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炣.深陷兄坑恶狼游戏.
雷嘉帕佩白瑜佛系推.
穹胜光影过激推.
恶狼游戏伦太郎过激背德厨.
咸鱼写手.文笔要命.
绑定画手@空
穹胜坑搭档和挚友黎橼.
微博@不叫LIKE叫黎炣.车都在那边.请自由的.
雷嘉本预警.帕佩连载重启.

【穹胜】同归「2」

*是武侠pa
*死亦何苦的后续故事,前文主页
*人物死亡有,不适致歉

东方芜穹呼吸一滞。

连年的奔波几乎要拖垮龚常胜,所幸这些年他修为突飞猛进已至大乘中期,就算不提这个,本来他的身体素质非常好,总归是没出什么问题。但是也就是身体没什么问题,精神上快要到极限了。

师兄那时候所说的话,像是枷锁一样扼住了龚常胜的脖子,让他每分每秒都喘不过气。他被推下悬崖后,靠着法器的保护没什么伤,他想要回去,想要和死在这里,可他知道不行,他不能死。

如果他死在这里,就没有人能够阻止魔尊了,就浪费了整个玄铭宗的牺牲,他不能死。同样,他也不能被魔尊抓到,不能成为那家伙化魔的垫脚石。

痛苦在凌迟着龚常胜的每一根神经...

【穹胜】同归「壹」

  *内含武侠paro

  *是死亦何苦的后续故事!

  酒香甘冽入喉,江湖事入耳中。要说情报的收集,没有比在酒馆更合适的了。来这儿的每一个人都带着或多或少的故事,也许只是一杯盏的工夫,就能得个心满意足。

  东方芜穹蛮喜欢上酒馆坐着,包个房间偷得浮生半日闲,或是一个人前往,或者带上个小美人,推杯换盏间听些江湖闲趣,何乐而不为。

  这几日到处都在传一个有趣的消息,说是武林新秀会上出了个惊才绝艳的年轻人,黑马般斩落头筹,一剑横扫诸多有名气的大家族子弟。最令人赞叹的是,此人眼盲,当真是震惊现下武林。

  难得有消息能让东方芜穹敲敲桌子差小二去打探仔细,今儿个带来的漂亮姑娘靠在他怀里给他...

【穹胜】死亦何苦「伍」完结
*原著架空
*前文主页,配图 @罗兰不会画画而被关了起来

来不及去思考心里的复杂情感到底是什么,魔尊黑着脸发动了第二次攻击。他成名以来很少被无视过,这次那些正道修士理都没理他,包括被他当成目标的那个。这下大大跌了面子,让他恼怒极了。

脑袋还算是清醒的,还有不能杀了那个死小鬼的意识。他这一掌用了七成力,要给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崽子见识见识。总的来说他还是顾忌着留手了,想要给这家伙稍微留口气,好带走吸取修为。只要不死,他有千百种方法能把龚常胜的命吊回来。

然而,大乘期大圆满和中期,乃至初期的差距,乃是天壤之别。在修仙的后期,一点点境界差距就足够决定一切。先前接下五成力...

【穹胜】死亦何苦「肆」

*原著架空,前文主页

魔修大军和正道修士撞在一起,互相撞得支离破碎,再无黑白分明的界线。再然后,血的红色成为了主色调。

太过浓郁的血腥味闭塞了龚常胜的感官,让他有点想要干呕的冲动。但他没有动,和几位长老一起守在东方芜穹附近,保持着一个随时可以支援的距离。他翻手便是璀璨雷光爆裂轰鸣,要东方芜穹说的话,这可比魔尊的雷好看得多,被这种好看的事物电他才乐意嘛。

丹修不擅长战斗是事实,在不得不厮杀的情况下,这个不擅长就当作没有吧。东方芜穹往周围洒落植物的种子,掌风一推便散出好远。它们掉在地上,碰在魔修身上,胡乱混进去。玄铭宗修士们知道大师兄的手段,视若无睹继续战斗,丝毫不受到影响。

佩剑很多年没...

【穹胜】死亦何苦「叁」

*原著架空,前文主页

【穹胜】死亦何苦「貳」

*原著架空,壹见主页。

沸腾的热血被高空的冷空气稍微吹凉,恢复冷静。龚常胜十分清楚,自己不能保持这样进入魔修所在的领域。他势单力薄很容易被擒下,这样就正好遂了那魔修的意,当真是像回去送礼的。

心性是龚常胜最大的优势,正因为这样他才会被玄铭宗那群老家伙们看作是希望。现在纵使他心中火烧般焦急,他也勉强压下了那些不合时宜的冲动,逼迫自己冷静。

在境界的进步之后,稳定心境也变得容易。他稍微缓了缓,还是收了御剑的架势,在离玄铭宗有不小距离的地方落下去,买了件斗篷遮住自己的模样。

越靠近玄铭宗的范围,认识他的人越多。人心难测,局势不清,有魔修混杂在人群里还好说,但是否有正道修士堕落与魔修为伍,就说...

【穹胜】死亦何苦「壹」

*原著架空

“——能被他放在心尖上的,只有一人。”

在所有故事的开始都会有这样的遣词造句,就好像非要什么郑重其事的话语作为铺垫,才足够荡气回肠,刻骨铭心。

实际上,言语只会被时间磨损,碎成世界的洪流里最轻描淡写的一笔。最不靠谱的东西就是人心,保质期最短的东西就是随口便提起的誓言和承诺。

太过轻佻,太过让人默然,又太过儿戏。

所以,对于东方芜穹所说的喜欢和爱,龚常胜从来不信。

呜咽的风冲上台阶,仿佛在仓皇躲避着什么。深色的林木翻涌出一阵阵浪潮,厮磨着声声絮语。鸟儿被几乎冻结的空气扼住柔软咽喉,沉默在这片陷入梦魇的土地上。路边的花不堪重负伏跪下去,落下淡紫色的眼泪。

本该被极度炽烈的...

【穹胜】华灯不夜

壹.

龚常胜曾在儿时看见过那星河万里温柔得仿佛要倾泻,曾在上元节的街市上见过华灯不夜。

如今他眼中的世界只黯淡了,黯淡成单色的轮廓。也得亏是天眼心诀,让他不至于身陷黑暗,所以龚常胜知足。

东方芜穹却不知足。

东方芜穹想,这么好看的小孩,眼睛该亮得像星星。

貳.

龚常胜曾经细细描摹过东方芜穹的眉眼,指尖走过之处,在心里编制成画卷。从旁人口中听闻太多,他能想到东方芜穹生得多好看,却怎么也无法想象出完整的人。

他们遇见得很早,又偏偏晚了一段故事情节,变成未完待续的续篇,变成断章的弥全。

他来不及看东方芜穹一眼,东方芜穹也来不及成为他黑暗世界中的第一缕光。

还好不是所有的诗篇都时兴错...

© 徵雨危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