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炣.深陷兄坑恶狼游戏.
雷嘉帕佩白瑜佛系推.
穹胜光影过激推.
恶狼游戏伦太郎过激背德厨.
咸鱼写手.文笔要命.
绑定画手@空
穹胜坑搭档和挚友黎橼.
微博@不叫LIKE叫黎炣.车都在那边.请自由的.
雷嘉本预警.帕佩连载重启.

【雷嘉】妄想症

*雷嘉520快乐——雷狮先生和嘉德罗斯大人要慢慢过一辈子呀!

远处的星海裂变碰撞着翻滚波涛,拍下若有若无的呻吟沉到最深处。黑暗是宇宙的主色调,无声无息铺张开静谧的恐怖,像是巨兽欲要择人而噬。
所有的光明都被吞噬,但是迷途的人误认为还有光。
那是多么可悲又多么让人哽咽的希望,像是潘多拉的盒子底部那一寸,脆弱渺小,又让人不得不去信仰。

——众所周知,圣空星帝王嘉德罗斯有个恋人。
一开始这个消息被当成道听途说的无聊杂谈,所有人对此不过是一笑置之的态度。但是某国的使臣开玩笑问起时,王敛眸面无表情,极其平静点了点头。
举国震惊。
现在嘉德罗斯坐在花园的喷泉旁边,安静的想着自己的恋人。他阖上眼,原本如刀锋如冰雪凌厉的面庞上,少有的出现温柔。
许久未见仍旧历历在目的事物——那个人的样貌,气息,声音,笑容,头发的触感,搂上腰间的手臂,怀中的暖意...无论哪一样都无法忘记。
这是多么珍贵的爱恋,哪怕嘉德罗斯不会在那人面前承认,却的确是沉溺其中。
“老大老大,我都不知道你有个恋人呢!!”雷德的声音打破了嘉德罗斯一个人的思维,他微微皱起眉有点不耐。但是雷德的下一句话像魔咒一样诱惑着他移开注意力。
“能不能给我讲讲他啊?”
莫名其妙的,想要倾诉,想要诠释,想要告知,无论是谁都好。
好像不这样这些东西都是虚假的一样。

“他是个海盗,不,或者说是个沉迷海盗游戏的中二病晚期,幼稚又狂妄。”嘉德罗斯开始叙述的时候雷德就愣住了,可他什么也没有说,勉强上扬嘴角打哈哈等着老大继续。
“趁人之危的渣渣,阴险狡诈也许更贴切他。”嘉德罗斯阖上眼笑了,像是回忆起什么。譬如他们的初次相遇,互相嘲弄和厮杀,火色的世界里落下触目惊心的雷电。
想到这里就还有话需要说说,像是恶意的戏谑:“带电体,不过劈不中是硬伤。”
之后呢?嘉德罗斯稍微顿了顿,脑海中片刻的空白。嘴像是自己动了,不收控制继续话语,下一句便是经年。
“现在他和他那个所谓的海盗团不知道在宇宙哪里胡作非为,不过他会回来的。”
因为我们彼此相爱,因为...诶?因为什么?
不知道啊,完全不知道。
缺少了什么?
不对、不对,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
潜意识层里的谁在嘶吼着,嘶吼着这一切都是错误的。有什么东西丢掉了,记忆开了一个很大的空洞,违和感强烈到让人窒息。
“唔,是这样啊!”疑惑被解答,雷德开开心心的笑起来——兴许只有他自己知道这笑容公式化的虚假,然后他沉默了一下,还是忍不住开了口。
“哇啊我还有一个问题呀!”
“老大你恋人叫什么名字呀!超好奇!告诉我嘛!!”
总有走不出的曾经,总有化不去的幻影。然而永恒终将被打破,这次就由他终结悲哀的一切。

轰然炸裂的惊雷,平地卷起的气流搅乱世界,神经悲鸣着断裂,心脏过率肾上腺素疯狂散开。
嘉德罗斯的笑容破碎成麻木的僵硬,他无意识张开嘴,挣扎地呢喃出话语。
不行不行不行不行不行不行不行不行!内心在抗拒这行为,狼狈地声嘶力竭着,想要逃避开去,再也不碰到一点点边际。
但是肉体失去了联系,一意孤行,无法挽回的走向悲剧结局。
“...雷狮。”嘉德罗斯听见了自己的声音。
光和影在他眼前归零,宇宙只剩下嘈杂的声音。他想起圣空星那座莫名其妙的石碑上刻着同样的姓名。

“是啊,”雷德看着自家老大,突然有点笑不出来,有什么扼住了他的喉咙,他在这种绝望的气氛里不由自主稚嫩地哽咽。
平心而论他不想这样,老大想要做梦就做,无论怎样他都支持。但是看着那个凛然强大且神圣的人,一点一点躲进意识的茧里编制虚假的梦境,他意外难受起来。
于是雷德让嘉德罗斯亲手拿起了钥匙,他要做的是把钥匙送进锁心,打开骗局。
“雷狮早就死了。”

风走过荒野,空气中生长着宏大而忧郁的旋律。口中吐露破碎的鲜红,沾染了衣料,涂抹狰狞痕迹。伤痕累累的破败身躯,无法安息的眼眸,倒映残忍冷酷的此间。
笑意被死神掠夺而去,烟紫的眼眸失去温度和生机。最后的声音带着不甘心的无能为力,话语模糊不清失了痕迹,空空落落,徒留辗转飘零。
死亡嘲笑着永恒,他们想要一路走下去的默契被讥讽成叹息。崩坏的笑声碎了一地,眼中却流不下水滴,像是被封印。
王沉默的跪坐在那里,抱着海盗冰冷的身体。

妄想破灭。

是这样吗?嘉德罗斯突然头痛欲裂。大脑的自我保护机制蒙蔽了神经,编织谎言的世界,而他就这样沉溺其中,逃避着真实的一切。
他笑了起来,笑得歇斯底里,最后归于沉寂。
温暖的液体划落嘴角,带着血的腥味。
——他终于哭了。

————Fin.

评论 ( 5 )
热度 ( 106 )

© 徵雨危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