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炣.雷嘉帕佩推.
绑定画手@空
微博@不叫LIKE叫黎炣
别问我啦..其实不太用

【双花】纵是青春不能留

#私设如山

#别打我


那已经是很久以后了,叶修和许博远跑到荷兰结了婚,苏沐橙和云秀开始做模特,当联盟黄金一代最后一个人喻文州都退役了,去网配圈和黄少天组队“说相声”时,一个时代结束了。

那些曾经创造了辉煌岁月的人已经退役,回归到平凡的世界里。


退役那年,有很多战队来聘请张佳乐去当领队,战术指导,教练之类的,开出的报酬并不低,霸图方面也有挽留的意思,只是张佳乐通通拒绝了。孙哲平倒是留在义斩做起教练。

接触荣耀是第二个赛季的事,十二赛季退役,也是一个完整的十年了。

张佳乐已经和现实脱节了整整一个十年,很多东西都不是能再逃避的时候了,家人,朋友,人际关系··...

【2016孙哲平生贺】【双花/再百】绊

*任性的百花缭乱视角
*不接受劝告
*梗自萧玉,侵删

百花缭乱出生在某个无名峡谷的角落,出生开始他一直是一个人。孤独的刷着怪,孤独的变强。很多次伤痕累累他都咬着牙拼命一搏,累到精疲力尽倒在地上,忍着眼泪忍下疼痛,一切缓解后又爬起来,继续。
日子一天天过去,他也渐渐的变强,追逐更强似乎已经成为本能,只是为了快乐而一路高歌前行,满是任性的。

比起来的话,百花缭乱很喜欢西部荒野的夏末,那里时常起风,卷起飞花漫天美不胜收。第一次和落花狼藉相遇就是在这地方,那时狂剑士开着狂暴一往无前,一身血光突入百花光影,眼神闪烁间仿佛与光相逢。
不过是个不友好的光,气势汹汹的。
可是在奄奄一息时看见那人伸手问要一起吗时,他...

【再百/落繁/烈浅】弹药专家和狂剑士的日常-3(夜店paro)

【首章+目录】

再睡一夏x百花缭乱

不得不说百花缭乱跳舞真的好看极了,虽说跳的舞是夜店款的很妖娆的类型,却一点都不娘,反倒是有一种很干净的感觉。

光影绚乱下舞姿犹如繁花盛开,有一种纯净的生机勃勃的美感,犹如花朵盛开在糜烂世界。

他在跳舞的时候整个世界仿佛只剩下他一个人,仿佛周围的一切对他来说都不存在。

再睡一夏这样感觉,但也就是说那个领域里容不得别人。

然后百花缭乱就从一米多高的舞台上跳了下来,扯住他往外跑。

“不想跳了,去算算账吧!”

“···百花缭乱!”夜雨声烦惊愕了,他可没想到一向敬业的百花缭乱会搞出这幺蛾子。

再睡一夏式懵逼。...

【玉师-壹】【双花】蚕丝玉·换命锁(一)

1.古风,一个个小故事串联。主线环绕名为兴欣阁的玉器店。

2.部分有性格私设,ooc勿喷

3.小学生文笔渣歉

4.预计篇幅为九篇,双花,喻黄,刘卢,王高,楚苏,韩张,双鬼,于远,叶蓝+伞修。

5.大家看着感觉好的话说不定会把这一系列坑填完(。

*没开始写篇章随时可能改cp,欢迎建议。


 阳春三月,稍许回暖,莺莺燕燕,柳枝初上。

红袍的小公子辍了扇,终究还是去了街畔那厮的店儿。



店名兴欣楼,是京城首屈一指的玉器店,这名常被议论略显怪癖。听坊间闲人散聊,是挂牌时那店家随手戳了俩字儿,倒也是个从心所欲的主。

店家是位琢玉的先生,名唤叶修,技艺出神入化,别具一格...

论第一狂剑和第一弹药是怎么分手的

真的不是虐,不是虐。

欢脱的小段子。


01.

百花缭乱也没想明白,他怎么和落花狼藉分的手。

落花狼藉听说后咬牙切齿,说明明是百花把他甩了。

再睡一夏搂着百花缭乱就笑笑,甩就甩吧,谁叫你没爷帅。

得,修罗场。


02.

