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炣.深陷兄坑恶狼游戏.
雷嘉帕佩白瑜佛系推.
穹胜光影过激推.
恶狼游戏伦太郎过激背德厨.
咸鱼写手.文笔要命.
绑定画手@空
穹胜坑搭档和挚友黎橼.
微博@不叫LIKE叫黎炣.车都在那边.请自由的.
雷嘉本预警.帕佩连载重启.

【雷嘉】人质(原著衍生)

*曲梗.人质

-我和你啊  存在一种危险关系
雷狮提前半小时到了约定的地方,他必须早点来,他的恋爱对象可不是会等人的性格,迟到的话被那人打死也是有可能的。
至于为约在人迹罕至的某狩猎区,是因为他们的见面在人多的地方很容易引起骚动,他可不想好好的约会被打扰。
准确踏着约定时间到来的,是那位大赛第一。

-彼此挟持  这另一部分的自己
雷狮张开双臂,对着恋人温柔的笑了,海盗的温柔是极为奢侈的宝物,带着致命的魔力。
嘉德罗斯皱眉看着他,步伐却不停,在雷狮略做错愕又戏谑的眼神里,他…抬起大罗神通棍戳上了对方的胸膛,保持距离。
“我可没义务满足你的期待。”
“期待也有可能会发生吧。”

-本以为这完整了爱的定义  那就乖乖的守护着你
“没可能。”
“真冷漠…不过我喜欢。”
“…闭嘴。”
“啊害羞了?”
“滚。”
“不。”

-相爱变成  猜忌怀疑的烂游戏
火山峰巅。
沉默的对峙着的是大赛第一和大赛第四。
他们曾是那样的相爱,此刻却可笑的要厮杀到你死我活。

-规则是要  憋着呼吸越靠越近
“你竟敢狩猎我?”嘉德罗斯一字一顿,字字都透露着凶狠。他是真的愤怒了,不知道是因为被乘人之危,还是,那份喜欢被背叛践踏。
雷狮嘲弄的笑了,烟紫的眼眸带着冷冽笑意,浅浅浮着恶毒的杀机。他的侧脸棱角分明,映着火光俊美如神祗。
他瞳孔深沉有细微的情绪微微跃动,开口理所当然般吐露话语。
“你以为呢?”
“这是比赛吧,嘉德罗斯?”

-但你的温柔是我唯一沉溺
嘉德罗斯握紧了拳头。
“玩笑开过头了,渣渣。”
雷狮不可置否摇摇头。
“你是小孩子吗,第一。”

-你是爱我的  就不怕有缝隙
“…我杀了你。”嘉德罗斯咬牙沉下视线,磨牙吮血的话语带着让人窒息的压迫感,涌动的杀气几乎实质化。
雷狮依旧游刃有余,轻描淡写勾唇挑眉。
“那可未必。”

-在我心上  用力的开一枪
这一棍从天而降,直接把雷狮钉在地上,他落下的地方砸出人形深坑。
他仰着头吐出鲜血,身体被地面石刺戳得残破不堪。

-让一切归零在这声巨响
过去两人打闹的日常神通棍也有抵在雷狮的胸膛上,嘉德罗斯也威胁过要杀了他,但谁都没想到会有一天真的实现那画面。
上次的见面是暴戾雷霆将嘉德罗斯砸进熔岩里,这一次的见面,则是嘉德罗斯以大罗神通棍刺穿了雷狮的左胸。
是雷狮虚与委蛇的爱刺伤了嘉德罗斯,这是注定的因果轮回。

-如果爱是说什么都不能放
“…嘉德罗斯。”
雷狮断断续续呼唤着那人的名字,他是想露出笑容,却被疼痛而扭曲表情,崩坏成破碎的情感铺在脸上。
嘉德罗斯沉默着,恶战中他的发箍不知道掉到了哪里,散落的头发遮住表情。

-我不挣扎  反正我也没差
_…
入耳的话语不像是恶意的戏弄,包含从未有过的深情。
嘉德罗斯是难以置信地睁大眼睛,瞳孔收缩为一个小点,倒映着那家伙失去生机的脸。
“你说什么???!”
回应他的,只有旷野上悲鸣的风。

-人质在这一刻得到释放
他会影响嘉德罗斯的判断,会让那个骄傲的大赛第一手下留情也说不定,从开始交往的时候,雷狮就知道有这种可能性。
喜欢是很奇妙的东西,他能让表面上再随心所欲的人都无法放手,雷狮不是没想过利用王者的感情实施诡计,夺取大赛第一的积分,存活到最后。
在嘉德罗斯毫无防备靠在他怀里睡着时,雷狮甚至抬手抚上了他的脖子。
可最终还是没动手。

-相爱的纯粹落得如此下场
“他会活下来,踩着我的尸体。”
他很愉快的咧嘴笑了。
“然后…”
——赢。
回忆着当时做的决定,雷狮对没有武器的嘉德罗斯挥动了雷神之锤。
恨我吧,他想。
然后展露你本来的姿态,咆哮世间。

-你满意吗
“我爱你。”
裹挟着鲜血,肆意妄为的少年吐出生命中最后的话语。
那双失去光亮的眼眸中定格着金色的身影。

-我们都别说谎
那人突然像受伤的野兽般嘶吼起来,那么的愤怒和悲伤。
旷野上淡紫色的花在风中摇曳颤抖,终于砸得支离破碎,像是谁的眼泪。

——Fin

评论 ( 7 )
热度 ( 137 )

© 徵雨危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