂已经被吞噬了,现在在这里的是神明。

戛然而止的笑声,歇斯底里的气息爆炸开来。崩溃的狂信击碎理智,撕破弥留的悲伤,孕育疯狂。
骄傲的兽低下了头,刘海的阴影遮住表情,森然锋芒点亮瞳孔,明灭晦暗的痕迹。
虎齿咬出铁锈气息,话语磨牙吮血,声音却是寂寞得如同已然死去。
“把他还给我。”
早已注定的宿命终于在此刻走上轨道,遵循着他走过的道路,做着重复的事情——雷狮对神挥动了武器。
刹那间雷霆满天叫嚣着落下。

那里有一座旧坟。
葬着空空的故事,也葬着一个归人。

————Fin.

评论 ( 7 )
热度 ( 196 )

© 徵雨危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