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炣.深陷兄坑恶狼游戏.
雷嘉帕佩白瑜佛系推.
穹胜光影过激推.
恶狼游戏伦太郎过激背德厨.
咸鱼写手.文笔要命.
绑定画手@空
穹胜坑搭档和挚友黎橼.
微博@不叫LIKE叫黎炣.车都在那边.请自由的.
雷嘉本预警.帕佩连载重启.

【雷嘉】目的性
*原著衍生.雷狮追嘉德罗斯中的设定.
*配图by負殃殃


当喧嚣狂乱的风扯起围巾稍微勒着脖子让人有点喘不过气,无端的肃杀席卷苍穹下偌大世界,枯萎的草在脚边伏跪而下时,那家伙就在那里了。
他扛着他那把滑稽的锤子,自觉帅气的站在那里,直直看着我的眼睛里尽是不自量力的挑衅...或许还有一点莫名其妙的别的东西,不过我不是很理解,也没打算要去理解。我只是略有些无奈和不耐,又来了啊,阴魂不散的家伙。
“来赴死吗,海盗小子。”该是疑问句的话从喉咙里出来却是陈述语气。我把握在身侧的大罗神通棍轻轻敲到肩上,微微倾斜身形看着他。既然有了挡路的行动,那么也有了被碾死的觉悟了吧?渣——渣。
雷狮笑了,笑得像个疯子,肆意嚣张,光看着就让人不爽。他开口说话的语气是不可一世的锋芒毕露。“我是来这里达到目的的。”
区区虫子而已,莫名其妙。我忍不住皱起了眉,毫不掩饰我的厌恶。我没有询问他到底有什么目的,他的目的还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都随便他,总之,挡我路的不自量力的蝼蚁都去死好了。
“与我无关。”我冷然的咬下字句,视线在他身上一掠而过,没把他收入眼中。引不起重视的跳梁小丑,直接碾掉就是了。这样想着,我用大罗神通棍指着他,一字一顿宣读了判决。
不容置疑也不容反驳的判决。
“死吧。”
话音出口马上飘渺在流动的空气里,似乎被模糊着抹去,没有传到对面人的耳朵里。雷狮还是笑着,笑容让人心烦。极其陌生的情感闯入我的领域包围了我,我在一瞬间有一丝愣神。
那是我难以理解的事物,从雷狮身上像毒气一样散发出来。
嘁。
稍微有些烦躁,我直接动了手。小腿微屈发力,踩踏地面下陷出现裂痕,须臾间推送身体向前。被撕裂的风在我耳边悲鸣,短暂距离一息间消失殆尽,那家伙近在咫尺。
躲不开。根本不用想就这样下了判断,这种程度的家伙根本不值一提。我双手攥住棍身,至人面前对他轻描淡写横扫而去。
金铁交击之声清脆鸣罄,震痛耳膜。银白重锤招架住了我的神通棍,但也不过如此了。我马上带着凶狠的气势逼了上去,在逐渐破裂的对峙里碾碎他的防御。我看见他手臂微微颤抖,虎齿磨砺,面色难看起来。
不知道为什么有一点失望,我为什么会对渣渣失望?莫名其妙。异样的感觉微妙地搅乱感官,兴许是鬼使神差也或者是别的什么,我听见自己低低笑了起来,异常嘲弄的话语从我嘴里流淌而出。
“只有这种程度而已吗,雷狮?”
这大概是我第一次直呼他的名字,接着我就看见他眼里不合时宜闪过欣喜。更大的违和感蒙蔽了我,内心的烦躁无法控制。
我加大了力道压下去,和雷狮靠的很近。我们眼神交织,贴面跳着危险的舞,呼吸可闻。
已经超过了黑白分明的界限。
在心底发酵的陌生情感揉杂着复杂的线索,我理不清凌乱的线头也想不明白,只是想要发泄那份难受的感觉。
很奇怪的是我不想杀了这个烦人的虫子。
我分出一只手抓住了雷狮的锤柄,另一只手遣散了神通棍。在雷狮诧异的眼神里,我沉默了一下,随即咧嘴笑起来,眼角眉梢都收敛了十足戾气。
然后我突兀地对着他挥出了一拳。


当雷狮瘫坐在地上无法动弹时,我住了手。虽然这很不可思议,但的确是事实。不如说我最开始就没打算杀他,所以没有用神通棍。
不下杀手概念太模糊,我决定了是把他打到没法动弹的程度,一拳都懒得多给予。
徒手打人是很久都没有的经历,现在都结束了我还是有点不习惯。不过我绝对是一拳比一拳狠,不存在手下留情的可能性,说是不想杀这样被打死也有可能。但到现在还能神志清醒的坐着...也没有那么糟糕吧。不过仅此而已。
我从不是个随便夸人的人,那些家伙不配被我夸。可我今天意外心情不错,也就懒得计较,不吝啬话语。
我伸手托起雷狮的下巴让他看着我,冷着脸漠然地吐露话语:“不错嘛,居然没死。”
他居然还有力气笑得出来,扯起嘴角的同时疼得龇牙咧嘴,却还是倔强地笑着,“因为我的目的还没达到啊。”
目的?是有这件事。他的目的是什么?我回忆起开始他的行动而稍微走神。
等到雷狮扼住我手腕的时候反应过来已经来不及。我这才错愕发现他居然还能行动,他钳制着我起身,把重量压向了我。带着笑意的声音和滚烫的呼吸一起喷在我脸上。
“而我的目的是...”
猝不及防之下我根本来不及反抗,大脑少有的空白了一瞬间之后被嘴唇上的火热触感夺去了思维,来不及咬起的唇齿放任对方肆意妄为登堂入室。愣住的我手被人掌控,十指相扣。
我们纠缠着倒在地上,后脑勺撞得生疼,我有短暂头晕目眩。他按住了手把我按在地上狠狠亲吻着。
我的大脑乱成一团,思考不了任何事情,我想我的脸和耳朵都红透了,看着就狼狈而丢脸。放大的水声和舌尖交缠的声音清晰得可怕,让我羞耻得想要去死。
糟透了。
当我就要窒息的时候雷狮终于放过了我,但这时候我全身都没有了气力,酥麻着而微微颤抖,连推开他都做不到。
这时候我听见了说完了他之前没说完的话。
“我的目的是...得到你啊。”
这个混蛋...!!!

————Fin.

评论 ( 10 )
热度 ( 358 )

© 徵雨危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