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炣.深陷兄坑恶狼游戏.
雷嘉帕佩白瑜佛系推.
穹胜光影过激推.
恶狼游戏伦太郎过激背德厨.
咸鱼写手.文笔要命.
绑定画手@空
穹胜坑搭档和挚友黎橼.
微博@不叫LIKE叫黎炣.车都在那边.请自由的.
雷嘉本预警.帕佩连载重启.

【雷嘉】橘子汽水

*学院paro

这夏天热得怕人。
蝉鸣一浪高过一浪,席卷大地,不免让人有些烦躁。垂死的阳光带着可怕热度切入寂静一室炙烤桌椅,空气中弥漫开懒洋洋的木香。漂浮的灰尘染上光芒,氤氲四散如同梦境。
雷狮又看见了那孩子,坐在图书室的角落里,伸手触碰近在咫尺的阳光。他的身体在阳光下有着半透明的质感,像是一场虚无的幻梦,随时都会消逝而去。
感觉到他的目光,男孩回过头来与他对上视线。金色的瞳仁深邃得望不见边际,刻骨的寒意拒绝着所有的探询。他站起来走向出口,沉默是彼此无言的默契。
谁都没有打破这片沉寂。
窗外叮叮咚咚的花香像是橘子汽水一样弥漫在两人之间,一瞬暧昧了世界。他们在冗长的时光里擦肩而过,就像是飞鸟和鱼万分之一秒的轨迹交错,天空和海水都已忘记。
桌上落下了一个本子,娟秀又刻意被潦草起来的字迹,像是有人挣扎着想要逃离循规守矩。

“藤蔓纠缠着树干,时间纠缠着生命,现实纠缠着我们。”
“这一切都无从回避,又让人如此不甘心。”

扉页上离经叛道的话语,像是一个孩子孤独的置气,哪怕是与世界为敌。细密的孤独如同话语般纠缠着心脏,一点点引人窒息。
雷狮知道那孩子是谁,扉页的角落也乖乖写着名姓。
嘉德罗斯,学院里新来的跳级生,不折不扣的天才。说到底这种存在没人会不知道吧。
更何况这孩子的一切都很有辨识度,金色的头发,卓尔不群的身高,还显得稚气未脱的脸,太过于一目了然。
不过听说他是什么大户人家的少爷,身体也不是很好,所以第一次看见他放学后留在学校时,雷狮是有些惊讶的。他在远处看着嘉德罗斯,看着阳光落在他金色的头发上,一室之内的金色都要流淌起来似的。
然而这本子里所体现的人和传闻中淡漠完美,几乎被神化的高智商小男孩不一样。这是个孤独而执拗的孩子,一个人在黑暗中挣扎,一个人抗拒着现实,又一个人走向注定的溃败。
家庭的压力,从小背负的期望,未来的责任和前路的既定,他无法逃离,骄傲也不容许他逃离,所以他只能在这里无意义的宣泄着迷茫的恐惧。

“几乎要燃烧起来的恐惧嘲笑着一片黑暗的前方,太阳死去了,破败的照着大地。”
“我的眼中只有灰白,呼啸的风嘲笑我看不见色彩斑斓。”

字里行间尽显扭曲的视野,早已看不见寻常的世界。正反两面,那孩子选择站到了反面。
雷狮知道自己这样做不对,不该看别人的东西。可他无法拒绝一个走投无路的孩子的呐喊。那么微弱的声音,脆弱到让人不忍心放弃。他不是什么同情心泛滥的人,却也不是铁石心肠,拒绝绝望前最后的挣扎。
想要拉这孩子一把,或者想要送他片刻阳光。
一直以来都是在不断的学习。孩子本该是被糖果和鲜花簇拥,被肆意爱护宠溺,可陪伴他的只有书籍和习题,偌大的书房里空空荡荡,住着可怕的寂静。
阳光下的草地,奔跑的孩童和父母,风筝和竹蜻蜓,这些都是他不曾了解的事。他的童年还没开始就结束了,在别的孩子正在缓慢长大的时候,他已经踏入更高的领域。
家庭教师和兴趣课程,语数外政史地生物理化学,体育英语美术调酒编程鉴赏舞蹈礼仪,样样俱到的流水线教程,像是要把他打造成小说里最完美精致的语句。他也不负众望样样完美,含着金汤勺的小少爷一步步变成真正的王子。
可他不快乐,无论如何也没有笑容。
他的每一次演讲和每一次演出,都是说着早已准备好的字句,做着排练好的动作。