浅花迷人代表联盟八卦势力询问过好多次哥哥的分手经历,哥哥总是摇头给他说我们关系好我也不清楚,看来这个事需要自己发现。


03.

花繁似锦好像有一点清楚为什么他们会分手。

比如说百花前辈现在偶尔情绪低落时会来找落花前辈诉苦顺便让落花前辈欣赏他骂娘。


04.

落花前辈一般就回复“百花缭乱你这个疯子”,“你是不是傻”,“妈的智障”。

百花前辈最后...

小时候我就说过要娶你

再睡一夏x百花缭乱小段子
其实他们的恋情从一方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就开始了。
第一弹药帮出门干架的第一狂剑带着孩子,索性拎了自家弟弟,三个人一起去玩。
小狂剑第一次看见那么好看的人,整个人都呆了。小弹药感觉到了威胁,多次气鼓鼓的各种方式宣告“花花是我的。”
回家时小狂剑扯扯第一弹药衣角,百花缭乱微笑着俯身看着他。
“嗯,怎么了?”
无视小弹药张牙舞爪张牙舞爪,小狂剑板着包子脸郑重其事开口。
“我长大了,要娶你,百花缭乱。”
“给我做好觉悟吧。”

第一弹药轻笑出声。
“等你能打败我再说吧。”

【双花/再百】空景(上)

过去时落百——正在进行时再百——将来时落繁。

umm一如既往意识流的东西,私设如山,时间线的开始在落花狼藉醒来之前,落花狼藉还魂【喂】预警,总体来说算是甜的?

悄悄打一句,这篇终于像是不虐的东西给专夏!


————

尘埃落定,战役休止。西部荒野宏大的光影之争,终究是硝烟散尽。

倒下的身影,狼狈中带着不甘的画面。

逆光处,有谁倚仗重剑,伸出的手模糊在岁月里。

——你看上去很不错,要不要一起组个组合?

——哦?和你吗?

相握的命运,疼意在指掌间化作荆棘,刺破肌肤可闻的光阴,将未来连接在一起。

————

停下。

再睡一夏对着脑袋里的“它”下命令。

那团黑影总是在他意识里播...

论第一弹药和第一狂剑如何对待弟弟

“花花,来决斗吧!”浅花迷人兴致勃勃。
百花缭乱面不改色。
“等你能背得起弹药带再说。”
————
“落花狼藉,决斗!”再睡一夏气息咄咄逼人。
落花狼藉面不改色。
“等你比剑高再说。”

【双花】言爱无爱

谨以此篇,献给我挚爱的双花。
晚上失眠写的低能产物,观看慎重。
谢谢和我同样喜欢双花的你们。
有私设剧情。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我爱你却不能告诉你,而是,我们深爱彼此却开不了口,最终把对方越推越远。

张佳乐和孙哲平是在第五个赛季分手的,他们联盟同期基本上都知道。
那天张佳乐站在台上挤出比哭还难过的笑,独自举起亚军的奖杯。孙哲平瞥着直播没说话,拳头攥紧直到指节发白。
第二天他就走了,利落得一如他的风格——
一纸解约书,拾掇完行李,拖着箱子毫不留恋的走了。
张佳乐就站在俱乐部二楼的窗口看着他,看着他在街边拦车。
孙哲平上车前回过头心有灵犀看了他一眼,也一样的面无表情。远远低下头摆弄了一下手机,坐上车绝尘而...

【双花】人质(特警孙x罪犯乐)

双花。人质这首歌衍生的脑洞。

里面的双花有一部分性格私设,还有就是,渣慎。

欣喜课写的比较赶,回家修改。


【我和你啊存在一种危险关系】

推开门,孙哲平看到的是胡乱丢在门口的鞋,从前廊开始一件件丢下的衣服,一直到浴室的门口。

换做别人可能会因为这有些情色的场景脸红心跳,但孙哲平不一样。

讲真,如果是一年前他看这个就能看硬,不过和张佳乐这妖物同居了一年这点儿定力都没有还了得?

于是孙哲平大大基本上平静,反手带门目不斜视走了进去。

浴室里响着水声,经久不息,大概那人洗的时间不短了。

张佳乐这家伙是不是鱼变的啊,每一个和他在一起的记忆里都有洗澡这一幕。


【彼此挟持这另一...

1 / 2

© 黎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