“顽劣的叛逆和孤注一掷的勇气,在现实面前如此不堪一击。”

纸张有些褶皱的痕迹,像是有人哽咽着落下泪来,化不去哀伤。
雷狮突然有些喘不过气,他好像理解了那孩子的心情,明白他为什么一次次固执的捕捉着阳光。
被关在阴影里太久的孩子渴望着阳光,可是他得不到阳光,哪怕已经身在阳光下。
他拒绝过,他叛逆过,他想要逃离,他想要放弃。
但是这一切都被扼杀,母亲拿着刀架上了脖子,父亲坐在沙发上,和他讨论着他的猫咪和朋友。
他曾经养过一只猫,一直有着柔软眼神的虎皮猫。可那只猫被佣人溺死在了游泳池里,当着他的面,在父亲的吩咐下。
因为那是不必要的东西,他不需要的,无法帮助他的东西。
从此金色阳光黯淡,笼子里的孩子顺从着桎梏,又不甘心桎梏。他拒绝人际关系,不想给自己再被制约的契机,他听从每一句话语,又悄悄孕育着逃生的隐匿心绪。

“我不属于这里。”
“我只是被囚禁在这里。”
“我去不了天堂,也下不了地狱。”

雷狮合上了本子,心脏压抑到窒息。
他和嘉德罗斯是不同世界的两个人,用平行线来形容也不足为过。但这份悲哀的气息感染了雷狮,像是毒药一般侵蚀着,让他也莫名其妙心有不甘。
到底是怎么回事,这种被完全操纵的人生。
无名火起。

嘉德罗斯家的车总会在校门口接他,等待着禁校才肯离去的少爷。雷狮在图书馆的角落里看着嘉德罗斯,然后他终于走上去,用一瞬间的勇气达成迟迟未到的初次相遇。
“你好。这是你昨天落在这里的本子。”他故作彬彬有礼笑着,将其归还递到面前。
“我不需要了。”嘉德罗斯眼帘都不抬,敛眸看着书页。雷狮用眼角余光瞥见繁复的数据和密密麻麻的字,那是经济学的典籍。
“我叫雷狮。”雷狮突然没头没脑来了一句,伸手夺过了嘉德罗斯手中的书,在对方生气怒斥之前打断话语。“我是来给你讲一个故事的。”

一个勇者拯救公主的故事。
一个我拯救你的故事。

他的嘴角勾起弧度,灿烂的阳光分割光与影。
“现在,故事开始了。”

他们把你囚禁在高塔里,你以为这是故事的结局。
其实等我找到你,我们才开始这场游戏。

“莫名其妙···”嘉德罗斯不置可否这突兀来客的话语,起身就要离开。可他又顿了顿,像是挪不开步子。
本来就不想回到那个地方,所以才要更久的呆在这里,作为借口。哪怕晚回去一分钟一秒钟也好这样想着。
就趁着他出神的一刹那,雷狮抓住了他的手腕,带着他跑了起来。手腕的力道嘉德罗斯挣脱不开,也只能诧异跟上。
“喂···——你这家伙!”
“跑起来!”雷狮回头对着他笑,桀骜不驯的笑容点亮沉寂,像是启明星辰,指引前路,指引世界的前进。“我带你离开这里。”
笨蛋吗这家伙。说什么离开,用跑的也没办法躲开这世界啊。但嘉德罗斯还是鬼使神差没有反驳,尽力的跟上,跟着傻乎乎的家伙前进。
他期待光明,哪怕微弱到将熄未熄。
有一道光对他伸出了手,哪怕前路迷茫,甚至没有前路,他也想堵上一切试试。
真是疯了,这可是个陌生人,还像个疯子。
可他自己也早就疯了不是吗?

叮叮咚咚的花香有着橘子汽水的香气,躁动在逐渐散开的夜色里,禁校的铃声和佣人的呼唤都是背景音,雷狮在围墙上对嘉德罗斯伸出手。
“我拉你上来。”
嘉德罗斯看着他。
他握住了他的手。

————Fin.

评论 ( 5 )
热度 ( 138 )

© 徵雨危眠 | Powered by LOFTER